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产业公司 >> 游戏直播走向正轨
热门文章排行
更多
详细内容

游戏直播走向正轨

时间:2020-10-11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徐高阳【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0年第10期

所周知,当人们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之后,精神上的空虚感会陡然提升。当空虚和无聊袭来,精神该何处安放,每个人的做法都不尽相同。从游戏行业长久以来的如火如荼可以看出,有很大一部分人选择从虚拟中得到快乐。

而网络直播行业作为后起之秀,近年来迅速崛起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游戏玩家的流量。早在2005年,YY语音是一款游戏沟通的即时通讯软件。随着游戏玩家自发地在这个语音通讯工具上进行歌唱等内容的表演,促成了YY直播变为了一个UGC的视频直播内容平台,也算是国内直播行业的开山鼻祖。

游戏与直播这两个行业一直以来都被业内看做是天作之合,这也造就了游戏直播市场的日益壮大,游戏直播已经成为创造巨大流量价值的新业态。

日前,在2020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网络游戏行业新业态版权综合治理”分论坛上,国家版权局网络版权产业研究基地发布《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9)》(下称《报告》)指出,到2022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左右。


百亿蛋糕谁来吃

今年8月,腾讯宣布正在组织虎牙与斗鱼的合并事宜,最快年内就可以完成交易。合并后市值将在1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0亿元)左右,拥有超过3亿用户。双方将保留各自的平台和品牌,同时与腾讯旗下的电竞平台企鹅电竞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其实一切早有预兆。在经历了残酷的“千播大战”后,行业已经形成了“两超多强”的局面。根据《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及用户规模分析》显示,虎牙和斗鱼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5.9%和36.5%,其他平台的市场占有率均在10%以下。但由于内容同质化严重,合并只是迟早的问题。2018年虎牙创始人李学凌就表示:“我觉得最后的情况就是腾讯会将斗鱼和虎牙联合在一起。”

作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游戏直播公司,虎牙直播产品覆盖PC、Web、移动三端,拥有包括网游竞技、单机热游、手游休闲、娱乐天地4大品类近300个特色频道,涵盖电竞、娱乐、综艺、体育、户外、美食等热门内容。

2014年,创始人李学凌把公司旗下的YY直播重新做了划分,单独成立了虎牙直播,深耕游戏直播领域。以去年为例,直播超过400场第三方电竞赛事,包括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绝地求生全球总决赛(PGC),总收看次数超过20亿次,同比增长了25%。

去年7月份,斗鱼直播在美国上市。这家弹幕式直播分享网站,前身是ACFUN生放送直播。平台以游戏直播为主,涵盖了娱乐、综艺、体育、户外等多种直播内容,拥有行业内最多的头部主播、最大规模的硬核游戏用户。

数据显示:去年虎牙实现年营收83.75亿元,净利润4.68亿元;斗鱼营收为72.832亿元,净利润3330万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虎牙直播平均月活跃用户数1.51亿,付费用户数610万;斗鱼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为1.581亿。

然而受到短视频争夺用户时长的影响,两大平台新用户的规模呈现同比下降趋势。更何况目前在游戏直播领域,抖音、快手、B站等后浪来势汹汹。截至今年5月底,快手游戏直播的月活用户已超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用户突破3亿。此外还拿下了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直播权,PE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俱乐部选手更是全员入驻。B站也不甘落后,拿下英雄联盟赛事中国地区3年独家直播版权。

进入存量时代,虎牙和斗鱼不仅要解决在其他平台的侵扰下留住用户的问题,还要考虑游戏直播市场变局之中,如何保住自己的头部地位。内忧外患下,合并也不足为奇。如今,游戏直播行业的格局已经逐渐明朗,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出现单独的游戏直播平台。蛋糕已经切好,怎么吃?各大平台请自便。


版权问题逐渐规范

网络游戏直播行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在此过程中,版权争议可谓“如影随形”。现阶段,游戏直播案件纠纷日渐增多,网络游戏行业面临版权规范问题。

“由于游戏类型的产品多样性以及直播类型的行为多样性,哪些游戏直播画面属于法律所保护的作品范畴,游戏直播中游戏主播进行演绎创作之后的权利属性如何界定等,此类问题都是目前网络游戏直播版权保护过程中面临的难点问题。”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唐贾军介绍。

“短视频的时间都比较短,十几秒甚至几秒,把一个游戏精彩的片断截取介绍一下,这种属于合理使用还是侵权?”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教授焦和平说。

游戏连续动态画面的著作权法定性问题,对于网络游戏的整体版权保护有着重大意义。目前的司法判例已基本认同游戏连续动态画面的独立作品属性,这一思路同样得到多数学者和业界实践的认同。

2017年4月,《奇迹MU》一案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次将网络游戏整体画面认定为构成类电影作品。其后,各地法院相继做出了将网络游戏产生的连续动态画面认定为类电影作品的司法判决,如网易诉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案、《守望先锋》诉《英雄枪战》案、《王者荣耀》短视频侵权案等,以具体判例架构对游戏版权的保护导向。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助理、庭办负责人陈中山指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明确显示,运行网络游戏某一时段所形成的连续动态画面,符合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构成要件的,应予保护。

陈中山指出,该指引加大了对包括衍生行业经营者以及游戏用户在内的依法权益保护,通过更加明确的审判指引来规范游戏市场的竞争秩序,保障游戏产业的创新发展。


内部利益分配争议

网络游戏直播需要得到游戏研发商的许可,已经成为版权规范化环境下的行业共识,但如何平衡游戏研发商与直播平台、游戏主播之间的利益分配,还存在争议。

斗鱼、虎牙对于头部主播的挖角成本几乎都是千万元级别,为了维护平台主播资源,平台间口水战、平台与主播之间对簿公堂常常发生,动辄上亿元的天价赔偿金更是令外界瞠目结舌。

“以往头部主播在合约到期续约的时候,都会提出高额的续约费,他们在转会费、签字费、分成比例和平台流量扶持层面,都有很大的话语权。”一位游戏圈人士告诉记者,他认为斗鱼和虎牙合并之后,平台之间不会再恶意挖角主播,主播跳槽的选择性也在变小,平台的话语权会加大。

而且受限于高额违约金、法院强制停播处理,以及腾讯出台的“禁止违约跳槽”公告和平台对头部主播的日渐理性,主播之争已经很难成为游戏直播竞争的决胜武器。

“游戏画面是直播画面的材料,主播用这个做出更加丰富的菜。所以直播的游戏画面都应该得到许可,在许可的基础上,比如有5个直播平台都在用网易的游戏画面,但是请了不同的主播,播出的效果不一样,可能吸引的流量就不一样。既要尊重源头游戏画面,同时也要尊重主播的贡献,我认为这两个是不矛盾的。”焦和平说。

陈中山指出,一方面,虽然游戏直播对游戏有巨大的促进作用,火爆的主播、稳定运营的平台对直播获利也有一定的贡献,但是贡献不能取代许可。

另一方面,游戏主播、直播平台对游戏产业发展的贡献也不容忽视,直接将游戏直播全部获利归游戏著作权人独自享有也不公平,应综合考虑游戏因素以外的价值贡献,在出现司法纠纷时不宜直接按照游戏直播的全部获利来确定赔偿数额。

唐贾军介绍,在版权内容合作方面,目前有游戏厂商与游戏直播平台达成全线游戏内容授权,但是由于市场垄断与竞争加剧,各大游戏研发商对于其在游戏直播版权方面仍有非常大的限制。

其实不仅是网络游戏直播,短视频、长视频,它们都是我国当前发展最为迅速的文化娱乐产业之一,且未来发展前景广阔。综上所述,网络游戏运行产生的连续动态画面属于著作权作品,游戏直播、游戏短视频、游戏长视频均无法离开网络游戏连续动态画面而独立存在。想要令直播行业彻底摆脱乱象,除了法律法规的完善,更重要在于企业自我认识的提升,以及行业协会适时进行监督、协调、制定标准等。

(责任编辑 庄双博)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