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宏观解读 >>专题文章 >> “双碳”目标 周年考
详细内容

“双碳”目标 周年考

时间:2021-10-08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1年10期

2020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的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如今,据碳达峰、碳中和(以下简称“双碳”)目标已经过去一年有余。在这一年里我国从政府到企业都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也获得了斐然的成绩。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2021年9月22日在一场论坛上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意味着,中国将完成全球最高的碳排放强度降幅,用全球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达峰时人均GDP和人均碳排放将低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达峰时的水平。

应对气候变化,中国早有一份亮眼的成绩单。2019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2005年分别下降18.2%、48.1%,已超过对外承诺的2020年下降40%~45%的目标,基本扭转碳排放快速增长的局面;2019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3%,比2005年提升7.9个百分点,也已超过对外承诺的2020年提高到15%左右的目标;2018年,森林面积、森林蓄积量分别比2005年增加4509万公顷、51.04亿立方米,成为同期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的国家。通过不断努力,中国已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增速放缓的重要力量。

 

“双碳”目标理念深入人心,成绩斐然

2021年2月1日起,《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标志着全国碳市场的建设和发展进入新阶段。

2021年3月5日,提请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1年要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

2021年3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其中一项重要议题,就是研究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基本思路和主要举措,会议指明了“十四五”期间要重点做好的七方面工作。

2021年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上线交易。

截至2021年9月24日,全国碳市场碳排放配额累计成交量849.1万吨,累计成交额超4.18亿元。

一年来,中国在碳减排领域的举措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大国行动力。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鞠建东表示,碳达峰、碳中和实际上从2015年就开始讲了,但在最近这一年中,“双碳”目标迅速从呼吁到政策,到具体的路线图,再到行动,整个社会都真正动起来了。

“最重大的进展是理念的变化。” 安徽大学常务副校长、复旦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诗一表示,“双碳”目标提出后,个人的思想、重要的资金,以及国家相关规划都聚焦到了碳中和、低碳发展的维度上。从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把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等作为重要抓手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让低碳绿色发展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并且从理念走向实践。

2020年以来,全国各地政府、企业相继推出碳中和目标实现方案。科技部专项基金,以及其他职能部门也都释放大量资金,投资碳中和相关项目,包括碳减排技术、碳捕捉技术等。“全社会的理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陈诗一指出。

 

碳资本市场防止投机炒作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实现“双碳”目标必然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强大的资本市场是推进“双碳”目标的重要力量。在如今的中国资本市场,“碳中和”绿色企业已经成为人见人爱的“香饽饽”。国内债券市场近年来积极展开“绿色债券”产品创新,近三年仅上交所一家,就已成功发行绿色公司债、绿色资产支持证券超过500只,规模总量3000亿元以上。而在股票市场,中证内地低碳经济主题指数年内涨幅已达30%以上,远超大盘上证指数的同期涨幅。

信托机构作为四大金融机构之一也纷纷开展碳交易投资信托,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融信托、长安信托和华宝信托等信托机构也发行了类似的碳资产投资信托,主要投资碳排放配额及CCER资产,初期参与地方碳市场,后期会适时参与全国碳市场。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该类基金既可帮助企业开发管理碳资产,实现碳资产的保值增值,也可为合格投资者参与碳交易提供投融资产品,让投资者获得碳交易带来的收益。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该类基金既可帮助企业开发管理碳资产,实现碳资产的保值增值,也可为合格投资者参与碳交易提供投融资产品,让投资者获得碳交易带来的收益。

上海宝碳新能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朱伟卿认为,随着机构投资者参与交易,全国碳市场的流动性将大幅提升,碳价也将提高,“碳价是围绕着节能减排成本走的,根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的研究报告,中国节能减排的平均成本大约是258元/吨,目前全国碳市场价格不到50元/吨,未来肯定有较大的空间。”

在信托公司发行碳信托相关产品的同时,银行则纷纷开展全国碳配额的贷款业务。9月初,江苏银行宿迁分行向江苏新动力(沭阳)热电有限公司发放首笔碳排放配额质押贷款,该企业是全国首批纳入碳排放权交易配额管理的企业之一,共持有碳配额40.73万吨。江苏银行参照全国碳市场交易价格,为该企业办理碳排放配额质押贷款500万元,利率为4.36%,比该行一般抵质押贷款低64个基点。

9月9日,汇丰中国也宣布,已为一家能源类国有企业办理一笔碳排放权关联贷款。汇丰中国工商金融总监马健表示,“随着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启动,碳排放权被赋予了市场价值,具备了流动性和金融属性。此次贷款有助于帮助企业盘活碳资产,优化融资结构。”

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和民生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均落地全国碳排放权贷款,企业将拥有的碳配额作为抵押资产向银行贷款,从而盘活企业碳资产。此外,易方达基金也已与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明确未来将围绕“碳中和”“责任投资”等领域开发系列主题基金产品。

在国家“双碳”战略号召下,资本市场全面拥抱碳主题,但与此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碳市场存在市场交易不活跃、试点区域冷热不均、价格发现作用相对较弱等问题。鞠建东表示,资本市场的发育通常比较“坎坷”,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比如证券市场、期货市场。碳市场也是权益市场、资本市场,它需要慢慢地发育。

鞠建东指出,我国碳市场确实存在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碳配额现在是免费发放,未来怎么做?用什么方法分配?拍卖市场如何进行?碳市场中的衍生品放不放?如何防止投机炒作?

 “碳市场发展到成熟完备、符合期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鞠建东说,我们要充分利用我国的制度优势,要把政府的力量用足用好了,但是不要有行政手段,也不要太寄望于要素市场和权益市场,综合权衡施力促进碳市场的发展壮大。

 

先立后破与遏制“两高”

8月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言人孟玮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要求,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尽快出台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坚持全国一盘棋,既要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也要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运动式“减碳”主要表现为两种倾向。一种是表面上在推进“双碳”工作,但背后仍打算抢在碳达峰之前发展“两高”产业。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在7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一些地方在盲目上马“两高”项目方面冲动还很强烈,有大上、快上、抢上、乱上的势头;另一种倾向则是对高碳排项目“一刀切”,为打着“低碳”“零碳”旗号的项目不顾实际地开绿灯。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指出,各地区在设定各自的减碳时间表时,一定要根据地区实际,不能在时间上互相攀比,比如有的城市提出在“十四五”期间,甚至有的表示明年就要碳达峰。“我认为各个地方城市要根据自己的发展来制定规划,因为每个地方产业机构的布局不一样,比如有的地区可能重工业相对多一点,有的地区可能轻工业相对多一点,有的地区服务业为主。”陈凤英表示,减碳时间表一定要结合本地区的产业结构、本地区的能源消费的结构,首要工作是解决当地必须解决的当下的问题,尤其因为新冠疫情原因,各地依然还有经济平稳发展的压力——如何解决就业压力、促进消费,以及使人民生活水平提上更高的水平。

7月底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要求,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尽快出台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坚持全国一盘棋,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针对少部分地区在减碳过程中出现的拉闸限电,影响了正常生产生活的现象,9月4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2021中国国际金融年度论坛”上表示,“有些地方政府领导反映,最近短期的减排压力很大,甚至影响到了短期的经济增长,也有些报道讲,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完成减排指标拉闸限电,现在还是夏天,有些地方空调都开不了,这种情况不普遍,但是我觉得需要关注,因为这种情况反映了一种倾向。”

刘世锦指出,近期中央财经委会议提出,不能搞运动式减碳。“应该明确,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是,用绿色技术替代传统技术,要减少碳排放,而不是减少生产能力,不是降低增长速度,更不是在不具备绿色技术的情况下人为打乱正常的供求秩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要遵循绿色转型规律和市场规律,否则很可能好事儿不一定能办好。通常我们讲破旧立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是在绿色转型这件事情上,我以为应该是新的不来,旧的不去,就是先立后破。所以我们着眼点,还是要放到形成新的绿色供给能力上,确保产业供给安全前提下,实现平稳的转换。”

而在绿色技术的研发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欧洲专利局和国际能源署的数据可以看到全球低碳技术专利15强分别为:丰田(日本)、三星(韩国)、松下(日本)、GE(美国)、LG(韩国)、博世(德国)、西门子(德国)、日立(日本)、GM(美国)、福特(美国)、本田(日本)、大众(德国)、现代(韩国)、东芝(日本)、雷神(美国)。可以看到,这其中并没有我国的公司上榜,但我国作为全球低碳产业和市场最大的国家,低碳专利增速是最快的,相信随着时间的推进,我国在低碳技术创新中会创造新的奇迹。

在积极推进低碳技术科技研发的同时,节能和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正成为中央和地方环境资源工作的重中之重。7月底政治局会议更是将“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提到了空前高度。

孟玮在8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是当前“双碳”工作的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但有的地方口号喊得响,行动跟不上,有的地方甚至违规上马“两高”项目,未批先建问题比较突出。

但是有相关学者指出,从近来部分地区的表现看,运动式“减碳”主要表现为两种倾向:一种是表面上在推进“双碳”工作,但背后仍打算抢在碳达峰之前发展“两高”产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能源政策研究室主任洪涛指出,目前“两高”行业及相应的高耗能、高碳排放产品的供需两旺,既有国内外疫情及产业集中度变迁的客观供需影响,也有一些地方政府2030年前“冲高峰”的主观决策冲动。但考虑到这类产品长周期、重资产特点,结合去产能政策推进,做好碳约束下“两高”项目的稳定发展,并确保供应安全和区域公平,是“全国一盘棋”的重点,也是未来需要落实的难点。

(责任编辑 李秀江)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