首页 >> 民商图文 >>书画收藏 >> 自由引导人民 ——“浪漫主义雄狮”德拉克罗瓦
详细内容

自由引导人民 ——“浪漫主义雄狮”德拉克罗瓦

时间:2022-07-06     作者:文/《中国民商》 庄双博【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2年07期

到浪漫主义绘画,你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什么画面,席里柯的《梅杜萨之筏》,透纳的《贩奴船》,还是戈雅的《1808年5月3 日枪杀》?但是相比于以上几幅名作,曾经在中学教材中出现的《自由引导人民》或许是我们最熟悉的浪漫主义画作。这幅作品是由被称作“浪漫主义雄狮”的斐迪南·维克多·欧根·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于1830年完成。德拉克罗瓦是法国著名画家,浪漫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继承并发展了文艺复兴以来的欧洲不同艺术流派,并影响了以后的艺术家,对印象主义画家影响尤为深刻。德拉克罗瓦对于色彩的探索和创新,为后来的印象派、新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以及表现主义等众多画派提供了借鉴。梵高曾表示:“在印象派里,我看到了德拉克罗瓦的复活。不过德拉克罗瓦比他们更完整。”


时代的背景

每一次大规模的文化思潮都源于或者伴随着社会的变革,14~16世纪的文艺复兴是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在文化界表现在对于中世纪宗教统治腐败的批判;17-18世纪的巴洛克艺术是天主教反宗教改革的宣传工具;17世纪中期的古典主义艺术是法国路易十四加强中央集权,分队思想分立主义的思想工具;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是迎合法国资产阶级贵族资产阶级兴起的欣赏需求;18世纪下半叶新古典主义是法国启蒙运动中,对文艺复兴的复兴,是对空洞浮华的洛可可的反叛;18世纪末,浪漫主义是法国大革命催生的社会思潮,是法国大革命所提倡的“自由、平等、博爱”在文化领域的延伸,思想解放、个人独立、个性自由成为这一时期文化领域的主题。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等德国古典哲学家把讨论的语境从“上帝”拉回到“自我”,浪漫主义的思想理论基础来自于德国古典哲学和空想社会主义。18世纪的启蒙运动,法国浪漫主义绘画颠覆了古典主义学院派的既定框架,重视人民的生活现状和在历史上作用,表达出对被压制的人类个性和对争取个人权利的抗争。

法国大革命颠覆了腐朽的君主专制统治,自由、平等、博爱的进步思想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也为后来世界各国革命者反抗专制统治提供了经验借鉴。但在这期间,甚至大革命结束后的一段时期内,政权更替、社会动荡、阶级对立,社会矛盾不断加剧,浪漫主义思潮在这种社会背景下诞生并发展。

 

家族基因

1798年4月26日,德拉克罗瓦出生于法国南部的瓦勒德马恩省,1863年8月13日卒于巴黎菲尔斯滕贝格广场的公寓中,埋葬于拉雪兹神父公墓。德拉克罗瓦亲历了那个动荡的年代和政权的更迭,受大革命的影响,他的作品充满了浪漫主义的奔放、激情以及对重大历史事件和现实生活写实的表现。

德拉克罗瓦的父亲(查理·德拉克洛瓦)对他的影响很大,查理·德拉克洛瓦曾经参与过法国大革命,担任过公会代表,在1795~1799年层担任革命政府的外交部部长,后历任驻荷兰大使、马赛省行政省长、波尔多省省长等职务。查理·德拉克洛瓦曾投票赞成处死路易十六国王,这种政治立场也影响了德拉克罗瓦。德拉克罗瓦的母亲维克多·欧本出生在法国著名的宫廷细木雕刻家族,父亲曾经是路易十五的御用家具师,声名显赫。欧本同父异母的兄弟是大卫的学生,曾引荐德拉克罗瓦进入葛兰画室学画。

欧本喜爱音乐,德拉克罗瓦受母亲影响,对音乐充满亲切感,而且对音乐的感知和敏感远高于常人。德拉克罗瓦有很多音乐家朋友,其中最要好的要数“钢琴诗人”肖邦,德拉克罗瓦认为肖邦是他所认识的艺术家中的榜样,经常和肖邦一起探讨艺术。对音乐的喜爱和理解加强了他对绘画的认知。《德拉克罗瓦论美术与美术家》一书中记录了他关于绘画和音乐的认识:“绘画引起完全特殊的感情,那是任何其他艺术不可能引起的。这种印象是由色彩的一定安排,光与影的变化,总之一句话,是那种可以称之为绘画的音乐的东西。”

虽然家境优渥,但是德拉克罗瓦的少年却有多次遇到危险的经历。蜡烛的燃烧引起的火灾,让德拉克罗瓦的后背留下了烧伤的疤痕;失足落水险些溺亡;吞咽的食物卡在喉咙差点儿窒息;只因为喜欢一瓶化学材料的颜色,竟然喝了下去而导致中毒。德拉克罗瓦谈起这段经历时曾表示:“这种特殊考验的结果,也就是因为那一连串足以使我毙命的不幸遭遇,使我不得不以一种比我自己更坚强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雄狮”觉醒

德拉克罗瓦中学就读于巴黎安佩利亚尔中学,这所中学是以教授古典主义绘画为主的学校,德拉克罗瓦在校期间曾获得古典主义绘画的奖项。在这里,德拉克罗瓦对大卫的学生格罗的绘画风格十分喜欢,其中格罗画风中的浪漫主义倾向是最吸引德拉克罗瓦的部分。德拉克罗瓦十八岁时,在舅舅的引荐下进入葛兰画室,在这里德拉克罗瓦开始真正走向了属于自己的绘画道路,仅三四年后,德拉克罗瓦开始接连作出引起轰动的几幅作品。

1822年,24岁的德拉克罗瓦创作出了《但丁之舟》(也被译做《但丁的渡舟》《但丁和维吉尔共渡冥河》),在卢浮宫沙龙展出,并引起了轩然大波。作品取自于但丁《神曲》,画面中,诗人维吉尔引导但丁乘小船穿越地狱,在《神曲》中,维吉尔是但丁地狱之行的引导者,但丁称其为“善良的老师”“我的向导”“父亲”“我的主人”。船头身披蓝色布料正在摇橹的男子是古希腊神话中彼奥提亚的国王佩勒吉,他因为放火烧了德尔菲,被阿波罗送到地狱之城塔尔塔罗斯。船下水中的灵魂为了登船离开呈现出不同的表现,有的扭打在一起,有的正在祈祷,也有的奋力往上爬⋯⋯画面生动地描绘了受困灵魂急于登船离开的迫切和恐慌。小船的简陋、受困灵魂的挣扎、摇橹人背部肌肉的隆起、但丁的首次见到这一画面的惊恐和扬起的手臂、维吉尔见惯了类似画面的淡定、激荡的水面、昏暗的天色以及远处城堡的火光,德拉克罗瓦借《神曲》中另一个世界的景象暗示了现实世界劳苦人民的艰难和无可奈何。德拉克罗瓦运用色彩对比的表现手法突出了主题,但丁、维吉尔和佩勒吉分别有绿色、红色、褐色、蓝色,而其他人物及背景则运用了相近的色调,大胆的布局、动感的画面和鲜明的色彩都突破了古典主义的绘画风格。有记载表示,当时的德拉克罗瓦由于没钱买画框,竟然把墙板拆下来涂上黄色颜料当做画框。《但丁的小舟》已经展览就引起来广泛争论,有批判也有赞扬,格罗曾表示这幅画作“超过了鲁本斯”,还特意买了漂亮的画框送去。

虽然收到了一些争议,但德拉克罗瓦在画坛中的成就和地位也从此逐步走向巅峰。他的浪漫主义激情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而这也表明,被称为“浪漫主义的雄狮”觉醒了。

 

“长啸”不止

1822年,土耳其士兵占领了属于希腊的希奥岛,并在岛上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洗杀劫掠,被杀害的平民达到二万三千人,被卖为奴隶的有四万七千人,土耳其士兵的这一恶行引起来全欧洲进步人士的抵制和反抗,更有很多杰出青年直接参与了支持希腊人民的战斗,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拜伦参加了希腊解放运动,投身革命,并成为领导人之一,后因操劳过度而一病不起,1824年,年仅36岁的拜伦为了希腊的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同年,德拉克罗瓦怀着悲愤的心情,创作《希奥岛的屠杀》《米索隆基废墟上的希腊》两幅作品。

1824年《希奥岛的屠杀》在沙龙展出,画面中虽然没有尸横遍野和血流成河,也没有断臂残肢和生灵涂炭的细节描写,但作品给观众的震撼却超越了单纯视觉上的冲击。无论是被欺凌的希腊人民,还是暴虐的土耳其人,面部表情都没有过多的刻画,表情木讷的希腊人民充满了无助和绝望,而毫无表情的土耳其人则流露出麻木不仁和冷漠的神情。画面主要描绘了希腊受害者,平民夫妇、奄奄一息的母亲和正在寻找母乳的婴儿、绝望的老妇人、被掠走的无助少女等,远处的深色大海和昏暗天空让人感受到无尽的压抑。尖锐的视角、豪迈不羁的笔触和鲜明强烈的色彩,对于古典主义绘画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艺术表现手法。就连两年前曾发声支持德拉克罗瓦的格罗,看到这幅作品后也大呼:“这不是希奥岛的屠杀,这简直是绘画的屠杀。”

“抓住了一件事情,就要把它做到底。”这是德拉克罗瓦喜欢的一句格言,而他也确实身体力行的执行了这句格言。1827年,又一副作品再度把德拉克罗瓦推到了风口浪尖,《萨丹纳帕路斯之死》——卢浮宫77展厅陈列作品之一。

《萨丹纳帕路斯之死》是德拉克罗瓦根据拜伦的诗剧《萨丹纳帕路斯》并参考相关历史文献,加入自己的想象创作出来的一幅杰出作品。萨丹纳帕路斯是亚述帝国第一王朝的最后一代暴君,在皇宫即将被叛军攻陷的前一晚,杀害了宫中所有的后妃、宫女和牲畜。动态的红色和安静的白色再画面中占据了较大篇幅,杀人的士兵、被刺的宫女、挣扎的马匹和安静的暴君、静卧的尸体形成一动一静的对比。

如此大胆的构图和配色颠覆了古典主义的构图规范和视觉习惯,德拉克罗瓦毫无意外再次受到批判:“在德拉克罗瓦难看的画里,人们可以看到像家畜一样的裸体。” 德拉克洛瓦在1828年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我完成了‘第二次屠杀’,却受到驴一般的评判员的责难。”

 

自由引导艺术

1830年7月25日查理十世颁布赦令,修改出版法,限制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解散议会;修改选举制度。此次敕令破坏了1814年《宪章》的精神,引起了劳动群众和自由资产者的愤怒。7月27日,几千名工人和手工业者上街抗议,并与军警发生了冲突。7月28日黎明,起义开始,工人、手工业者、大学生和国民自卫军夺取武器占领市政厅,开始了武装革命。29日,起义军占领巴黎卢浮宫。德拉克罗瓦并没有参加七月革命,但是他目睹了武装革命中的很多悲壮画面,例如名叫克拉拉·莱辛的姑娘在街上举起了象征法兰西共和国的三色旗,少年阿莱尔勇敢的把这面旗子插到巴黎圣母院旁边的桥头上,不幸中弹,在倒下前还杀死了一名镇压革命的士兵。在爱国主义的感召下,德拉克罗瓦在给哥哥的信中写道:“虽然未能为祖国的自由作战,但我至少要用绘画来为祖国争光。”

《自由引导人民》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画面自由女神居中且顶天立地,两旁有少年和革命者,脚下有保皇派的尸体,三角形的构图让整个画面充斥着无坚不摧的力量。对于自由女神的描绘一改之前典雅、柔美、华贵的形象,而是加入了革命者克拉拉·莱辛的形象元素,身着古希腊妇女服装、头戴象征自由的弗里吉亚帽,右手举着象征自由平等博爱的三色旗,左手拿着一杆上了刺刀的步枪,带领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退伍军人、小资产阶级等各阶层人民冲向腐朽的专制政权。女神左手边是一个头戴贝雷帽,肩跨弹药盒、双手拿着骑兵手枪的少年,是引入了少年英雄阿莱尔的形象。德拉克罗瓦还把自己也画进了这幅作品里,画面中的他头戴高礼帽,身穿燕尾服,双手紧握一杆步枪,坚毅的眼神象征了颠覆专制制度,创建新政府的决心。

整幅作品气势磅礴充满动感和感召力,结构紧凑色彩对比强烈,浪漫主义绘画特点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自由引导人民》是德拉克罗瓦的代表作,也是浪漫主义绘画的经典之作。这幅作品被人们广泛喜爱的同时,也代表了浪漫主义绘画开始成为主流画派,而自由也开始引导艺术——突破条条框框的自我表达成为之后艺术发展的主流。

(责任编辑  顾岩娜)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