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宏观解读 >>新锐观察 >> 银行手抖点错小数点,多汇出去32个亿!法官:不用还了
详细内容

银行手抖点错小数点,多汇出去32个亿!法官:不用还了

时间:2021-02-19     【转载】   来自:中国证券报、环球网、每日经济新闻、wind

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华尔街最贵乌龙”——花旗银行(Citibank)“手滑”向化妆品公司露华浓债权人转账9亿美元,近日有了续集。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近日报道,美国一地方法院法官判定,花旗银行无权追回上述失误转账中被拒绝归还的5亿美元。

花旗银行的这笔巨款,真的要打水漂了吗?

1613726469375096.png

图/图虫

花旗银行汇款多发5亿美元

法院:不用还

报道称,美国地方法院法官杰西·福尔曼(Jesse Furman)周二裁定,代表放款人的10位资产管理人不必返还花旗去年8月在支付贷款利息时,错误多汇的5.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亿)。报道援引法官的说法表示,他们不该被认为这笔转帐有错。在部分放款人返还溢付款项之前,花旗错汇超过9亿美元。

报道提到,花旗当时担任露华浓的贷款机构,原本应该汇出大约800万美元利息给露华浓公司的放款人,但意外汇出近100倍。

福尔曼表示:“要去相信全球最经验老道金融机构之一的花旗集团,犯下从未发生过的错误,总共将近10亿美元,几乎是没有道理的。”

报道介绍,对于银行帐户意外出现的错误存款,美国法律通常会处罚那些把钱花掉的帐户持有人。在电子时代,存款出错很寻常,而汇款可以立即返还以便修正错误。美国宾州曾有一对夫妻花掉误存进他们户头里的钱,结果面临刑事重罪起诉。

但报道还说,纽约州法律对这项规定设有例外,如果受益者本来就该拿到这笔钱,并不知晓是汇错了,就能把钱留下来。露华浓放款人表示,他们相信花旗汇来的是贷款预付利息,毕竟意外汇错的钱正是花旗欠他们的钱,“分毫不差”,只不过这笔款项要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到期。

花旗正在努力更新内控和技术,因监管机关去年对花旗在这两方面的缺失开罚4亿美元。同时,总部设于纽约的花旗也正经历领导阶层变动,新执行长芙瑞瑟(Jane Fraser)3月1日即将上任。因此,“世界新闻网”称此次法官的裁决是花旗面临的最新打击。

但事情尚未尘埃落定。报道中提到,花旗发言人发布声明表示:“我们强烈反对该裁决,想要上诉。我们相信我们有权拿回这些钱,也会继续努力直到全部追回来为止。”

一天之后才发现转错了账

花旗银行的这个大乌龙,可谓震惊了美国华尔街。

花旗银行是花旗集团旗下的一家零售银行,有着两个世纪的历史,是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业内人士称,如此成熟的银行犯此类错误,实属出人意料。

事实上,花旗集团是露华浓的贷款代理机构,负责该公司的贷款偿还和管理。2020年8月,花旗银行将本来应该支付的约800万美元的贷款利息汇给露华浓的出借人,结果由于操作失误,竟然汇出去应汇出金额的100多倍,高达9亿美元。一天之后才发现转错了帐。

据外媒报道,当时花旗银行正处于系统升级时期,加上相关人员的操作失误,结果本来是偿还贷款利息,变成了全额偿还贷款,将本该在2023年才到期的9亿美元贷款全部还清。

发现错误后,花旗要求露华浓的出借人退钱。露华浓方面也表示,这笔钱并不是露华浓主动支付。一些机构事后将钱还给花旗,一些机构则拒绝还钱,包括Brigade 、HPS等。

这些不愿退还的机构认为,错不在自己,根本不知道是花旗银行由于失误转的钱,这些钱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露华浓的欠款,是自己应得的钱。

花旗银行将这些机构告上了法庭。

有分析人士认为,Brigade等机构拒绝还款,有可能与露华浓债务重组有关系。此前,露华浓开启债务重组之路,不当地迁移了品牌价值,如将伊利莎白·雅顿等作为质押,遭到了一些投资人抵制,其中就包括Brigade等。露华浓公司身陷债务泥潭,疫情又让其经营情况雪上加霜。

相关法律的“例外”情形

“这不只是银行操作流程问题,可能还是涉及美国司法实践。”某股份制银行经济学家表示。

在美国,“天降横财”也可能招致麻烦。

按照美国现有法律规定,如果银行发生错误存款,用户须退还。若收款人恶意将钱花掉,还有可能受到法律惩罚,在部分州会面临着刑事起诉。如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对夫妇就因花掉银行转错的12万美元,受到了盗窃重罪指控。

对于银行汇错款的问题,全球通行的规则是收款人需要返还银行。

但是纽约州法律对这项规定设有例外,允许“债务解除”(discharge-for-value)情况存在,即收款人如果在有权享有该笔资金时,并不知道钱是因操作失误汇入的,将有权保留这笔资金。

露华浓出借人表示,他们相信花旗银行汇来的是预付款项,毕竟汇错的钱正是花旗欠他们的钱且“分毫不差”,即便这笔款项要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到期。

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不算不当得利,人家是债主,你是贷款代理机构,自己找露华浓追回便是。”

还有分析指出,这个官司即使输了,也不影响花旗和露华浓债权债务关系。但露华浓的现金流和再融资能力都很成问题,要回钱遥遥无期。花旗揪着债权人打不当得利官司,难度较大。

曾因风控问题领4亿美元罚单

花旗银行此番乌龙,也折射出其风险管控上的缺陷。

2020年10月,美联储和货币监理署曾针对花旗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等问题,对该集团开出4亿美元的罚单,点名批评其未能改善自身风险管理系统,在系统的基础架构上出现缺陷。

美联储和美国货币监理署表示,花旗需要在风险管理、内部控制、合规管理、资本规划、流动性风险上进行全面风险排查,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

花旗方面也曾表示,将加大投入,用于风险管理控制,专门配备首席行政官聚焦相关项目管理事宜。

巨额罚单和法院判决

加重花旗负担

对于2020年业绩本就不理想的花旗银行而言,巨额罚单和法院判决的杀伤力不言而喻。

据其发布的2020年财报数据,2020年扣非净利润录得113.7亿美元,同比下降了41.39%。

2020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花旗的市值较最高位已缩水约15%,落后于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等主要竞争对手。在去年10月,花旗市值一度跌出“千亿美元俱乐部”。

新冠疫情导致银行资产质量下降,全球银行业的风险将逐步暴露,风险控制成为银行业一大挑战。风险控制成为银行业一大挑战。标普2020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银行坏账或将达到1.3万亿美元,到2021年底全球银行坏账预计将高达2.1万亿美元。

1613726315963753.png

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花旗斥重金加强风险识别和内控管理,将对该行眼下的盈利能力造成压力,毕竟2020年花旗的业绩已经受到了疫情的拖累。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