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壹财信 >>IPO观察 >> 东莞银行现金流间歇性“失血”,不良资产处置手中有方
热门文章排行
更多
详细内容

东莞银行现金流间歇性“失血”,不良资产处置手中有方

时间:2020-01-09     作者:《壹财信》赵书涵

重启IPO后的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莞银行”)再次置于聚光灯下,也受到了媒体的多方关注。

其官网显示,自成立以来,在各级政府及监管机构的正确领导和监管下,紧紧围绕价值最大化的核心目标,以市场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以提高人力资本和科技应用能力为基础,以“提升效率”为手段,强化风险管理、销售管理和服务管理,进一步推进产品和服务创新,优化资源配置和完善激励机制,经营管理水平不断提高,业务持续增长,一直以优异的业绩在全国同行业中名列前茅。

《壹财信》发现,东莞银行在紧紧围绕价值最大化的核心目标上确实“成绩斐然”,一方面能够多次溢价处置不良资产,另一方面却以“跳楼价”将不良资产转让给客户,应值得关注。

 

现金流间歇性“失血”、波动异于同行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东莞银行的营收、净利润实现双增长,业绩表现稳定。不过,其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却大体上呈下降趋势,而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的两项指标均值却大体上呈上升趋势。

但是,财务报表显示东莞银行的现金流表现不佳,报告期内出现间歇性断流,且和同行的趋势相背。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1-6月,东莞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是1,747,480万元、-785,137万元、520,313万元、-1,571,761万元,这与连续增长的净利润大相径庭。

东莞银行表示,2017年现金流“失血”主要是因为银行顺应监管政策要求主动减少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虽然同受监管压杠杆政策影响,2017年同行多家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基本是下降趋势,而在可比的7家上市银行中,仅郑州银行、青岛银行的现金流出现负数。

2018年,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杭州银行、长沙银行、贵阳银行、郑州银行、成都银行、西安银行等6家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下降,青岛银行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回升。上述7家银行中,6家银行的现金流进入“负时代”,仅杭州银行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数。而东莞银行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不仅出现增长,而且由负转正,也异于同行总体的下降趋势。

东莞银行解释,虽然受持续加大信贷资源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的影响,同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下降趋势,但是东莞银行存款的快速增长较大程度上抵消了贷款增长带来的现金流出影响。

1578620481223291.png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截图来自招股书)

 

不良资产“跳楼价”转让给客户

东莞银行除了现金流出现间歇性断流、波动异于同行外,其报告期内多次“低价促销”转让其不良资产,引来媒体的质疑。但在其23笔不良资产转让交易中,其中有3笔溢价转让和1笔打折转让给客户的交易引起了《壹财信》的关注。

1578620504463439.png

(截图来自招股书)

据上图,其中有3笔不良资产转让不但高出评估价格一截,收回了全部贷款和利息,而且还有溢价。

2017年1月24日,东莞银行向珠海横琴诚汇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诚汇丰”)转让一笔个人贷款类的不良资产,本息费合计为400万元,评估价格为266万元,转让价格为402万元。

2017年9月15日,东莞银行向惠州市惠宏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惠宏泰”)转让一笔公司贷款类的不良资产。本息费合计205万元,评估价格为125万元,转让价格为220万元。

2019年3月15日,东莞银行向湖南惠通锦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惠通锦和”)转让一笔公司贷款类的不良资产,本息费合计381万元,评估价格为305万元,转让价格为392万元。

企信网显示,诚汇丰已于2017年8月更名为珠海诚汇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企业类型和法定代表人均做了变更,由珠海市诚汇丰农业有限公司、珠海鸿湖投资有限公司和两自然人林少绵、谢绍金投资设立;而惠宏泰为自然人庄远坪的独资企业,惠通锦和系两自然人刘军、蒋曦瑶投资的企业。

东莞银行这3笔不良资产的溢价转让,着实令人惊叹不已,不知上述受让不良资产的3家公司是何方高能,竟争相上演“白马骑士”?而这一违背正常逻辑的交易背后是否藏有猫腻,我们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东莞银行在处置不良资产的过程中,还有一起以两折多的“跳楼价”向客户转让不良资产,也颇为惹眼。

上图中还显示,2018年7月26日,东莞银行向广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资管”)转让了一笔公司贷款类的不良资产,本息合计43,706万元,评估价格为12,552万元,转让价格为9,249万元,转让价格仅为本息合计金额的两折多一点。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广州资管还是东莞银行的客户,截至2019年6月30日,广州资管是东莞银行的第七大单一借款人,其贷款和垫款的余额是97,450万元。

广州资管和东莞银行的上述关系,使得该笔不良资产以两折多的“跳楼价”处置是否公允也值得怀疑。

东莞银行IPO或依然面临一些问题,路漫漫其修远兮,最终是“求索”后凯旋而归,还是失之交臂,我们拭目以待。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