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产业公司 >> ofo的“神操作”
详细内容

ofo的“神操作”

时间:2021-12-07     作者:文/ 《中国民商》 徐高阳【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1年12期

曾几何时,共享单车中那一抹黄色的身影一路高歌,却因种种问题销声匿迹。

据相关媒体报道,ofo共享单车App上线了一个名为“拉好友,帮你退押金”的新活动,该活动显示:邀请好友越多,退押金越快,上不封顶。

ofo自2014年成立后, 虽然经历了前几年飞速发展,一度成为了资本纷纷看好的明星企业。但随着2018年资金链出现问题后,ofo陷入到了消费者追讨押金的危机中。

时至今日,被ofo拖欠押金的用户虽然大多数已经对其退还押金不抱希望,但对于此次ofo退押金的“神操作”还是纷纷表达了不满和吐槽,甚至有网友表示“为了退押金,我还得坑一把好友?”

在这样的关注下,ofo自今年7月初曝出青岛子公司注销后,再次“喜提”热搜。


“卖友求荣”?

“拉好友,帮你退押金”活动显示:邀请好友越多,退押金越快,不封顶。“好友下单奖励”显示:单单有奖,最高奖励购物金额的40%。“10元特惠充值”显示:充值成功,立即退2.5元押金。

ofo小黄车曾一度拿下国内共享单车九成以上的市场。不过,2018年,ofo被曝出资金链断裂、退押金困难、裁员等消息。

南方都市报去年曾报道,共享单车业务退场后,ofo开始借助各类营销手段盘活手中等待退押金的用户资产,企图继续变现。如今的ofo小黄车客户端更像一个带有退押金功能入口的返利网站。在其最初的4.0版本中,“扫码用车”功能与“查看押金”“9.9特价”几个入口并列,还一度推出“我要借钱”的功能,为多个第三方分期网贷平台引流,而目前,“扫码用车”“我要借钱”功能均已下线。

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记者在2020年10月10日时申请退款押金,排在第16598377位。按照ofo最低99元的押金来计算,ofo至少欠下了消费者16亿元债务。而到了12月10日,则排在16595549位,排队人数减少了2828位。

也就是说,ofo每天退还押金的名额约为46人。照此计算,想要退还现有排队人数的押金,大约需要988年。

今年6月,ofo被强制执行1341万元上了热搜,同时在该话题下方依然有众多网友表示自己的押金仍未退还,并晒出了自己的排队名次,其中有一位网友非常愤怒的表示:“我的押金退款也排在1341万名之后”。

截至6月,ofo的App数据中显示,仍有超1300万名用户在等着退押金,押金的金额从99元~199元不等。就算按照99元来计算,待偿的押金将近13亿元。

启信宝信息显示,9月27日,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再成失信被执行人,案号为(2021)京0108执22735号,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其失信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自今年1月以来,该公司共有5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高达5529万元。过去三年多时间中,东峡大通310余次被为被执行人,40余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近日,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陕西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民事一审判决书公开。ofo在使用中国移动提供的业务和服务的同时,却未按协议约定及时向其支付业务使用费,累计欠费约173万元。


ofo还是ofo吗?

就在这一系列的返押活动背后,也隐藏着一个事实——ofo已不再是之前的那个ofo了。

时过境迁,虽然现在ofo App的大体图标样式并未有多大改变,只是在图标下端出现了“返钱”两个字样,但其内容已变了一个模样,以致让很多用户不再熟悉,甚至无比陌生。

“最近刚下回ofo想看看押金情况,打开App看到首页的那一刻,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是打开了ofo。”一位ofo用户这样表示。在她看来,现在ofo App更像是一个网购电商平台,与共享单车没有丝毫关系。

打开ofo App后,引入眼帘的不再是与共享单车租车相关的页面,或者说这类内容已经没了任何痕迹。取而代之的,是会出现在电商平台的各种字样,包括秒杀专区、大额返现和领券满减。

在这些字样之下,也就是在电商平台常见的商品流,通过翻看,可以发现其商品类目还是较为齐全的,不仅包括纸巾、沐浴液、牙膏和洗发露等日用品,也包括鼠标、充电器、烧水壶等电器和数码产品,亦或者包括泡面、香肠等食品。

而在该App首页的导航栏,也可以看到该平台所有的商品类目,可谓是品类众多从食品饮料、家用电器,到生鲜、酒类,再到图书、汽车用品等都有覆盖。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商品的售卖并不是基于ofo App实现的。只要随便点开一个商品,点击商品详情下方的“立即购买”,就会出现一个跳转链接,提示是否进入京东商城或者直接跳转至京东超市。

如果仔细看商品流的介绍,也能看到在几乎每个商品的价格上面会有一个京东的小图标。据悉,除了京东之外,ofo App还与唯品会实现了入口链接,换句话说,App中所展示商品中,还有一部分来自唯品会。

ofo App中除了链接了京东和唯品会的商品购买入口外,其实也有一个自营的电商购物平台——小鹿有货。打开这一平台,可以看到其商品品类也是涵盖众多,其中的商品也没有标有京东或者唯品会的图标。

据了解,小鹿有货是ofo在2019年开始探索的电商业务,刚开始这一业务只存在于App钱包页中,通过App进行导流,拥有部分成交订单。几个月后,这一电商业务跑出一定的盈利模式后,整个ofo App的页面也进行大改版,将小鹿有货的入口放到了首页中。

就此,ofo App成为了既有京东、唯品会这样第三方电商平台入口,也有自营电商业务的导流型电商平台。虽然每次打开ofo App都会弹出提示扫码骑车的小窗口,但实际上已与共享单车没了任何联系。


共享单车又行了?

共享单车作为昔日的“新四大发明”之一,曾被无数投资者所看好,ofo也曾是最具发展潜力的独角兽企业之一。

彼时的ofo也受到资本热捧,先后完成多轮融资。据ofo官网数据显示,自2015年到2018年,ofo融资达20多亿美元。

2018年下半年,ofo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彼时就有用户反应ofo押金难退的问题。随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这棵大树就快速倒塌,办公室也人去楼空。

在经历了短暂的离场之后,资本再次回归共享出行行业。今年11月9日,哈啰出行宣布完成2.8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这是阿里巴巴首次入股,也是今年以来哈啰出行获得的第2笔融资。今年3月,哈啰出行获得由宁德时代投资的2.34亿美元,至此,哈啰出行2021年完成融资超5亿美元。无独有偶,今年2月,青桔单车也宣布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去年4月,青桔单车就曾获得首轮10亿美元的融资。

回顾这几年共享单车的发展,即便低价争夺市场的阶段已经过去,行业也经历了几轮的提价,但共享单车企业依旧难以扭转亏钱的局面。今年4月,哈啰出行递交了招股书,拟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其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哈啰出行的营收分别为21.136亿元、48.233亿元、60.443亿元;亏损分别为22.075亿元、15.046亿元、11.335亿元。今年一季度,哈啰出行调整后亏损为3.83亿元。

摩拜单车也是一样。2018年4月3日,美团耗资27亿元美元全资收购摩拜。2019年3月12日,在美团发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中,也显示了其收购摩拜单车之后的营收情况,净亏损45.5亿元,占据了美团整体净亏损85.2亿元的一半还多。美团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经营亏损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60亿元扩大至80亿元。

传统的共享单车的生意扩容有限,共享电单车则成为各个共享出行企业发力的对象。青桔单车负责人曾表示,在二三线城市,考虑到当地的公共交通体系不是很发达,会采取相对大电池、高续航的电单车来解决点到点的通行问题。在一些二三线城市还会投放一些小电池的电助力车,作为公交接驳和中短距离出行的补充。

在资本的加持下,共享单车企业早已经不是当年单纯争夺“两轮”市场的企业了。自2019年起,哈啰出行逐步增加了除两轮业务之外的新业务——顺风车、打车业务以及包括哈啰酒店、哈啰生活、小哈换电等本地生活的相关业务。今年,哈啰电动车推出了三款智能电动车,并已经开始布局内部产能,向以智能制造为导向的实体制造企业发展。

(责任编辑 庄双博)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