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界人物 >> 吴幽的投资逻辑
热门文章排行
更多
详细内容

吴幽的投资逻辑

时间:2021-12-07     作者:文/《中国民商》 庄双博【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1年12期

一副黑框眼镜、一身印有大大“中国”字样的红色运动装,这位90后企业家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充满青春正能量的活力。5岁开始学相声,16岁进入国家冰球青年队,18岁考入中国矿业大学,20岁大二辍学创业,24岁成立镜湖资本,29岁给母校捐赠1100万元,从农村娃到成为周鸿祎、薛蛮子、李开复等20多个行业大佬的GP(General Partner,普通合伙人),在文娱方面成功投资了多个备受好评的节目,如《北京遇上西雅图》《欢乐喜剧人》《跨界歌王》等,在医疗上投资国外知名癌症靶向药公司和国内8家精神病院,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的成长经历和创业经历充满了戏剧性。


 “不安分”的成长经历 

1990年,吴幽出生在江苏徐州农村的普通家庭,父母是当地的乡村教师。或许是受到父亲经常在猪圈旁吟诵的诗歌感染,吴幽的脑子里总能迸发出各种不同于同龄人的想法。年仅5岁的他就开始学习相声,而这项技能也为他后来的求学之路敲开了一扇窗。

除了相声,少年吴幽最喜欢的运动是足球,在打冰球之前,他一直学习踢足球,当时的教练曾对他的球技表示认可,但从对他的长期规划考虑给了另一个建议:“吴幽,如果你坚持刻苦训练,将来能踢到中甲的级别。但是你父母也不一定支持你成为一个完全的职业运动员,我建议你最好选一项能够进入国家队的运动,有这样一份人生经历就足够了。”吴幽回家后仔细思考了这番话,认为在足球领域自己很难成为国家队的一员,于是也就埋下了冰球的种子。

在兴趣和成就之间,吴幽选择了后者,或许这也是他“不安分”的性格表现之一。在接触到冰球之后,吴幽发现自己很快喜欢上了这项之前很少接触到的运动。“我个人非常热爱冰球这项运动,从十六七岁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接触冰球让我明白一个重要的道理是,想做好任何一件事都是漫长的过程。任何一个伟大的目标都是漫长的,需要做长久的坚持和努力,甚至有时候努力也未必能换来满意的结果。”

吴幽从冰球这项运动中学到了很多,“冰球这项运动锻炼了我的意志,也锻炼了我的团队合作的能力,并且教会我如何面对失败,并在失败中寻找希望。我刚刚加入冰球队的时候,中国冰球是非常冷门的科目,也没有机会打入奥运会,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希望。但是能加入球队,对于我一个来自农村的男孩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所以这件事对我来说是有希望的,至少让我知道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后来我们参加比赛,与对手的最大分差达到20球以上,这对在场所有运动员的心理是极大的挑战。这种挫折对于一个年轻人的心理影响是非常灰暗的,甚至队员们垂头丧气的时候我都是那个硬扛着往前冲的人,因为我知道只要还在努力就能看见希望,停下来就完全没有希望。”

在相声领域吴幽也获得了一定的成绩,吴幽谈起这段经历依然兴致勃勃、眼里有光。“在徐州有一家类似德云社的剧场,叫彭城戏院,我记得当时最多的一场能拿八百块钱演出费。那是十四五年前,那个时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对自己是不设限的,没有什么边界可言,也就是说这个本质都是相通的。”

2008年吴幽考上了中国矿业大学。然而即便如愿考上了心中的高校,“不安分”的性格注定了吴幽求学经历的与众不同。大学期间的第一学年,吴幽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看了至少200本书,思维也随之得到了极大地开阔和放大。大二期间,吴幽决定辍学创业,“当时我找了三四十个人聊辍学创业的事情,几乎没有人支持我。只有我的一个学长说你可以去试试,当时我就去尝试了,因为我觉得哪怕我找到了一个工作,将来得到的成就也是可预期的。大学里学的专业叫矿物加工工程,毕业以后我也不太想去矿区。当时还是决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学校。”


“不拘泥”的创业过程 

当被问到为何不边上学边创业,而是选择辍学创业时,吴幽表示他一直以来信奉的是极端然后丰富:“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在辍学前一天的日记里,我写下了极端然后丰富。”

第一份创业项目是时装定制,在校期间他利用学校的天然优势,请设计系的学生做服装设计,再请同学去拉项目和单子,然后以贴小广告的方式做宣传,找到对账期要求低的家庭作坊来接单,尽可能降低成本。“每年大学生毕业都要准备面试需要的正装,一届学生八千多人,加上研究生、博士生,有一万人,基本上人手一套。矿大、徐州工程学院、徐州师范大学、徐州观音机场、建筑公司、软件园等很多活儿都可以接。一套服装销售价450元,销售可以拿到100多元,成本价180元,我们到手的利润是六七十元。当时还卖收音机,大家要考英语,需要这个,8000多学生我们卖了4000台,当别人卖块头式的时候,我们卖耳麦式的,跟别人有区别。当时生意做了一年零四个月,赚了七八十万,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讲,还是可以的。”

“天一样的市场,针一样的突破。”吴幽一直强调着这个想法,想通了走向,吴幽转做化妆品,他和团队做的话梅护肤,给电商供货,比如聚美优品、京东商城,打开了另一条道路,赚到了第一桶金——话梅护肤经过3年时间,其高端化妆品产品卖到淘宝美妆类前10名,2013年零售做到了7800万元,3年销售额干到了2.8个亿。“2014年一年有3000多万元净利润。”

而获得成功的吴幽并没有躺在功劳簿上拘泥于单一的项目,2013年他开始涉足天使投资,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手游、移动互联网的广告、平板系统,基本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到2014年就达到了3亿的管理规模。凭借不错的眼光和口碑,90后的吴幽还和一帮50、60后“老男人”是忘年交,在他好友名单里“大佬”云集:李开复、雷军、周鸿祎⋯⋯

“2013年初认识雷总,当时也很好笑,并不是我要主动认识他,是他要认识我。”吴幽回想起初识雷军的情节,笑出声来,“当时雷总身边不同的人都跟他说,有个小孩特有意思、好玩,介绍你认识认识。那个人就是我。”雷军让吴幽找到了投资的方向和感觉。在吴幽眼中,雷军是非常成功和优秀的企业家。“他们教会我看问题、做生意、做人,而我更容易贴近时代,可以告诉他们年轻人在想什么,同时我的很多实践也能给他们一些借鉴。”

“一个合格的投资人要会进行有效的沟通。”吴幽表示,‘募投管退’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聊天,跟不同类型的人聊天,甚至是跟不同水平的人聊天,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的,聊天的跨度非常广。“我觉得一个好的投资人一定不是院校培养出来的,一定是个杂家,我也跟近代史很知名的一些学者去聊,我喜欢这个状态。”


选对捅破天的那根“针”

吴幽有一种投资逻辑,他总结为:“‘天一样的市场,针一般的切入’,只要选对了这根‘针’,你就可以用它来捅破‘天’。”

吴幽为自己找到的这根“针”是精神科领域。近几年,镜湖资本一手收购了国内34家精神病院,并拿到了绝对控股权。为什么选择精神病院?吴幽团队在背后下了功夫。

2014年,市场上养老产业迅速升温火热,吴幽最初也准备进军投资养老业。但在调研的过程中,吴幽发现养老产业目前或许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原因有二:一是中国老人骨子里是不愿意去养老院的,还是愿意跟孩子在一起,这是中国五千年的道德伦理决定的,居家养老远比养老院比例更高;二是中国绝大多数养老院缺乏好的管理体系和能力,如果凭空一个人或者地产商之类的外行盲目转型做养老院是拼不过保险产品与养老产品结合的企业,例如泰康人寿。在调研养老院时,吴幽发现了那根可以捅破天的“针”——精神科医疗领域。

吴幽发现,看似不起眼的精神科医疗领域目前还有巨大的机会,不像口腔、眼科、医美这些已经炒得火热并且也被整合得差不多的产业。在吴幽看来,精神科医疗领域符合“边缘变核心的特质”,因为精神科医疗领域用户的需求市场还未能够充分满足。第一,做这个领域的人很少,没有鲶鱼,市场竞争不够充分;第二,人才匮乏,传统精神科医疗领域上班的人,工资不高,素质也不高,病人难伺候。他判断,这可能是他找到的那根看似不太起眼的“针”。

吴幽从各大机构挖来很多优秀的人才,承诺全员持股。对于能够在这个行业坚持下来的医生、护士,他从内心佩服,深知个中苦楚。所以允许员工每个人全年休假20天,“我就是害怕他们心里有压力。”

在精神科医疗领域的收购与整合中,吴幽团队还做了互联网+的升级,包括升级信息系统、新兴系统,引入大量海外创新药和新器械。“我们把最新的、最高端的、更有价值的药和器械引入,这个过程需要资本的助力,而我们本身就是纯资本。那么假设我们的同行只有实业,他只能运营,那么就不敢花二三个亿做实业的投资,这就是资本叠加的效益。”

在投资领域中有永恒不变的准则,也有持续变化的环境。“我觉得高门槛、高毛利、高净利、高现金流,这四高一个都不能少,而且要是刚需的赛道,这才是永恒不变的东西。”吴幽表示,“当你发现不了永恒不变的东西的时候,就是变化最大的时候。比如那些处在产业头部的人,因为技术变迁、模式变化,会让他的领先优势逐渐消失,这就是最大的变化。比如医院和药品,医院可以看作一个不变的整体,而药品就是不变中最大的变化。”


扎得越深,花开越艳

对于投资,吴幽有着打冰球大比分落后仍不放弃的笃定和扎实。吴幽一直把调研看得很重,在养老行业调研中发现了精神科医疗,在精神科医疗的调研中,他也完全以一个客观的角度来做了扎实的调研。“投资精神科医疗领域的时候,我们把行业内以前投资过的投资人、连锁医院的负责人、主任医师和上下游的人全都聊了一遍,甚至我们把每个新医院、老医院、公立医院和被托管的医院都做了划分和调研。拥有五家医院以上的医疗管理集团,新开的150到300张床位的医院,基本都会在六个月内住满。另外,在投资过程中我们更加看重前期的深度研究能力。有句话叫‘调查研究是十月怀胎,投资决策是一朝分娩’,这个漫长的过程一定要做细做认真,把关键节点把握好,把上下游产业链搞明白。把产业脉络理清楚后,再加上数据的支撑,我们就很容易做决策了。”

“募投管退”四个环节中,管理是最为耗时耗力的环节,“因为这个行业处在比较特殊的阶段,所以需要投资者耗费更多心力,费心力的事大资本做不了,因为他们更倾向于砸钱就可以大力出奇迹的事情。”吴幽认为,管理也是镜湖资本的优势所在。而在管理中,吴幽又牢牢抓住对于人才的体系建立。“我们认识到这个行业需要改造,并注入新的管理方式。这个管理更像是人才密集型行业,需要建立人才培训体系、管理体系等一系列标准。我们现在服务并赋能34位院长,这些院长又管理着一千多位医生、护士、护工等。基本上每家医院配备8~10位医生,这样才能保证比较完整的服务。”

在精神科医疗领域,镜湖资本的努力缩短了行业的发展过程。“首先贯彻‘以先进生产力赋能生活必需品’这个理念,运用‘数字化医疗’先进方式,实施数据化系统和SaaS系统给用户端带来新的体验。说实话,一家传统的医院一般不会花1500万元左右专门定制一套系统,而我们作为资本就可以有这个魄力,这套系统大大提升了医院内部的效率,患者也会从中受益;其次,是‘以中国为圆心,全球投资中国落地’。国内的精神科药物和器械距离世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距离,我们美元基金的优势恰好在这个阶段能发挥出来,引进新的设备、药品,通过整合产业链上下游提升服务质量。成功的关键在于:超长时间超大规模的投入,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建立无可比拟的竞争力;第三,引入‘共创共享’的现代化管理方式。我们学习华为的‘全员持股’理念,让医院里的每个人都成为主人,激发他们的内驱力。”

“现在我们管理人民币47.5亿元、2.8亿美元,这对于做产业投资远远不够。十年之后我想做一个管理200亿美元规模的基金。其次希望能进入更多的产业并锻炼出更好的人才。坚守我们的战略方针:我们要以产业龙头为核心用户,依托产业合伙人推动产业全球生态化,以达到一级市场整合布局,到二级市场市值管理联动的可控产业集群,最终实现技术驱动的,失控涌现模式的生态圈。”吴幽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捐资助教,救助“事实孤儿”

2019年,在中国矿大喜迎110周年校庆之际,吴幽作为2008级校友向学校捐赠了1100万元人民币,支持学校事业发展。吴幽表示,离开学校后每当遇到挫折,想到母校和师长曾经对自己的培养和教育,便备受鼓舞。如今能够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回报母校,他表示非常荣幸,也是作为矿大学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希望通过新设立的基金支持母校的人才引进和培养工作,也希望感召更多的矿大学子共助母校发展。

2019年1月15日,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国际公益学院联合发布《中国捐赠百杰榜(2019)》,吴幽作为最小捐赠者(90后)上榜。“2019年是母校建校110周年,110万太少,1.1亿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1100万正好。”吴幽虽然大二就辍学创业,但在他看来大学确实给了他很多,以至于在2014年成立的镜湖资本就是来源于中国矿大——校园有一个湖,名为镜湖。

吴幽在多年前就开始捐助事实孤儿,2014年,吴幽的母亲因癌症晚期医治无效离世,这是他内心最深的一块烙印,他认为母亲的去世已经让他“死”过一次,再有任何事情都无法打倒他。曾经作为一名乡村教师的母亲,生前对孩子们的成长和关注让吴幽想做点什么,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事实孤儿这个词是我一个朋友提出来的,用于区别于法律上的孤儿。法律意义上的孤儿大致是指失去父母或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但是在农村有很多孩子他们的父母虽然健在,但是因为吸毒、入狱或者住进精神病院等特殊情况长时间不能陪在孩子身边,这样就造成了事实孤儿,这部分人往往是被我们忽视的。”

到目前为止,吴幽赞助了6200名事实孤儿。在他眼里,只有在自己最热爱的这条路上越行越远,跌倒了爬起来,才能改变世界。他正在践行18岁时给自己写下的墓志铭:“他是个好人,他改变了世界。”

(责任编辑 李秀江)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