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界人物 >> 李金刚巧承父业
详细内容

李金刚巧承父业

时间:2020-09-07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0年09期

“新财富500富人榜” 2020年数据显示,中国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约为80.6%,虽然现在50岁的企业家并不用太担心身体健康问题,但企业的发展需要更富有活力和更适应社会高速发展的年轻领导者参与其中。企业接班已经成为我国大多数民营企业发展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我国民营企业中约有90%为家族企业,其经济总量在GDP中的比重已经超过60%,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将有300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的问题。而根据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数据显示,82%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非主动接班”,大部分家族企业二代更倾向于独自创业。

在国内职业经理人制度尚未得到民营企业家高度认可的现状下,就出现了一方面是企业亟待培养家族接班人,而另一方面大多企业家二代不愿主动接班的尴尬境地。

当然,也有很多成功的民营企业接班案例——新希望刘永好之女刘畅、万达集团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娃哈哈宗庆后之女宗馥莉⋯⋯但是这些案例对于大多数的正在发展中民营企业传承的借鉴意义十分有限。正处于高速发展中的民营企业如何实现顺利交接?带着这个问题,《中国民商》专访了杭州福达物资石化有限公司创始人李传福之子——杭州福达物资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金刚。


生于普通家庭

生于1989年的李金刚有着远超同龄人的稳重与从容,交流中也少见某些企业家二代因过分自信而显露出来的骄纵和自傲。这或许和他的成长经历有一定关系,李金刚出生时其父母尚未创业,可以说他的童年和普通人并无二致。

彼时李金刚的父母都在当地麻纺厂工作,勤俭持家是那个时代的普遍状态,不同的可能是父母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对他的教育颇为上心。从家庭教育到学校的教育,其父母自始至终认为知识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儿时受到的家庭教育一直影响着我,尤其是父母积极向上的乐观态度,虽然那些年家里物质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从未见过父母为了某些琐事而绞尽脑汁或者黯然伤神。”李金刚笑着说:“父亲从来没有因为某些困难而愁眉不展,有困难想办法解决就是了,发愁并不能给事情的发展带来变化。”

在后来的交流中我们发现,或许正是这种普通家庭的成长环境和积极乐观的处世态度,让李金刚看待事物时会更加透彻。没有富家子弟的锦衣玉食让他深刻感受到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没有贵族学校的教育让他更清楚如何和更广泛的人群打交道。在企业家二代成长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两种情况:吃穿住行凡事都给最好的,会养成一种富家子弟的骄纵气质;严厉要求限制个性,又会使得成长过于规矩,凡事都听从安排,没有个人主见。李金刚最初的家庭环境和家庭教育使得他可以健康发展,避开了企业家二代成长中的这两个误区。


长在商业环境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市场化浪潮各地传统工艺麻纺厂或倒闭或重组,李金刚父母所在的麻纺厂也未能幸免于难。和其他职工不同的是,李金刚的父母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根据对社会发展和市场供需做出预判,开始创业做起了石油产品贸易生意。

忙于事业的父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企业发展上,对于李金刚的陪伴明显少了,但是对于他的知识教育却丝毫没有放松。“在商人朋友把钱用在给孩子吃穿住行上时,我的父母更多的是花钱在我的教育上,也正因为我没有时间出去跟别的小伙伴玩耍,我的时间除了学习就是观察父母如何经商。”李金刚从那时起对商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当父母在和别人交流商业经营情况时,李金刚总在旁边饶有兴趣地观察和倾听。

“在那段时间我学到了经商最重要的就是诚信,我亲眼看到了太多企业因为诚信问题最终落得家破人亡。坑蒙拐骗或许可以得到一时的利益,但没有一家靠这些发家的企业最终能真正做强做大。”李金刚直言道:“当初也有不止一家企业家来到我父亲面前谈一些踩线的合作,无一不被我父亲婉言谢绝。相信如果我父亲当时哪怕有一点松懈,福达石化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虽然父亲表面一副和气生财、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只要涉及法律和诚信,他不会有一丝马虎。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行为准则。”


精修  商业理论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李金刚的父亲也开始刻意培养他的商业头脑,“有时候父亲会特意提出一些商业经营方面的问题,让我谈谈我的想法,同时也会给我讲一些他在经商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他是如何一步步解决的。现在回想起来,父亲那时应该是在刻意引起我对商业的兴趣,其实我根本不用引导,本来对父亲的这些商业经历就很感兴趣。”李金刚笑道。

随着福达石化的快速发展,业务也从省内辐射到全国。李金刚的父亲明确地感到业务必将发展到国际市场,希望李金刚选择国际贸易专业深造,而这也正合李金刚的想法。“4年的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高等教育给我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这是一个反复印证的过程,大学的4年理论学习是对我之前在父亲那里学到的实战经验的印证和理论提升,而毕业后的商业经营又是对我大学4年理论学习的实践过程。”李金刚指出,只有实战经验没有理论基础很难把企业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就会沦为纸上谈兵,现实商业活动中的各种因素都在不断变化,只懂理论不结合实践就会陷入教条主义。

4年的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深造在李金刚后来的工作中起到了理论指导作用,2019年在他的努力下,成功促成了福达石化和韩国ZEO公司的合作,把通过美国FDA认证的优质产品引入国内,此产品在白油基础油等同类产品中远远优于国内其他产品。他还主导旗下杭州金茂酒类有限公司与法国酒庄签订协议,把法国葡萄酒原瓶原装进口到国内,为公司带来优异的效益。

李金刚表示,“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包括现在我也一直在学习关于投资方面的知识,一方面固然是旗下杭州银吉投资有限合伙公司方面工作需要,另一方面我也在学习中感受到个人的充实,学得越多就感觉自己懂得越少,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欣然承父业

当问及毕业后是否考虑过自己创业时,李金刚表示确有过这方面的想法,曾经也考虑过高科技电子产品、跨境电子商务、投资管理方面的创业想法。但是当时家族企业正是用人之际,李金刚的父亲也希望他能回到公司协助管理经营,李金刚没有坚持创业的想法而是听从了父亲的建议。

“当时并没有太多坚持,并不是我不想,而是考虑父亲年纪越来越大了,其实之前小时候也看到父亲操劳的背影我就曾下定决心,等有能力时一定要尽力不让父亲那么辛苦,父亲虽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有多累,但我明白他的不易,只不过我们都是乐天派,不轻易表现出来而已,知父莫若子嘛。”李金刚回到家族企业协助父亲,是出于一份孝心,也是出于一份责任担当。

回到公司后,父亲对李金刚非常严苛,即便刚毕业的李金刚付出了全部的精力,还总是被父亲指出各方面的问题。“父亲对所有的员工都很和善,唯独对我这名员工,声色俱厉。但是我很理解,父亲是拿我当一名企业接班人、领导者来培养,希望我能尽快成为和他一样的人,他是拿我当成自己来锻炼。我从没感觉这有什么不对,亲老子教育亲儿子么,况且我也确实还有所不足。”李金刚欣然说道,工作之初,由于缺乏经验,没有对市场行情进行恰当的研判,在一次与上游供应商合作签订合同时,贸然签下了一大单,但后来市场行情不佳,价格下跌,库存量积压,给公司带来一定损失。“用我们当地话来说,我和父亲都有一种‘蚂蝗精神’,认定的事情定要坚持到最后。我自己造成的损失,我必须追回来。”李金刚那段时间时刻盯紧下游市场客户,一方面在可控范围内降低库存量,一方面综合多方信息预判市场走向,在市场价格回调时当机立断清出库存,最终不但把之前的损失挽回,还略有盈余。


守业初露锋芒

吃一堑长一智,随着对企业经营的逐渐深入,结合所学理论知识李金刚对于企业管理逐渐开始得心应手,杭州福达物资石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杭州福达物资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杭州福达精细油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杭州金茂酒类有限公司总经理,几年来李金刚在家族企业的几个位置上都做出了显著成绩。

杭州福达物资石化有限公司主营成品油、加油站服务。在李金刚的努力下,促成与中国石化的合作,以新的方式加盟中国石化,加油站的业务量突飞猛进,比之前销量提升30%。2018年公司年产值突破10亿元,利税超千万元。

杭州福达精细油品有限公司生产凡士林精细石油产品,属于传统生产行业,对原料、生产过程、产品检验要求非常高,李金刚对企业每一个环节都亲自深入第一线,学习分析公司的优缺点,找到产品销售突破口。目前,白油基础油行业向着中高端发展。以往为了产品竞争力通过廉价低质甚至环保要求不高的产品逐渐淘汰,新型的绿色环保、科技含量更高的产品将更贴近消费者。2019年,新引进韩国ZEO公司产品,此产品通过美国FDA认证,在白油基础油等同类产品中远远优质于国内其他产品。通过产品差异化,更具市场竞争力、增加产品附加值,从而为福达更长远发展夯实基础。

杭州金茂酒类有限公司与以上两家公司的管理模式完全不同,酒是消费类产品,市场上品种繁多,对酒的销售难度大于石油产品。白酒方面,金茂酒类有限公司是贵州茅台镇国台酒业集团浙江总代理,李金刚亲自走访大企业、集团公司,走出一条企业团购、定制国台酒的销路,在他的成功经验下,酒业公司的白酒销量逐年提升。红酒方面,李金刚促成公司与法国酒庄签订协议,原瓶原装进口,也创下不错的销售业绩。酒业公司完成年销售白酒10000箱、红酒30000箱,以成本价服务消费者。


创业再显峥嵘

家族企业旗下的多业态经营经验为李金刚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在经过父亲的认可下,李金刚成为初创公司杭州银吉投资有限合伙公司总经理。

银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股权投资类的金融企业,主营业务有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和PE(Private Equity,私募基金),目前投资规模已达10亿元。主要参与投资了4个团队、2个早期天使投资、2个Pre-IPO团队,早期投资主要集中在教育、互联网行业;IPO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智能制造、高端装备、医疗等行业。

其中已经成功上市4家装备制造企业:华铭智能(300462)主营包括轨道交通自动售检票设备生产,轨道交通自动智能售检票设备零部件及相关配套设备销售等;华瑞股份(300626)致力于电机换向器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现已成为全球颇具规模与实力的换向器企业,拥有宁波华瑞、宁波胜克、江苏胜克三大生产基地,获授权专利58项;春风动力(603129)前身为摩配厂,一家专业高端动力运动装备研发、制造和销售于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覆盖车架、涂装、机加工、发动机、整车设计制造全流程和综合物流平台;瑞联新材(688550),主营OLED材料、单体液晶、创新药中间体,产品的终端应用领域包括OLED显示和医药制剂。

谈起这次创业,李金刚话语明显有些许的兴奋:“由于杭州地处长三角核心区,工业发达,储备了一大批优质的工业企业,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一些早期偏传统的制造企业开始转型到高端装备、智能制造企业的行列,一些企业需要通过上市谋求更大更长远的发展;另一方面,由于阿里巴巴的壮大带动了杭州的互联网产业,众多互联网相关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也不乏出现了一些独角兽企业,这两个契机萌生了创办一家股权类投资企业的想法。”

“当然,创业中也会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李金刚表示:“困难主要来源于项目的选择和把握,简单来说好项目都是被机构所青睐的,尤其是一些明星项目,初期我们也会和其他同行一起抢同一个明星项目,付出了较大的精力和成本,最终会发现一些所谓的好项目也是包装出来博取眼球,并没有那么光鲜亮丽,所以我们慢慢转变思路,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挖掘和培育一些相对小而美的企业。就挑战来说,比如这次全球疫情的环境下,很多早期项目受到了影响,一些生活服务类的企业经受不住疫情的考验,陆续出现问题,我们一方面积极辅导企业渡过难关,一方面也给我们的投资者做好解释和拿出处理方案,很幸运的是我们所投的项目中没有出现特别大问题从而导致投资人利益受损的情况,后期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国际环境和其他国家对华的政策,我们也在密切关注。”

李金刚认为,创业和守业最大的区别就是创业没有太多的束缚,同时也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对创业者的要求更高;守业相对来说比较墨守成规,在比较成熟完善的体系下去执行和维系,或少了一份创业的激情和创新的精神。

但是,守业和创业并不冲突,守业可以为创业积累更多实践经验和眼界,创业是守业的拓展和延伸。

继承家业并发扬光大是一种家族责任,开创新业继往开来是一种个人使命,很多企业家二代接班人为了家族责任而放弃了自己的个人使命,也有一些企业家二代为了个人使命而辜负了家族的责任,家族企业接班人如何平衡责任和使命?李金刚举重若轻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福达石化的企业传承或会成为中国民营家族企业传承发展史上的一个典型,成为值得家族企业传承借鉴和学习的优秀案例。

(责任编辑 李秀江)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