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界人物 >> 同为95后,为何结局大不同?
详细内容

同为95后,为何结局大不同?

时间:2020-07-18     作者:庄双博【原创】

最近一则新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宁波宁海警方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涉案金额高达7000余万元,而团伙头目重庆郭某仅是一个正值青年的95后。这则信息让人想到去年另一名95后青年浙江严某通过个人努力做电商达到年销售额7000万的事迹。同样的年龄,同样做“电商”,一个步步为营,一个锒铛入狱,不得不让人感叹。

 

努力是“成功”的前提

这两位95后青年是一个当下电商经营的两种极端情况的缩影——拥有自有工厂相对成熟的电商店主和以仿制品伪劣品等低价商品为主的电商店主。

通过这两位95后青年的事迹,可以看到两位都是在为自己的未来努力打拼的上进青年。重庆郭某从2017年开始在网上卖yeezy鞋起家,当时只做网络上的生意。2018年左右他注册了微店,以名牌商品的代工厂出品的名义,通过在网上发帖、注册大量微信号转发的形式,宣传他们的产品是代工厂1:1仿制,外观基本上跟正品保持一致,连产品质量也与正品不相上下,价格却比正品便宜很多。

郭某说:“市面上的潮流名牌,一旦有新产品推出,并且热度较高的话,我们很快就能仿制出来。然后我会安排客服在微信和网络上进行宣传,发布上新品的时间,让买家到时候来微店下单购买。最多的一次,半个小时就卖出了数千双鞋子。我的微店里,售卖的假冒品牌有几十个,耐克、阿迪达斯、迪奥、LV、GUCCI……我这都有。”

郭某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父亲、母亲和一些亲属纷纷加入到他的生意之中,有的作为主管,安排进货、出货、宣传等事项,有的负责仓储,负责理货、出货、安排模特拍产品的特写照片,有的当起客服,负责产品的宣传推广。

通过这些细节不难发现,郭某之所以可以如此“成功”和他的努力分不开,随时关注潮流名牌新品、积极研发仿制、大力推广宣传、严格把关质量……较好的产品质量和低廉的价格满足一些喜欢大牌新品而又囊中羞涩的消费者。

而浙江严某更是凭借个人努力而获得成功的典型,高中毕业入职一家母婴产品网店,从仓库打包到客服、美工、再到运营,4年的努力学习和工作积累,让他了解了母婴类电商运营的全流程。而后辞职创业,从一个人去市场上找货源、去跑工厂找代工,陆陆续续找到十几款产品,先后在数个电商平台开设店铺。每天早上8点睁眼就开始忙碌工作,忙到晚上12点钟才回家休息。到后来随着销售额逐渐扩大,开始组建团队、开办工厂,经过3年多的努力打拼,最终成为母婴产品电商行业中较为成功的一家。

 

“捷径”往往都是“坑”

虽然郭某和严某都是努力奋斗的创业青年,但是造成截然不同结局的是当初的一个选择——步步为营还是坐享其“成”?售假者郭某2017年开始做电商生意,后来因为电商平台对于假冒伪劣产品的打击,转为微店继续经营,仅仅两年多便销售7000余万元。而反观严某,从最初的涉足电商领域,到销售额到7000万,用了7年多的时间。

对比两者不难发现,郭某更多侥幸心理和冒险精神,同时法律意识较弱,在调查中发现,其店铺并没有对外宣称自家产品是正品,而是公然表示自己所售产品为仿品。其实这种情况在五六年前的电商平台较为常见,几乎所有大牌商品都有所谓的高仿品在公然销售,当时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平台监管相对松懈,另一方面是人们的知识产权意识较为薄弱。随着国家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以及相关法规的相继出台,国内民众逐渐对产权保护的重要性有了一定的了解。2017年4月24日,最高法首次发布《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纲要》。2018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若干问题的意见》等重要文件。仿制品在正规电商平台几乎绝迹了,但是有需求就有供给,仿制品开始转到监管相对较低的新兴移动互联网电商平台中。

假冒仿制仍然比较严重,比如制作假冒名牌鞋的莆田几乎人尽皆知,甚至现在百度搜索“仿制名牌鞋”跳出的第一个链接就是一则售假广告。

1595036590700765.png

创业者固然需要冒险精神,但在创业过程中创业者更需要的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急功近利、善走“捷径”者终究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坑”。

7573aba476900d3c4080ee0b86459529.png

扫码阅读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