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宏观解读 >>新锐观察 >> 疫情后时代商业伦理的重构
详细内容

疫情后时代商业伦理的重构

时间:2020-09-07     作者:文/戴荣里【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0年09期

场疫情,给全世界带来了灾难,也给全人类带来了崭新的思考。珍惜生命、善待自然,重新认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扩展到企业和社会,价值伦理和商业伦理有了更明确的含义。特别是疫情严重时期,人们对市场的态度顷刻获得检验,好人与坏人,盈利与坑人,企业的善和恶,以次充好和社会责任,诚信建设和市场惩罚,企业转型和产业链塑造⋯⋯等一系列问题,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变化。有的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和企业家,成为在疫情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而有的品牌企业,却因为弄虚作假赚黑心钱而让多年树立的品牌毁于一旦。疫情考验着企业的抗击打能力,也在检验着企业的伦理定位。这是疫情带给企业的考卷,也向众多企业家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考验。

疫情后时代,企业向何处去?如何让企业走向光明大道,如何构建新的市场秩序?如何在市场竞争中确定企业的伦理走向?政府应该构建怎样一种商业伦理环境?这是众多企业家和政府管理者思考的重要问题,也是民众关心的终极问题。疫情促进了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其作为一种特殊的触发器,给企业带来了更多的围绕保护生命这个主题展开的一系列技术思考,围绕生命之树常青和人们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传统的科学技术和互联网结合,滋生出很多新业态;围绕疫情防护而延展的企业产品越来越多;互联网金融也成为人们关注的时尚话题;各个国家之间的贸易壁垒在逐渐加强,各国在强调本国当自强的同时,也给自己的民族工业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如粮食加工业正重新形成一种针对粮食安全而展开的布局。商业伦理的重构逼迫着企业在选择新的生产定位,而企业的伦理定位又在影响着市场。在这种重构中,世界在建立国与国之间新的经济秩序,全世界的经济与运行规则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各国经济政策的变化必然影响企业生产取向的选择。

疫情后时代的中国,尽管不会终止改革开放的脚步,但受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影响,改革开放的思路会发生新的改变。中美关系的发展也因疫情发生着变化,中国当下实施的“双循环”经济战略也成为市场的指挥棒。众多中国企业在新基建工程的导引下,重新选择自己的企业导向,一大批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受到疫情的冲击黯然退场,而另一些适应市场需要的民营企业则逐渐显山露水,在汹涌的时代大潮的冲击下,大浪淘沙之中,众多企业在接受着市场的洗礼。

对企业家而言,如何把握方向并保持敏锐的市场眼光,塑造更加坚强的个人品格和企业品牌,成为企业家思考的适应市场的素质选择。锐变的是市场,企业在适应中要做及时的产品调整和心态调整。对千变万化的企业而言,瞬息万变的市场需要企业的坚强,更需要企业家的定力。不变的是消费者对产品高质量的期盼,是对市场良性秩序的期待,是对企业家良善之心的期许。

疫情后时代,企业家如何把握企业的经营方向,对众多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家而言,对市场的把关定向,应该始终围绕消费者的期盼、期待、期许而展开。商业伦理应该在向善的环境中构建自己适应内外部环境的新秩序。具体来说,诚信依然是企业经营的基础。通过疫情之考,那些以次充好、弄虚作假、自作聪明、投机倒把的企业虽然逞强于一时,但却最终被时代所淘汰。而那些貌似笨拙、诚信经营、善待消费者并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却成为受到消费者信赖的企业。一场疫情,之所以出现消费市场“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新企业,就在于这些企业恪守“疫情再紧急,诚信的品质不能丢”的原则,通过提高效率,改进对用户良善的态度。疫情期间的隔离政策,让那些生产短平快防护产品的企业瞬间催生,也让那些扮演“聪明”角色的企业瞬间灭亡。正如大家所感受到的一样,疫情后的中国城乡之间涌起了快递购物热,新兴行业如无人驾驶、智能机器人服务、无人机摄影、送货等,因为疫情的发生而注入了许多与时俱进的新内容。因疫情而催生的新业态的产生,预示着企业创新的变化,但其背后都隐藏着消费者对企业产品和服务高质量、向善的心态。万变不离其宗,真正能经受住疫情考验的企业是那些适应市场潮流、坚守顾客至上的企业,任何企图通过耍小聪明和阴谋诡计而求好于市场的企业,无异于痴人说梦。市场永远不会亏待那些善待消费者的企业。如果说任正非抱着“做好豆腐给娘吃”的情怀赢得了用户信赖的话,疫情后的中国市场正需要企业与消费者的密贴度。这正应了民间“憨人不吃亏”的俗语。

商业伦理从来不是悬挂在空中供人观赏的道德概念,而是运行在市场之中调节市场秩序的无形规则。商业伦理的发展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昨天流行的东西,今天可能被大家所抛弃;今天企业所坚守的东西,可能正是以前企业所缺少的。疫情重构了全世界人类的认知,人与自然、科学与社会、市场与企业,个人与企业⋯⋯重新构建起新型关系。如果再因循旧的经验和理论,就难以行得通。伦理要求在向善的轨道上发生随时代而变的新变化,企业只有懂得随机应变才能达到与自然和谐相处,与社会有效沟通,与消费者心灵共鸣。武松打虎在那样一个时代,意味着为民除害,意味着保护了一方百姓的平安,武松的壮举自然会得到众多民众的赞扬,得到官方的认可和拥戴。时至今天,假如武松再去打虎,就会违反环保条例和野生动物保护法。武松就会成为千夫所指的罪犯,就会被民众所唾弃。为什么同样一种行为,却带来民众截然相反的反映?皆因时代环境和人们对自然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如因循旧例,无疑会贻笑大方。

商业伦理其实也在无形中发生着这样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变化,随着新技术的产生,明显落后于时代的经营思想和系列产品,必将被世界所淘汰。如不与互联网结合的产品正逐渐被市场所淘汰。技术革新是促进商业伦理重构的要素之一。微信之所以获得大众的青睐,就在于它面向使用者而开发出崭新、便利的服务新模式。数字货币当下可能还不被人接受,正如当时的士司机拒绝微信支付一样。但未来数字货币的畅通无阻势必成为潮流。新的技术服务催生之下,商业伦理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与技术创新同时更新的,还有人们对自然的重新认知,对生命的倍加珍惜,对市场的重新适应⋯⋯这都催生消费者的审美取向和购物方向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在生活困难时代,人们对野菜避之不及,而在生活充裕时代则成为桌上受食客欢迎的佳肴;过去千万人想脱离农村奔向城市,而今却有更多的人选择到农村养老,躲避开城市的拥挤和嘈杂。疫情后的中国,消费者的审美和生命意识重新构建,企业要重视这种变化,重新构建适应消费者需求的商业伦理环境。商业伦理从来都是时代的产物,有什么样的商业交往价值观和审美需求,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商业伦理。疫情之后的商业伦理必然发生新的变化,这就要求企业重新确定自己的伦理定位。商业伦理作为市场社会自然的道德调节机制,从来都是伴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而企业在适应商业伦理的变化过程中,也在做着自己的定位选择。企业的选择也在反作用着商业伦理的变化,让商业伦理呈现新的表现形式。商业伦理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就存在于日常交易和生活之中,又不时被各类企业所重构。

在疫情过后,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商业伦理的这种变化,而调整自己的伦理定位?这就要求企业家遵循伦理原则,遵循消费者期待美好产品的要求,本着向善的心态对社会报以微笑、阳光的姿态,自觉融入消费者的需要,自觉响应市场商业伦理的要求,重建自己的产品伦理、经营伦理、品牌伦理⋯⋯产品的时代化无疑是新型伦理的定位,和互联网、大数据、云平台、人工智能结合,产生更多适应消费者需要的产品;与区块链、物联网结合提供更加到位的服务,已成为许多企业不二的选择。时代向各个企业的产品质量提出了更加综合、智能、便捷的产品服务要求,针对消费者这种越来越“苛刻”的新要求,企业就要构建新的产品伦理,在研发中不断推出适应消费者的创新产品和服务模式。中国政府提出供给侧改革的新构想,这一结构性改革要求企业重新形成自己高质量的产品定位。

商业伦理的定位从来就是围绕着消费者而产生的。过去,农村的养老之地被冷落,而如今空气清新、配套时尚的农村养老公寓则受到更多老人的推崇。企业定位要自觉适应这种变化,大胆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觉淘汰落后产能,以壮士断腕的豪情去除企业内的那些落后产业。企业应构建面对消费者坦诚相待的诚信体系,在经营中尊重消费者,在品牌销售中始终坚守诚实性原则不动摇,引导消费者构建珍惜自然、尊重生命、阳光生活的价值观,在日常的销售行为、品牌建设和售后服务中,构建企业新的系统、向上的伦理价值体系。

疫情过后的企业家面临更加复杂的市场体系,这就要求企业家要拥有更加顽强的综合素质。对生命意识的重新觉醒让社会对企业家提出了全新的要求。企业家在今天,从来没有像历史上的企业家一样,在享受最先进技术的同时却也面临着更加复杂的考验。在共生共享时代,企业的伦理定位与企业家的关系既密切联系,又保持一定的疏离感。企业家没有了信息闭塞时代一言九鼎的霸王感,却受到自然、社会生态环境等各方面的制约。从某种意义上说,企业家的一次发言和企业员工的一次朋友圈曝光是等效的。互联网带来了最大形式意义上的公众民主,也为企业家提出了更加严谨的工作要求。企业家的决策因为全息时代的到来,会透过多种细节和聪明的网民得以快速破译。因此,企业家抱有什么样的心态,注定会影响企业的伦理走向。

企业家的冒险精神在疫情之后受到了与传统时光不同的重新定制。这一方面与企业家所面临的舆情环境的变化有关,企业家昔日的冒险行为可能在信息传递的缓慢中获得实现,而在疫情后的全媒体时代,就餐闲聊时的一句话,公共场合的一次情感表露,不经意的肢体语言⋯⋯都可以暴露自己的心机,让冒险变成跳崖式失败之举;另一方面,疫情形成的消费者价值选择会改变市场的需求变化,企业家如果因循旧经验,就会让时机变危机,错失发展良机;再者,国际市场引发着国内市场的政策转变,也在重构着国内市场体系,如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医用消费品市场⋯⋯消费者对各类商品态度发生着改变,就其内在元素和外在表现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企业家必须尽快熟悉政策、适应环境,迎头接受这种挑战。商业伦理在疫情后的重新构建,影响着企业家重新作出抉择,企业家要培养自己的综合判断能力。稍纵即逝的机会需要企业家及时做出正确的判断,确定企业的伦理定位。

敏锐的目光,敏捷的身手,敏感的表现,应该是疫情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基本素质,坚持更加谨慎、科学的冒险精神,塑就承担各种压力的坚毅品格,正是当下企业家所应着力思考的。

(责任编辑 徐高阳)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