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产业公司 >> 语言腐败可杜绝80%的政治腐败
详细内容

语言腐败可杜绝80%的政治腐败

时间:2013-05-16     【转载】   来自:中国企业家网   阅读

以下为张维迎的演讲实录:

我们问一下,当今中国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什么?我想一个候选者就是腐败。我们谈论政治腐败、司法腐败、学术腐败,甚至足球腐败。但是我想有一类腐败更为普遍,而且它的后果比前面这几种腐败都要严重,但我们都没有注意。这是什么呢?语言腐败。

所谓语言腐败是什么呢?就是人们为了政治或者意识形态的目的,偷换语言的概念,将语言一些词汇的含义做一些完全相反的解释,然后忽悠人,操纵人的心理。最典型的形式是什么?就是给那些恶行冠于美名,或者给那些善行冠于恶名。

一个例子就是重庆打黑,打黑顾名思义就是打击有组织的犯罪,没有人能够反对,但我们看下,打黑名下实际上干的是什么?任何当权者不喜欢的人,都可以被认作黑社会。所以打黑实际上就变成了一个侵犯人权和掠夺私有财产的政治行为,其实我们再进一步来看,为什么那些左的东西能够流行?就是左派最善于利用语言腐败。

在这方面,四人帮是登峰造极,毁灭人性、毁灭文化的事情,叫做“文化大革命”。他不喜欢的人,跟他不是一派的人,叫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支持他的人,造反派,叫革命小将。他要把你投进牢里了,叫劳动教养,这样的语言腐败就使得左派的行为,特别有诱惑力。

所以就算30年过去了,我们看四人帮的瘤毒仍然在我们的唱红打黑当中又复活了。

语言腐败不是我自己创造的一个词,英国作家乔治尔·奥威尔在1946年的一篇文章里提出来的。我们知道,语言腐败,古今有之。在最近一百年,尤其是希特勒和斯大林之后,语言腐败的严重程度已经是过去任何朝代都没法比的。在奥威尔本人的《1984》这本书里面,他举到的例子,专门制造假新闻的那个部门,叫真理部;专门杀害人的秘密警察,叫友爱部,专门发动战争的部门,叫和平部。当然你说这是小说,但是这和我们的现实相差并不远。

我们看一下,北朝鲜的国名叫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前东德的国名叫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刚被推翻的埃及总统的执政党叫民族民主联盟,所以听起来真的是有点让人啼笑皆非。

语言腐败在当今的中国更是达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几乎所有的政治概念其实都已经被腐败了。包括我们说,自由、民主、法制、宪政,甚至事实、真理、谎言,或者我们叫谣言,都被腐败了。我们看到,讲的公司治理,宏观控制,等等,都腐败了。甚至腐败本身这个概念,也已经腐败了。我们在反腐的情况下,可能反的是另外一些东西。

那我们看,我们今天,当一个官员告诉你,我是人民公仆的时候,他实际的意思可能是,我有权,我说了算。我们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这几个词,人民代表顾名思义就是由人民选举,受人民委托,替人民说话办事的人。如果实际上一个人你为人民说话,替人民办事,但人民没有正式委托你,你也不能叫人民代表,就是你做好事而已。但是看看我们所谓的人民代表,实际只是官方委派,当然我们形式上也有投票,但是投票本来是投票人意志的体现,是他出于良知去投票,而我们投票人只是在用手,根本不去用脑。

再看我们讲的改革,改革本来是怎么去废除计划经济,然后借着市场经济,减少政府对经济的控制。但看我们最近几年,一些反改革、加紧控制的措施都叫改革,而一些叫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措施,都是反改革的。我们可以举好多例子,像宏观调控,实际上是微观干预。

那么这些语言的腐败有什么后果呢?

我想至少有三个严重的后果。

第一个后果,就是它使得语言失去了交流的功能,也毁坏了人类的智慧。因为我们人类创造语言是为了交流。要交流,语言就得有特定的含义,但我们现在的语言已经没有特定含义了。我们看到,报告文章越来越长,但是信息量越来越少。一个报告动不动就两万字,之后还要写几十万字的辅导材料,结果我们看了以后,仍然不知所云。所以大家对这些东西越来越没用兴趣了。

语言的腐败使得我们普通人慢慢惯于喊口号,已经丧失了逻辑的推理能力。举一个例子,我们看到很多文件在讲,坚持公有经济为主导,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如果你要坚持公有经济为主导,你怎么去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反过来说,如果你要坚持发展非公有,怎么以公有为主体?像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应该说是太多太多了。我们一个文件里,以这个为主体,以那个为主导,以那个为基础,至于主体、主导、基础有什么关系,谁都不去考虑。没人关心。

我们有数十万人是全职搞文字游戏的人,又有数百万是兼职搞游戏的人,所以每年我们生产了无数的文字垃圾。一方面毒害了人的灵魂,另一方面也污染了环境,不符合绿色经济。因为他消耗大量的能源。

第二,语言的腐败毁坏了人类的道德。人类道德的底线是诚实,语言腐败的本质是不诚实,是假话。所以我们看到,人类本性来讲,要让一个人说假话,比他干坏事还有挑战性。为什么这么讲?你看法律上大家说,此犯罪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什么意思?就是他敢于干坏事。但是在事情面前,我们还相信他不敢说谎话。那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一个人敢说谎话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了。

其实在两百多年前,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思想家潘恩就讲过,为了人类的幸福,每个人都必须在思想上保持他的忠诚。如果一个人堕落到宣传自己根本不相信的东西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干一切坏事的准备。

所以在我们的语言腐败如此情况下,我们看到我们的官僚腐败如此普遍,假冒伪劣如此之多,我们看到的社会道德如此衰落,一点都不奇怪。

第三个后果是什么?语言腐败导致体质的不可预测性。因为语言本来有号召的功能,语言腐败之后,本来这个世界已经危机四伏,我们还以为天下太平。任何一个突发事件,都可能导致体制的崩溃。二十多年前,东欧剧变的事情,从喊万岁到喊打倒就几秒的时间。我们再看最近中东的事情,也是这样。

所以我想,我们下一步,一定要把反语言腐败作为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中国要建立软实力,在语言腐败如此的情况下,我认为我们不可能有真正的软实力。就像一个说谎话的人,别人不会真正相信你一样。而且我还相信,我们如果能够实行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至少50%的语言腐败可以消灭。而这50%可能是最关键的,另外50%可能无伤大雅。小姐啊、干爸啊这些事可能就无伤大雅了。

如果我们能够消除50%的语言腐败,我相信现在政治腐败的80%都可以消除掉。所以我想,现在到了一个让我们反语言腐败的时间了。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