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会之窗 >> 家族企业传承的社会力量
详细内容

家族企业传承的社会力量

时间:2021-02-02     作者:文/赵兹【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1年02期

以家族企业为主体的中国民营经济历经坎坷,一直到40多年前改革开放才重获新生和发展。随着国家一系列的理论突破和政策调整,家族企业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参与者,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当前,我国家族企业已全面进入到关键而危险的传承期。无论是从时间的紧迫性,还是从这一群体的数量看,这种大规模集中式的代际传承,在世界范围的企业发展史上都绝无仅有。

2019年12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发布正逢其时,《意见》中明确指出:要“实施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健康成长促进计划,支持帮助民营企业家实现事业新老交替和有序传承”。

关于家族企业传承,有学者认为,大到国家,“如果多家大型企业的交接班都在同时进行,可能会对一个国家或地区造成系统性风险”;小至企业自身,则意味着重构既有股权结构和管理权,塑造出新的家族人际关系。因此,传承已不再是企业一家一户的事情,如果有相当数量家族企业在传承中出现“家不和,业不兴”的状况,显然会对企业的持续生存,乃至整个民营企业的发展和全社会的和谐稳定造成隐忧。因此,要鼓励家族企业将传承作为一种具有社会责任的二次创业看待,以建设性的角度解决在发展过程中绕不过去的这一重大现实问题。

 

家族企业传承是一项复杂系统工程

据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2015年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数据显示,相比于老一代较高的交班意愿,年轻一代的接班意愿却不高。表示愿意接班的仅占样本的不到40%,有15%明确表示不愿意接班,另有45%对于接班态度尚不明朗或要自行创业。由此可见,家族企业在传承过程中面临着并非两厢情愿的窘境。

家族企业的传承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系,不仅包括企业股权、管理权、现金、不动产等财富的传承,还包括价值观、家风、家规、老一辈的管理经验和社会关系等精神财富的传承,甚至还包括企业创办者独特的个人魅力。

长期以来,在家族企业从事的传统行业中,管理模式多是早期的家族式管理。相当多的企业缺乏自主品牌、核心技术和市场竞争力,在严酷的市场变化和高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困境。因此,家族企业应利用好代际传承这一重要机遇期,提升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向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转型。其实,那些得以顺利传承的家族,也同时正会处在顺利的企业转型过程中。

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历史,也是家族企业蓬勃成长的历史。老一代企业家筚路蓝缕、胼手砥足,开拓家族事业,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如今,他们的子女长大成人,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已经开始或准备开始两代人之间的传承接班,而年轻一代也不负众望,作为一个崭新的社会群体,他们中许多人在市场经济舞台上崭露头角,就赢得一片喝彩。

与国外家族企业相比,中国家族企业有其自身特点,虽然还很年轻,但悠久的中华传统文化,对于企业的制度安排、组织规范和经营模式有着重大影响。就其思想根源而言,与儒家学说和宗族观念有关;就其组织架构而言,由辈份及德才决定的领导层,实施高度集中的决策机制。

纵观家族企业的成长轨迹,尤其在传承期间,具体到家族内部传给谁、传什么和如何传,时常会演绎着所有权人、家族成员和利益相关方的各种博弈,其中既交织着相连的血脉和共事情感,又潜伏着内在的理念和利益冲突。

因此,家族企业的传承过程,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处理各种关系的过程,如果以年轻一代的视角出发,起码包括他们与父辈之间的关系;与职业经理人,尤其是与“老臣”之间的关系;与外部社会大环境之间的关系,而在所有这些关系中,首先需要处理好的就是与父辈之间的关系。

家族企业的老一代,多从产业链最低端打拼,建基立业,赢得了财富和荣耀,成为大浪淘沙中的佼佼者。尽管在创业初期,他们“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多数人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在孩子身旁,但在成长中的年轻一代眼中,他们就是英雄,就是传奇。两代人之间存在的是一种亲切而复杂的关系,无论从生活阅历、知识结构,还是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均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性,故被称为“熟悉的陌生人”。

与西方家族企业两代人之间提倡的个性自由,彼此尊重不同,中国传统家族中自古有之的父权思想,使得两代人事实上存在着一种并非平等的关系。子女须服从家长,使得年轻一代在成长过程感到掣肘,会产生无力感。同时,企业往往会被家长视为自己的另一个子女,总之,一切都要听从家长的。

这种通常拥有权威的老一代,多决定着下一代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而下一代则希望父辈,能够平等对待自己。双方同时又希望对方,能够主动为彼此着想,而问题就出在这两代人之间,都缺少首先采取具有前瞻性和建设性的方式与对方沟通。

这就是许多家族企业两代人之间出现的问题所在,一家著名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在回顾与父亲共事的痛苦经历时说:“那就好像是一碗饭里插了两双筷子。”

 

家族企业传承要重视企业文化传承

有没有解决问题的良方呢?拥有先进的企业文化和能够有序传承的制度安排,在这个时候会显现出积极正向的作用。在这样的家族氛围中,两代人之间的天平会向年轻一代有所倾斜。明智的老一代清晰地了解两代人之间的不同,他们会放下身段,和下一代一起,面对瞬息变化的世界做出调整和改变。

在中国高端厨具行业第一品牌的方太集团,年轻的董事长茅忠群和父亲茅理翔一起创业,却存在着许多观点上的不同。如在做产品转型这一重大决定时,茅老根据以往的经验,要做微波炉,可儿子却提出要做抽油烟机,甚至连原有品牌都要换掉,究竟该听谁的?按照家族传统,自然要听父亲的。

但当毕业于上海交大和中欧商学院的儿子通过考察,拿出科学详实的调研数据,提出市场上同类产品滴油、漏油、不美观、不安全、吸力不足、噪音过大等六大具体问题,从而制定出“高端化、专业化、精品化”三大定位后,开明的茅老接受了儿子的主张。短短数年,茅忠群致力将中华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管理完美结合,推动商业伦理建设,提出“成为一家修己安人,导人向善伟大企业”新愿景,并在2019年荣膺首届德鲁克中国管理奖,成就了今天的方太集团。

家族企业要传承、要发展,需要有合格的年轻一代,更需要有合格的老一代。在这些成功的老一代身上,人们发现他们充满智慧、心胸豁达、善于学习、不怕失败,具有企业家精神和社会责任感,而正是这些品质和精神铸就了他们的事业。

匹克集团的许景南董事长身体力行,亲自率领两个儿子许志华和许志达,以及他的匹克品牌一齐走上国际体育产业大舞台。他放手让许志华在欧美体育品牌称霸全球的环境下,勇于探索,实现匹克的品牌、资本和市场国际化,搭建起面向全球的经营框架,目前已有10多个国家在奥运会上使用匹克装备,成为签约奥运代表团最多的中国品牌。他们还与科研单位合作,成功研发出名为“匹克态极”的高科技产品,给消费者带来个性化体验。同时对产品实现百分之百的可回收,对环境“零伤害”。目前,匹克在国内零售网点已达6000家,在海外拥有40多家经销商、200多个经销网点,建立起产销结合的国际品牌运营体系,业务遍及欧、美、亚、非、澳五大洲110多个国家和地区。

许景南多次表示:“匹克的企业文化是坚持做百年企业,创立国际品牌,将中国文化传承并发扬光大。”

许多人对贵州百强集团董事局主席张之君的认识,离不开他那间静卧在苍绿群山中的书法室,在这里,张之君把他的家传心得和管理哲学化作诗句,再通过笔墨丹青呈现在一幅幅条幅上,使观者多方位受益。张之君说,这里就是他整天思考问题和习练书法的地方。如今他已把董事局执行主席一职交给了儿子张沛,女儿张娅则担任了集团总裁。

在多次家族企业委员会举办的分享活动中,张之君都会和大家阐述他对传承的观点。他认为,要充分认识到传承是一种自然现象,要自觉、主动交班,早交比晚交好,千万不能病床前交班,遗书交班是最不可取的。那些不能顺利交班的责任多在老一代,因此,在传承问题上一定要放下身段,多在子女身上找优点,特别是要找出两代人之间的互补优势,与晚辈建立互信和沟通的长效机制,张之君并把它概括为“五部曲”:即学习培养、授权、分权、放权,最后交权。

如今,张之君的儿女们正在按着他们自己设想的“泛家族企业制度”在努力实践中。

尽管传承已成为家族企业的头等大事,但仍有人说起来都知其重要性,行动上却缺乏必要的制度和法律准备。当企业经营得顺风顺水时,很少顾及交接班安排,而一旦面临经济下行压力,自己又力不从心时,会感叹未能提前物色和培养接班人。

均瑶集团总裁王均豪却是位有着长远眼光的年轻企业家,尽管他只有40多岁,尽管他的孩子年龄还小,尽管他早在1993年前后就和两个哥哥一起打拼,累积了可用一辈子的财富。但他在谈到做好企业的理想时,明白无误地表示:要做百年老店。

这源于集团成立20周年时,王均豪原打算请上几百位企业家同仁聚会一下,大餐一顿。后来他改变了主意,用聚餐的钱办一个论坛,主题是“百年企业之路”。应邀与会的李锦记家族第四代成员李惠森在论坛上介绍说,自己的家族企业之所以能延续百年以上,是因为建立了家族委员会和一整套“治未病”理念和“思利及人”的企业文化。王均豪听后颇受启发,当时他虽然只有38岁,却已在心中勾勒出一幅未来家族基金会的蓝图。

均瑶集团20多年来多元业务发展良好,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率先开展民营包机业务,到成立民营航空公司和引进波音787客机,不断开辟着中国民营经济的新航线。他曾多次谦逊地表示,希望做民营企业百年老店的探索者,不管成功与失败,都希望给中国民营企业基业长青提供一个案例。

在家族企业进入到传承阶段,年轻一代的职业选择往往与老一代的殷切期盼陷入两难的漩涡。年轻一代成功接班,除自身努力外,老一代的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则是打开两代人心灵沟通的钥匙。

中联永亨集团位于美丽的厦门,但如今已成为集团旗下中联永亨建设集团董事长的林惠斌,曾认为这里的生活太过安逸。他回想起当年在美国留学结束前,就毕业后的去向和时任公司董事长的父亲林瑞龙有过多次交谈,由于他一度想去一线大城市发展,父子俩“为此还冷战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有件事情对他产生极大触动。父亲一次摔伤了腿,几乎不可能完全康复,而家人怕影响他学业隐瞒了实情,当父亲后来拄着拐杖出现时,看到一直在他面前表现坚强的父亲也有脆弱的一面时,他内疚万分。尤其是父亲谈起,在从小靠地瓜渣裹腹的日子里,自己如何成为村里唯一尖子高中生,并跟随爷爷学木工,由于不甘平凡,又跟随村里长辈外出打工,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是家常便饭,就是凭着这股韧劲,很快开始独立承揽工程,踏上了建筑工程师的道路,并且使自己的公司入选为厦门百强企业,如今更被福建省建筑业协会授予“1989年-2019年期间创国家优质工程突出贡献单位”等多项荣誉。

听着父亲创业经历,看到父亲双鬓已白,林惠斌感到自己不应再是个任性的儿子。他说,正是看到父亲用心血规划的宏伟蓝图后,从而促使自己成为积极的拼图者。他会铭记父亲“用心做事,感恩做人”的教诲,担当起企业和所有员工生计与梦想的责任,为家族也为社会贡献力量。

 

家族企业传承需尊重多元化选择

就在大多数年轻一代循着接班和创业的路径奋斗时,还有一部分人在按照自己的兴趣和理想选择生活与事业。他们比老一代接受过更现代系统的教育,拥有更多彩的经历和更开阔的眼界,以及更多元的价值观和更丰富的生活乐趣。他们可能会像欧美一些古老家族企业的后代那样,仅仅持有股权,而把精力放在从事自己所学习和喜爱的领域中,例如科技创新、艺术教育、体育产业、公益慈善、社会活动等,以自己的所长为社会作出贡献。

其实,这也正是由于老一代创造的财富,才使他们有机会去实现自身独特的追求,对于两代人乃至整个社会而言,都应该是值得欣慰的现象,同时也体现出财富的价值所在。

安德鲁·卡内基曾说:“那些从经济繁荣中获益最多的人,有义务用他们的财富和才华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中国的家族企业,因历经数度社会动荡,还没有机会孕育出像西方的罗斯柴尔德、摩根家族等那样的百年典范,更少有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家族那样为了人类健康和全球环保而捐其所有,也鲜见成立类似洛克菲勒和古根海姆家族那样的慈善基金会。但是,他们正在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履行着应尽的社会责任,无论是在为国家经济社会做出不可替代的贡献中,书写出令人过目不忘的“56789”,还是在抗震救灾和如今突如其来的疫情战役中,人们都可以看到他们堪称脊梁的身影。我们完全有信心,可以用更长的历史尺度和时代要求,去观察和期待中国的家族企业。

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张謇之孙、年逾九旬的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张绪武在出席《中国家族企业生态40年》一书座谈会时说,他一直对家族企业的发展充满信心,并对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的工作充分肯定,还为此给中央领导写过信。他认为,中国近代的知名家族企业多为士绅所为,而且他们办企业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赚钱。耄耋老人的这番话,使人们不禁回顾既往:事实证明,中国家族企业不愧是一个有信仰有追求的群体,他们含辛茹苦、历经磨难,却始终力图将经世济民、实业救国的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今天千千万万的年轻一代企业家正在成为“继创者”,人们看到的,将不仅仅是一个个家族企业的成功,更将是一个民族的兴旺和一个国家的富强。


(责任编辑 庄双博)

作者系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秘书长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