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宏观解读 >>头条要闻 >> 胡德平:防控疫情话复工
详细内容

胡德平:防控疫情话复工

时间:2020-04-21     作者:文/胡德平【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20年第四期

“复工复产”,是在我国新冠肺炎得到基本控制,并继续警惕疫情复发的情况下,由政府提出的重要任务,任务提得必要、提得及时。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会长王理宗说,企业复工是复产的前提,但不见得就能复产。因为,企业复产还有许多内在、外在的关系和许多制约条件,需要解决之后,复产才有可能达产。我认为很对,特作一回应。

 

一、企业的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

企业的工人到岗复工,如果产品的原材料、零配件不齐备、不配套,那么工人生产的产品只能是半成品。现代社会已不像自然经济时期的家庭纺织业,自家种棉花、自家纺纱织布。现代企业生产的产品,它的原材料、零配件等中间产品(中间产品是指为了再加工或者转卖用于供别种产品生产使用的物品和劳资,如原材料、燃料和零部件等。它是一种产品从初级产品加工,到提供最终消费经过一系列生产过程,没有成为最终产品之前处于加工过程的产品的统称),组成了环环相扣的生产链和供应链,犹如一条长蛇阵。一环缺失,全链断裂,企业只能停产。

企业复产后生产的产品,一定是若干中间产品链环的完整组合。这种产品或者成为最终产品(最终产品是“中间产品”的对称,是一定时期内生产的而在同期内不再加工、可供最终消费和使用的产品。它是从国民经济投入产出平衡的角度考察经济工作成果的重要指标,也是计算国民生产总值的基础),进入市场,供社会消费;或者成为附加值更高的中间产品,转到下家、再下家,直至成为最终产品。这种最终产品的生产,不是孤立进行的。经济生活中,我们说什么地方建厂条件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那里的原材料(水电气暖)价格低,企业配套能力强,又可以说产品链环的上中下游通畅。

最终产品的概念,计划经济时代运用得不好,它强调工业品的产值、数量和增长速度,无形中把中间产品等同于最终产品。比如,大炼钢铁时期,全国的钢铁企业都强调吨钢产值的大小、数量的多少、翻番倍数的系数,结果出炉的钢水化为钢锭成为中间产品,便算完成了任务。市场经济中的最终产品则必然要在短时间把钢锭做成附加值更高的板材、线材、型材等中间产品,以适用市场对最终产品的需求。

现在,有的企业复工了,是否等于复产了呢?要完全复产就需要若干中间产品组成完全闭合的生产链环。无此生产流程,企业即便复工也不算复产。这就需要各级政府、行业组织帮助企业把产业链的缺环补上,把产业链做长做强。


二、最终产品还需要市场订单的保证

复产的企业,生产的最终产品,还需要拿到国内外市场的订单,有了订单才可以带动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的生产。现代化的企业,计划性越来越强了,最终产品固然可以上市零售,大宗的买卖还要凭订单来保障,越是大的企业越要依靠订单制定复产计划。中国的经济已经位居世界第二,这意味着中国的最终产品一部分一定要走向国外市场,而国内相当一部分中间产品,又要在全球范围内采购。比如,华为公司是全国最著名的手机生产企业,它的手机行销世界,关键部件又必须向世界采购。华为要拿到国内和世界的订单,就必须要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上考虑问题,配置资源,采购核心部件。而国外的商家又视华为是最可靠的合作伙伴,这种互惠互利的商业关系,均拜我国开放国策所赐,应格外珍惜。和平的国际环境和世界各国互通有无的经济往来一刻也不能停步不前。

现在世界的经济状况都不景气,有人还预言随时都有陷入经济大萧条的境地。中美之间签订的贸易协议,疫情期间,此协议是否会产生不确定性?是继续跟特朗普再谈下一步的协议呢?还是和美国后任总统重新开谈呢?或者根本就不谈了呢?以我之见,总之还是要谈下去吧,这是中美关系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也是我国政治、经济今后取向的一项重大抉择。

 

三、国内和国际两种产业链

我国有两类产业链,一类是国内的产业链,即首先是围绕着国内需求,建立的门类齐全的产业和行业的产业链。这不是逆全球化的闭关自守,而是首先要把自己国家的事情办好,做的一项符合中国国情的基础工作。在这条产业链上,我国的种植业和养殖业缺环很多,整体来说并不强呀!另一类是和国际经济合作共建的产业链,我国已在经济全球化中占据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我国的产业链条好在生产链和供给链上,高中低产品齐全,而欧美产业链条中的价值链和技术链又远高于我国。两类产业链相互交织,互相渗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对这种关系,必须珍惜,任何鼓吹两类产业链脱钩的主张都是极端主义妄议。我认为,这是我国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两种管理经验”的经贸方针,40年来结出的又一重大成果。

这种成果造就了这样宏大的景观,我国的机械加工业和装备制造业联结了欧美发达国家的市场,也联结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为把这种优势继续发挥好,就应支持众多的中小企业走出国门,与国外生产的中间产品相对接,加重两类产业链的民间力量。

 

四、根据内需导向安排国民经济的产业结构

国内需求似乎也可以分为有个人支付能力的需求,还有全民普惠的公共需要和特殊需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再次敲响了公共医卫产品供给和食品生产的警钟,它与教育、养老、文化等公共产品构成了人民巨大的公共需要。政府根据亿万居民的公共产品需要,势必要进行大量投入,同时是否也应对我国中小企业的进入领域划出相当份额,并给予财政贷款的支持才更为完美呢?它们完全可以在“保就业、保民生、保稳定”的长远战略中发挥良好作用。据前一阶段的统计,现在有的地方企业复工率达到90%多,而复产率却只有30%多,复工复产的任务,令人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解决这个矛盾,绝不能就事论事。因而想到,长期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策,坚持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平等的市场地位,这些改革政策形成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绝不能丝毫动摇。     

 (责任编辑 李秀江)

2020年3月23日一稿

2020年3月25日二稿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