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宏观解读 >>财经·政策 >> 民营银行成为金融创新的先行者
详细内容

民营银行成为金融创新的先行者

时间:2021-01-08     作者:文/大成企业研究院课题组【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1年01期

2014年3月启动民营银行试点以来,已设立19家民营银行。6年多来,民营银行在发展中积极探索特色发展道路,不断调整战略,优化市场定位,加强金融科技创新,创新发展模式,完善治理结构,规模效益快速增长,服务小微能力不断提升,具备了一定的核心竞争力和比较优势。但也有部分民营银行的发展情况并不尽如人意,民营银行发展的政策环境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规模快速扩张,高成长性特征突出

从成立时间看,19家民营银行中,有8家成立于2014-2016年之间、9家成立于2017年、2家分别成立于2019和2020年。年报数据和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2月,除最新成立的江西裕民银行和无锡锡商银行,其他17家民营银行均已实现盈利,民营银行整体经营情况良好。

特别是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凭借腾讯和阿里强大的技术能力和流量、场景优势,实现了高速成长,金融科技水平领先,资产规模快速扩张,盈利水平较高。如微众银行已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前沿金融科技领域,打造了多个国际和行业领先的创新性技术应用。再如网商银行利用互联网的技术、数据和渠道创新,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农村金融服务匮乏等问题。

1610102350880285.jpg

1610102356582017.jpg

1610102362265114.jpg

从资产规模、营业收入,以及净利润等指标来看,民营银行普遍处在快速扩张阶段。(相关数据见表1、表2、表3)

资产规模方面,截至2019年底,17家民营银行总资产达到9076.7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42.4%;各项贷款4532.6亿元,同比增长46.8%。

从近三年主要经营数据平均增长情况来看,处于头部的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的总资产、营收、净利润和贷款余额增长率均进入较为平稳的发展阶段。而2017年成立的几家民营银行则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如增速最快的亿联银行,总资产和营收的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97.72%和289.55%。位居第二的三湘银行总资产、营收、净利润和贷款余额的年均增长率分别达到了164.93%、157.31%、186.00%和170.64%(见表3)

客户数量方面,民营银行服务的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数量也在快速增长。如网商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的数量上已跃居全球第一,截至2020年上半年累计小微客户数量超过2900万;再如微众银行,截至2019年底,有效用户突破2亿人,为23万户普惠型小微企业提供了信贷服务;再如苏宁银行截至2020年上半年,客户数量累计达2850万。


业绩分化明显,微众网商持续领跑

由于成立时间、服务区域和业务模式的不同,17家民营银行的业绩表现也开始出现分化,综合资产规模和营收情况,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2家)。

处于第一梯队的是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截至2019年底,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两家资产规模均超过1000亿元,其中微众银行总资产2912亿元,营收为148.7亿。网商银行总资产1396亿元,营收66.3亿,与微众银行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

第二梯队:资产规模在200亿至1000亿之间(10家)。

有10家民营银行总资产在1000亿到200亿之间,分别为:苏宁银行,总资产639亿,营收10.17亿;三湘银行,总资产515亿,营收12.58亿;富民银行总资产451亿,营收10.45亿;新网银行总资产442亿,营收26.8亿;众邦银行,总资产419亿,营收8.38亿;华瑞银行,总资产396亿,营收9.92亿;亿联银行,总资产313亿,营收9.56亿;金城银行,总资产307亿,营收7.37亿;蓝海银行总资产304亿,营收6.43亿;振兴银行,总资产262亿,营收7.17亿。

同为2017年成立的亿联银行和苏宁银行,尽管起步相对较晚,但资产规模实现了高速增长,2019年资产规模相较2018年分别增长了133%和97%。

第三梯队:资产规模200亿以下(5家)。

有5家银行总资产在200亿以下,其中民商银行成立于2015年,中关村银行、梅州客商银行、华通银行、新安银行这4家银行都成立于2017年。2019年末,新安银行总资产104亿,营收1.56亿,在已公布经营数据的民营银行中体量最小,与排名第一的微众银行差距十分明显。

贷款余额的分布规律和总资产基本一致,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分别以1629.66亿元和476.90亿元居于第一梯队。苏宁银行、三湘银行、富民银行、新网银行、众邦银行、华瑞银行、亿联银行、金城银行、蓝海银行和振兴银行的贷款余额居于第二梯队,规模介于150亿至300亿之间。中关村银行、民商银行、客商银行、华通银行和新安银行的贷款余额居于第三梯队,规模介于30亿元至85亿元之间。


盈利能力较强,营收利润快速增长

目前,民营银行均已实现盈利,净息差保持较高,净利润保持较高增速,整体盈利能力较强。

1.营收和净利润

截至2019年12月,微众银行的营业收入148.70亿、净利润39.50亿,增长率分别为48.26%和59.64%,占已公布净利润的16家民营银行(新安银行未公布净利润)净利润总额82.45亿元的47.9%,远高于其他民营银行。

网商银行依然位列第二,营业收入66.30亿、净利润12.56亿,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72%,净利润增长率高达87.18%。但与微众银行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新网银行以11.33亿元的净利润排在第三,三湘银行排名第四,净利润为3.26亿元,其余13家银行的净利润均在3亿元以下。

从增速看,苏宁银行、三湘银行、富民银行、新网银行、众邦银行、亿联银行、振兴银行的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幅度都比较大。特别是苏宁银行、振兴银行和富民银行,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2032.60%、457.91%和315.38%。

2.资产收益率(ROA)和净资产收益率(ROE)

资产净利率(ROA)和净资产收益率(ROE)方面,总体上民营银行上ROE和ROA都非常低。2019年,除微众银行(ROE为28.15%、ROA为1.55%)和新网银行(ROE为30.31%、ROA为2.82%)两家银行的ROE和ROA指标接近中资股份制银行水平,其余15家民营银行ROE和ROA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这表明民营银行仍然处于发展初期,还要需要一定的时间、技术和客户积累。

3.净息差

总体来看,民营银行的净息差要高于传统银行的水平。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民营银行净息差为3.74%,高于大型商业银行(2.12%)、股份制银行为(2.12%)、城商行(2.09%)、农商行(2.81%)和外资银行为(1.78%)。民营银行的净息差之所以高于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主要在于其生息资产的优势。民营银行面对的客户主要为传统商业银行无法触及的“长尾客户”,且互联网贷款产品大多具有期限灵活,可随借随还,按天计息的特点,尽管贷款年化利率高于一般传统商业银行,但是借款客户的实际融资成本负担相对并不高。


资产质量优良,抗御风险能力较强

从年报数据来看,民营银行不良贷款率低,资产质量普遍较好,资本充足率符合监管要求并保持良好。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各类银行的主要经营指标(表4),与其他类型银行比较,民营银行均处于较好的水平。

1.不良贷款率

从资产质量来看,2019年,苏宁银行、三湘银行等10家银行不良贷款率均在1%以下,最低的是中关村银行和梅州客商银行,不良率为0。不良贷款率最高的是新安银行,为1.66%。此外,微众银行(1.24%)、网商银行(1.3%)等6家银行的不良率均也都超过了1%。

与其他类型的银行相比较,民营银行总体不良率为1.00%,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国内各类型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为:大型商业银行1.38%、股份制银行1.64%、城商行2.32%、农商行3.90%、外资银行0.67%。(见表4)尽管如此,由于民营银行成立时间较短,民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普遍处于较低水平,并不能说明民营银行的资产质量就一定高于其他类型的银行,随着时间不断推移,风险也在不断暴露出来。

2.资本充足率

资本充足率方面,根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2019年第四季度,大型商业银行的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6.31%、股份制银行为13.42%、城商行为12.70%、农商行为13.13%、外资银行为18.40%,民营银行为15.15%,表明民营银行的业务经营比较稳健。

17家公布2019年经营数据的民营银行中,中关村银行、客商银行、华通银行和新安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偏高,均超过30%。说明这几家银行资本金利用不充分,银行规模没有达到与资本金匹配的程度。

image_1610096006.733413.jpg


主要短板和不足

尽管我国民营银行聚焦薄弱领域金融服务,寻求差异化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民营银行起步晚,社会认知度低,缺少适量的物理网点和营销队伍,在获客、资金、渠道、业务资质等方面与传统主流银行相比有先天的不足。少部分民营银行发展情况不能尽如人意,或创新力度不够、存在短板,或市场定位欠准确、特色不明显,或市场资源制约、发展受限,或设立时间太短,还有待观察。

1.业务模式单一,定位、产品趋于同质化

从发展方向来看,“互联网”、“数字化”和“开放银行”已经成为多家民营银行的战略选择,但受监管政策和自身技术实力等多种因素约束,大多数民营银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发展模式、业务形态并无明显差异,优势并不突出。

从客户定位看,“发展普惠金融”的经营理念是大多数民营银行的必然选择。多家民营银行积极将中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作为主要服务对象,但服务的具体行业和群体还有待进一步细分,尚须进一步探讨如何依托金融科技填补目前金融服务的薄弱地带,以科技的力量控制风险。

从业务结构来看,民营银行大多以信贷业务为主,彼此之间的差异化特征不明显,存在业务结构单一、产品高度同质化的问题。各民营银行大多倾向于推广特定款明星贷款产品,资产端也大多依赖此类贷款产品,导致盈利主要依赖于存贷利差。

2.部分民营银行发展迟缓,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

民营银行中,第一梯队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代表了当前民营银行的最高水平,在金融科技的研发和应用上引领我国商业银行的进程,不断刷新未来互联网银行的标准,业绩呈加速度发展态势,不但远超其他民营银行,也接近或超越一些成立多年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有几家民营银行则战略不明确、发展迟缓,业绩垫底,核心竞争力缺失,有的成立以来一直没有有效的开展业务,有被市场淘汰的风险。

3.负债来源比较单一,资金成本较高

负债来源比较单一,资金成本较高,是当前民营银行面临的普遍问题。由于民营银行设立初期信用尚待检验,加上限制远程开户和单一网点要求,吸收存款、尤其是吸收个人存款非常困难,导致民营银行负债端过多依赖股东资金、同业负债以及第三方平台。根据各家民营银行披露的2019年度报告,资产端信贷投放占比总体上在40%左右,投资类资产占比超过信贷资产,其中同业投资依然是主体。民营银行通过第三方平台融资,资金成本高企,甚至可能造成存贷款利率错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

4.成立时间短,开展业务资质受限

由于成立时间短,民营银行业务资质受限,通过发行金融债、开展银行间市场资产证券化业务等方式筹资的门槛较高,在衍生品交易、自营理财等业务资质方面还存在较多的发展限制。

根据2007年《同业拆借管理办法》和2018年8月修订的《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业务操作细则》的规定,民营银行成立两年之内无法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同时,《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发行管理办法》规定,民营银行至少在成立3年内难以通过发行金融债解决资金来源。

另据中国人民银行2016年6月发布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成员名单》,由于不是全国性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正式成员,目前仅有4家民营银行有发行大额存单的资格,分别为微众银行、金城银行、民商银行、华瑞银行。其次,具有发行同业存单资格的仅有7家民营银行,也就意味着还有10家民营银行负债渠道更窄,主要还是通过同业金融机构存放的方式增加负债。

5.人才吸引和保留面临较大压力

互联网银行高度依赖金融科技和技术人才,引进高精尖人才困难也是民营银行发展的制约因素之一,特别是位于中西部省份的部分民营银行,所在地区的区位优势不显著,对计算机、互联网高端科技人才吸引力有限,民营银行除了薪酬之外缺乏其他激励措施,导致专业人才不足,队伍不稳定,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银行创新能力提升和发展。

(责任编辑 庄双博)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