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壹财信 >>IPO观察 >> 皖仪科技信披真实性存疑:供销数据打架 大客户忽隐忽现
详细内容

皖仪科技信披真实性存疑:供销数据打架 大客户忽隐忽现

时间:2020-06-15     作者:《壹财信》赵书涵

6月3日,证监会发布公告同意了安徽皖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皖仪科技”)在上交所科创板注册的申请。根据发行安排,皖仪科技将于6月19日(本周五)进行网上网下申购。

此次IPO,皖仪科技拟发行新股不超过3,334万股,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选择了第一套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壹财信》研究发现,皖仪科技报告期内销售费用高企,偿债能力或承压,部分供应商与客户披露的供销数据和招股书不一致且前后版招股书表述不一,大客户忽隐忽现。

 

销售费用高企,偿债能力或承压

皖仪科技于2003年6月在安徽成立,是一家从事环保在线监测仪器、检漏仪器、实验室分析仪器、电子测量仪器等分析检测仪器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提供相关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产品覆盖环保、化工、电力、汽车制造、新能源锂电池、制冷、生物医药、科研等领域。

2016年至2019年,皖仪科技营收规模分别为19,476.49万元、28,375.48万元、32,646.73万元、40,903.40万元,2017年至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5.69%、15.05%、25.29%。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164.15万元、4,974.66万元、5,363.27万元、6,792.39万元,2017年至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57.22%、7.81%、26.65%,皖仪科技2018年增速出现回落。 

业绩持续增长的同时,皖仪科技的销售费用也持续增长,但值得关注的是其销售费用率远高于同行。

2016年至2019年,皖仪科技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659.11万元、6,335.43万元、7,528.64万元和9,182.48万元,同期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3.92%、22.33%、23.06%和22.45%,均高于同行业聚光科技、雪迪龙、先河环保、天瑞仪器、力合科技等上市公司的各期水平。

1592208690113263.png

(截图来自招股书) 

皖仪科技不仅销售费用高企,而且资产负债率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偿债能力或承压。

据招股书,2016年至2019年,皖仪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8.62%、42.81%、42.25%、35.98%,呈现下滑趋势,但各期依然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1592208721450844.png

(截图来自招股书)

 

供销数据打架,大客户忽隐忽现

除此之外,《壹财信》在研究中还发现,皖仪科技招股书中披露的供销数据与部分供应商、客户的年报数据有分歧。

据招股书,浙江大铭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铭新材”)出现在皖仪科技2016年和2017年的前五名供应商列表中。2016年,大铭新材是皖仪科技的第四大供应商,为其供应电伴热采样管,采购金额为407.67万元。但是大铭新材2016年年度报告中却披露,大铭新材向皖仪科技销售产品412.43万元。两份文件的数据相差4.76万元。

在应付账款和应收账款方面,这两家公司的官宣文件也说法不一。据招股书,2016年皖仪科技应付大铭新材材料款281.19 万元,账龄为一年。然而,大铭新材2016年年度报告披露,大铭新材应收皖仪科技308.39万元,账龄也是1年,两者相差27.20万元。

无独有偶,2017年,皖仪科技招股书披露的供销数据与赊销数据也和大铭新材年报中的数据有出入。据招股书,大铭新材是皖仪科技2017年的第五大供应商,销售给皖仪科技电伴热采样管608.28万元。但是大铭新材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大铭新材对皖仪科技的销售金额是608.95万元,两者相差0.67万元。

同期,大铭新材在皖仪科技的前五大应付账款名单中,位居第四名。招股书披露,皖仪科技应付大铭新材214.89万元。但是在大铭新材2017年年度报告中,大铭新材应收皖仪科技258.62万元,两份文件数据相差43.73万元。 

而在皖仪科技的销售客户中,《壹财信》发现皖仪科技递交的申报稿(2019年12月25日)中“漏掉”了一位大客户。据招股书,2018年1月,皖仪科技和深圳市联赢激光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赢激光”)签订了设备采购合同,合同金额是960.00万元。截至招股意向书签署日(2020年6月10日),该合同依然在履行中。

根据皖仪科技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12月25日),2016至2019年1-6月,在皖仪科技的前五名销售客户名单中,均未出现联赢激光的名字。但是《壹财信》在联赢激光申请科创板的招股书中发现,皖仪科技仅2018年是其第二大境内供应商,当期采购金额是894.09万元。此交易金额大于皖仪科技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河北森派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额,但是联赢激光却神秘消失在皖仪科技申报稿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1592208754822180.png

(截图来自皖仪科技招股书申报稿)

经过上市委第一轮问询,皖仪科技的招股书上会稿变更客户披露方式,将客户分成终端客户、项目总包商和贸易商三类,分别统计其各期前五名。

根据上市招股意向书,2018年联赢激光又成为了皖仪科技项目总包商下的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是353.42万元;2019年,联赢激光是皖仪科技项目总包商下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是1,052.59万元。奇怪的是,皖仪科技披露的2019年销售数据远大于联赢激光披露的当期第二大境内供应商溧阳市润建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及深圳市润建电气技术有限公司采购数据(844.29万元),低于第一大境内供应商深圳市鑫顺赢科技有限公司的采购数据(1,261.97万元),可皖仪科技却不在联赢激光的2019年境内前五大供应商名单。

1592208782412672.png

(截图来自皖仪科技上市招股意向书)

同时,皖仪科技和联赢激光的应付账款和应收账款数据依旧对不上号。

联赢激光的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联赢激光应付皖仪科技账款467.87万元,可是皖仪科技当期的应收账款则为598.69万元,两者相差130.82万元。 

到底是谁在说谎?《壹财信》曾就上述问题向皖仪科技发函求证,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任何解释和回复。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