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书画收藏 >> 透纳:朦胧下的凝重
详细内容

透纳:朦胧下的凝重

时间:2022-04-06     作者:文/《中国民商》 庄双博【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2年04期

“如果说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J. M. W. William Turner,1775-1851)是英国 19世纪初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想必没有人会提出太大疑义。正如本刊上期《从轻声漫语到振聋发聩》中讲到的戈雅,透纳是戈雅同一时代浪漫主义画派最主要艺术家之一。与戈雅不同的是,透纳对于光线选择更加明亮,尤其对于其偏爱的黄颜色的把握更是令人惊叹。透纳后期的油画充满了朦胧之美,而这种朦胧美对后期的印象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正如《印象主义时期的大师》一书中所表示的,“印象派的色彩观念和技术在 19 世纪 70 年代呼之欲出。在他们之前,英国画家透纳和康斯泰勃尔以及巴比松画派在光色的表现上已取得大成就,而他们的成就又是在文艺复兴、古典主义关于光色研究的基础上取得的,评论家格拉汉姆·雷诺兹指出,印象派画家是在这些先驱的成果上发展起来的。”

18世纪末19世纪初包括戈雅、透纳在内的诸多伟大艺术家站在浪漫主义变革最前沿,他们所做出努力、需要的勇气以及付出的代价是后来者无法企及的。罗斯金在《现代画家》中写道:“现代绘画是自然主义的绘画,现代画家忠实于自己的视觉而不是传统的程式,因而区别于以‘理想美’为主导法则的古典主义绘画。在这个意义上,透纳的风景画是现代艺术的代表,因为透纳所描绘的云、水、山脉等自然风景,无论在色调、色彩、明暗对照,还是空间感方面都极具真实感。可说,透纳的风景画所体现出的观看自然、再现自然的方式,截然不同于古典主义画家笔下的自然风景,因而透纳的风景画象征着古典传统的衰落和现代艺术的兴起。”


海之凝重

1775年,透纳出生于英国伦敦,他的父亲是一名理发师,在科文特经营着一家理发馆。1786年,他的母亲因透纳妹妹的去世备受打击并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在透纳19岁时死于精神病院。此后透纳的父亲再未娶妻,和透纳一起生活。透纳儿时因家庭经济困难,加之后来母亲患病住进精神病院,而一直被寄养在泰晤士河边的舅舅家,寄人篱下的童年经历和贫困的家庭生活使透纳的性格比较沉闷,孤僻和自卑的性格一直伴随着透纳,或许这也是他终生未婚的原因之一。浪漫主义画派代表人物德拉克罗瓦曾评价透纳,“英国农夫般的外貌、肥大的黑色衣服、宽大的鞋子、举止生硬、冷漠”。

童年的生活虽然造就了透纳相对孤僻的性格,但同时也让他有更多的时间绘画,他的绘画天赋也得到了他父亲的认可,并把他的绘画作品挂到理发馆的墙壁上出售,当时的英国理发馆更类似于一个沙龙聚会的场所,经过透纳父亲的夸赞和推荐,透纳的作品也获得了不错的销量。青少年的透纳曾被父亲推荐为新古典主义建筑家托马斯·哈德维克(Thomas Milton)制图,随后还在伦敦最好的地形绘图师托马斯·弥尔顿(Thomas Milton)工作室工作过一段时间,这两段经历虽然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收入,但是对于他绘画的锻炼确是一段难得的经历。1789年,14岁的透纳考入皇家艺术学院附属学校,开始系统接受学院艺术教学——雕塑、水彩、解剖学等。由于学校前的那段经历,透纳已经是一个出色的地形图水彩画家,1790年透纳第一次展出自己的水彩作品就受到了广泛好评,随后他开始学习古典油画技法并尝试带入到水彩画中。

1796年,透纳在皇家艺术学院展出的第一幅油画作品《海上渔夫》,获得了学院和沙龙的认可,并很快被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学术委员会授予预备会员。这次成功也标志着透纳不再被局限于地志学绘图领域,而是选择更多不同题材来加强对于光色描绘的研究。当时的透纳更多是向克劳德、普桑、伦勃朗和提香学习古典主义技法,那时的用笔均是遵循着西方理性与科学的传统模式,细致而精确。《海上渔夫》开启了透纳一生对于描绘大海创作历程,在皇家美术学院展览评论导读中,这幅画因其自然主义的特色而获赞誉:“船只在海面上自然漂浮、摇曳,水波荡漾,效果逼真。”当时的欧洲绘画以夜间或令人敬畏的事物最受欢迎,《海上渔夫》正是夜晚月光下渔夫打渔的景象,微弱的灯光在波涛摇曳的小船上更加衬托出大自然的磅礴。

1649230436224360.png

《海上渔夫》,1796年,91cmx 122cm

1802年,年仅24岁的透纳被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学术委员会破格接收为当时最年轻的会员。1804年,透纳创办专门展示自己作品的画廊。1807年,透纳被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聘为透视学教授。

1805年,透纳创作的《海难》更能给人以大自然不可战胜的印象,画面中无情的大海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吞噬着人和船只,小船的脆弱和人们的无助在狂暴的海浪中尽显无遗。但是画面中的人又并没有完全放弃,有的人在奋力撑住桅杆,有的人在拉起落水的同伴,这似乎暗示着一种对宿命的反抗,或许正是透纳儿时的内心写照——家境贫寒寄人篱下的现状和他希望极力摆脱困境的不甘。

1649230670231652.png

《海难》,1805年,171cmx 240cm

透纳后期也在创作关于大海题材的作品,但风格和之前的细致和精准稍有不同,增加了对于光影的使用,整个画面充满朦胧感。1840年创作的《贩奴船》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画面描绘的是贩奴船主把黑奴扔到海里的恶性事件,事件发生在1783年的美国东海岸,在载满黑奴的贩奴船上,大量黑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而染病或死亡,当船主向保险公司索赔时,保险公司以黑奴不能当作船上“货物损失”拒接赔付,船主听闻后一怒之下把有病的黑奴直接抛到海中。透纳的这幅《贩奴船》画面充斥着怒火与不甘,夕阳下红色的云霞不再平静,波涛中被推下海的黑奴伸出手臂求助,成群的鲨鱼和海鸥在等待时机分食黑奴。天空、夕阳、晚霞和深蓝色的波涛、船只、黑奴、鲨鱼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和一静一动的反差。整幅作品被悲壮、愤怒和怜悯的情感所填满。

1649230767634532.png

《贩奴船》,1840年,90cmx 122cm

1842年的《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是透纳晚期的作品,他曾对前来欣赏的朋友讲述这幅作品的创作经历:“⋯⋯我让水手把我捆在高高的桅杆上来观察当时的景色,我一点也不想离开。我这样做,是为了把这种情景记录下来。”透纳为了观察海洋中的暴风雨,竟然让水手把自己捆绑在桅杆上长达4个多小时,这对于已经67岁的透纳来说不啻是一种生死考验。通过这次创作经历,透纳也被后人称之为“桅杆上的画家”,而正是这种切身的观察和经历,才能创作出如此令人惊诧的作品。但是由于作品线条的模糊不清,而被人们无法理解,甚至有人说透纳疯了,罗斯金曾表示最为刺透纳的是那个把他的作品描述为“肥皂沫和白石灰”的评论。在这幅作品中,饱含力量的笔触描绘出暴风和海浪混同着雨雪在空中旋转,而船只则在这个漩涡的中心,对比之下更加凸显了蒸汽船的渺小和无力,整幅作品充斥着悲壮感。


雾之朦胧

1829 年,透纳从意大利游学回来之后完成了一幅重要的油画——《尤利西斯嘲弄波吕斐摩斯》。李建群在《英国美术史话》一书中表示,“这一作品被批评家罗斯金称之为‘透纳生涯中的中心作品’标志着透纳似的光、色、想象力、进入古典传统绘画的顶峰。这一绘画有相当惊人的视觉效果,特别是他那太不寻常的强烈色彩。当时的《文学公报》的评论文章说他的 ‘色彩露出疯狂,鲜明的朱红、定青以及最为耀眼的淡绿、淡黄和紫色构成了一幅大师之作。’”《尤利西斯嘲弄波吕斐摩斯》来源于荷马史诗(Homer's Odyssey),雾霭的朦胧让正幅画面散发出神秘的氛围,神话中海妖的船只占据了相当部分的篇幅,巨人隐藏在群山之中,尤利西斯(Ulysses)站在船桅顶端,嘲笑着独眼巨人,而独眼巨人和他的伙伴们已经在战役中失去了左眼,并正在祈求海神(Neptune)为其复仇。云、光、雾、海交织在一起如梦似幻,形成了一个神秘诡异而又令人神往的空间。

1649230939585705.png

《尤利西斯嘲弄波吕斐摩斯》,1829年,132.5 cm x 203cm

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不断推进,19世纪30、40年代机器制造业机械化逐渐实现,蒸汽船、蒸汽火车也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透纳的很多作品大量出现这些工业机器。除了上文提到的《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铁路》是透纳1844年通过描绘蒸汽货车行驶过梅登黑德高架桥时的场景。据相关材料记载,1843年透纳坐在当时看来速度很快的火车上,车窗外大雨倾盆、雾霭朦胧,透纳见此景色突然打开车窗将头到窗外仔细观察,坐在对面的西蒙夫人被惊呆了,直到乘务员过来干预后透纳才将头缩回车内。一年后,曾经坐在透纳对面的西蒙夫人在伦敦的一次画展中看到这幅作品,当她听到有人指责“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荒唐的大杂烩”时,西蒙夫人直言这正是她在火车上看到的真实情景。

1649230877495323.png

《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铁路》,1844年,121.8cm×91cm

诸如此类的画作在透纳的晚期比比皆是,朦胧已经成为透纳晚期艺术表达的一种特有方式,但是透过朦胧之后,读者可以从中看到一种刻在画家基因里的凝重。这种凝重或者来自于他的成长经历,亦或者来自于他内心深处对于社会、人世的悲悯,朦胧下的凝重让作品体现出更深内涵的崇高。

(责任编辑  顾岩娜)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