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界人物 >> 为孩子造梦的民营剧团 ——专访北京丑小鸭剧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平
详细内容

为孩子造梦的民营剧团 ——专访北京丑小鸭剧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平

时间:2020-01-06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原创】

image_1576478426.063117.jpg

杲冬日光,明暖真可爱。北京深冬无风的午后,暖阳透过清澈的晴空照射在身边周围事物上,会给人一种暖春的错觉。就是在这个可爱的季节,《中国民商》记者一行3人来到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新洲商务大厦五层的北京丑小鸭剧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丑小鸭剧团),专访了公司董事长李平女士。几近全白的头发显示了李平女士的真实年龄,但如果不是白发人们或许看不出这位步伐矫健、身材匀称的女士竟然已经年过花甲。

交流中李平并没有给人一种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印象,反而有一种浓厚的、质朴的、稳重的诚恳弥散其中。当谈到关于孩子的欣喜和欢乐,李平的眼中会闪烁出孩童般清澈无暇的光彩。虽然李平一再强调,丑小鸭剧团是一个团队,不要只谈她自己,但如果没有这位谦逊的创始人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丑小鸭剧团。

如今的丑小鸭剧团已经创造了多个纪录:唯一获“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儿童剧团、中国第一个工商注册成立的儿童剧团、第一个实现儿童剧市场化运营的儿童剧团——截至目前,丑小鸭院线已经覆盖16省62个剧场500万观众、中国唯一年演出量超过2000场的儿童剧团、建立了中国首家且规模最大的儿童剧演出院线、第一个让剧场融入艺术、游乐、亲子教育为一体的机构、中国亲子剧团第一股——2016年挂牌新三板⋯⋯

很难想象,所有这些荣誉和成绩源于一位退休女士的一次不甘。

 

退而不休

再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彼时延迟退休改革尚未提上议程,55岁的李平遵照安排从就职多年的安徽电视台办理了退休手续。赋闲的李平准备和其他退休老人一样——买一身舞蹈服到社区广场跳跳广场舞、聊聊家长里短。但是不到3天时间,李平就发现自己确实难以适应这种闲适的生活。

2000年,拥有多年筹备大型活动经验的李平成立了北京恒艺文化有限公司,主要业务就是承办各种大型演艺活动、赛事活动等等,先后承接过刘德华、张惠妹等著名歌星的大型演唱会、布雷·丹尼斯等大魔术师的魔术表演、各类运动的巡回赛等。

做了众多的大型演出之后,李平发现市场上并没有专门面向孩子的演出,即便有所谓的一些演出都是出现在电视里。李平认为出现这种状况,一方面可能是囿于当时的社会物质条件,另一方面可能是广大群众还没有了解到有这种专门面向孩子的娱乐方式。于是,李平开始筹备策划《丑小鸭》《木偶奇遇记》《危险的朋友》《美人鱼》等儿童剧在全国巡演。

巡演效果出乎了李平的预料,2004-2006年间的年演出量达到了300场。剧团每到一地,都受到当地群众的追捧,排队入场的景象更是时常有之。

李平表示:“丑小鸭每次演出这些剧目,总能看有的孩子随着剧情的发展或紧张关切、或感动流泪、或开怀大笑。在这一刻,孩子的同情心、爱心、责任心都有明显的表现。丑小鸭励志的故事让孩子们在快乐中学会勇敢、乐观和坚强,这些性格对孩子一生的成长都是大有裨益的。”2005年丑小鸭剧团还因此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中国十大演出盛事优秀奖。

 

成立丑小鸭

打造专属于孩子们的梦境

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和政府相关单位的嘉奖,让李平坚定了创办一个专门服务于儿童的机构的信念。2006年,李平注册了北京丑小鸭剧团股份有限公司,由于当时工商局没有民营剧团注册的先例,也没有相关注册流程,李平又联系文化局、工商局一起梳理出一套民营剧团的注册方案。从试水到全身心的投入到儿童剧团这一行业中,丑小鸭剧团在李平的带领下做了很多工作,从剧本的创作到服装的设计、舞蹈的编排、音乐的录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为了儿童健康发展的理念上。

“十几年前开始,在媒体报道中经常能看到80后90后的独生子女在与长辈、与同辈的交往中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傲慢、倔强、难相处曾经一度被当成一个标签贴在80后、90后甚至00后、10后孩子身上。”李平指出:“孩子没有好坏之分,关键是看他们受到了什么样的教育和环境影响。”

李平介绍,在南京的一次巡演期间,有一位小学校长找到票房,要求见丑小鸭剧团负责人,票房的工作人员以为是要投诉,连忙把这位校长领到带队经理面前。让人出乎预料的是,这位校长见到经理后连声道谢,并讲了一个关于发生在他家孙子身上的故事:有一天,他们家在吃晚饭的时候,他的小孙子突然指着正在播放电视剧的电视机对他说:“爷爷,为什么这位阿姨喜欢这个叔叔,却又和另一位叔叔抱抱呢?”这位校长听到这些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如何对孩子解释。这次在报纸上看到丑小鸭剧团到南京巡演就陪孙子来观看了儿童剧,同样令他没想到的是孩子看完话剧以后很受感触,在回家的路上一直跟爷爷说自己要和剧中的人物一样勇敢、一样善良⋯⋯

“这只是巡演众多城市中的一件事情,其实在其他地方也经常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李平表示,看书、电视、电影和儿童剧给孩子们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儿童剧可以更加深度地把孩子带入到剧中,经典的优秀剧目会让孩子更加深刻地感受到真善美给人们带来的愉悦。

 image_1574844117.351404.jpg

双“亲”理念

让全民关注孩子的健康成长

在领导丑小鸭剧团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李平不断研究、打造丑小鸭剧团自己的核心理念。其中的双“亲”理念,是丑小鸭剧团至今仍在坚守的观念。所谓双“亲”理念就是“亲子理念”和“亲民理念”。亲子理念在现如今或许会感觉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是在几年前这一理念并没有得到太多的认可。丑小鸭剧团在巡演的过程中,根据观众的反应和分析发现,当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人来对待和交流,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而当时太多的家长并没有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很多时候都是命令的口吻跟孩子交流。如何健康地培养孩子,成为孩子成长路上的好伙伴,亲子理念是不可或缺的。

为了促进家长陪伴孩子成长,丑小鸭剧团对孩子家长实行半价票甚至免票的优惠政策,就是为了让孩子在剧中学到某些知识的时候方便和家长交流,从而又一次加深学习的认知。同时,丑小鸭剧团还独创“欢乐30分”环节——演出前半小时观众提前入场,舞台全部开放,家长和孩子们可以在“丑小鸭姐姐”的带领下登台唱歌、跳舞、做游戏、牵手卡通明星。而这一环节也都是免费的,这就意味着工作人员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双“亲”理念的另一个“亲”是“亲民”,顾名思义,亲民就是要在价格上做到最优惠。在丑小鸭剧团巡演的过程中,李平发现很多地方的群众都没有看过儿童剧,有些群众竟然还不知道看演出的座位是分单双号的。尤其在非一二线城市,普通市民大都认为进剧院看演出是一件相对奢侈的事情,为了能够让全民都能看上丑小鸭剧团的表演,丑小鸭剧团在很多地方推出10元票价看儿童剧的活动。

让李平记忆深刻的是2007年8月发生在上海大剧院的一幕,有一位在上海大剧院做保洁的阿姨带着年幼的孙子来看表演。这位保洁阿姨在上海大剧院工作了多年,每当看着观众们开开心心的走出剧院,都想带着心爱的孙子来看表演,但是其他表演相对高昂的票价是她工资所担负不起的。这天正好是她孙子生日,丑小鸭剧团推出的10元票价活动,让这对祖孙圆了看剧场表演的梦。看完表演的小孙子开心地搂着奶奶的脖子,大声喊着:“谢谢奶奶,等我长大了,赚了钱也要带奶奶来看表演。”看着这对祖孙,丑小鸭剧团的工作人员有的感动得红了眼眶、有的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节衣缩食

为梦想无怨无悔

低票价就意味着需要压缩成本。丑小鸭剧团作为一个民营剧团无法如同国营剧团那样获得政府补贴,同时又没有任何基金的支持,想要长久的运营下去就只能依靠缩减开支来保证收支平衡。“剧场租金相对比较固定,没办法在这方面节省,为了保证剧团能够持续运营,我们只能让自己的团队节衣缩食,一个人干3个人的活,而薪酬甚至比国营剧团的工作人员还要低。”李平介绍,丑小鸭剧团的团队都是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其中有很多人放弃了相对轻松、高薪酬的工作,来到丑小鸭剧团只为能给更多的孩子带来欢乐。

“有的时候,我们也会被别人嘲笑,因为我们的团队每个人都是一专多能,而且所有的工作都是每个人力所能及的积极付出。在很多地方,由于剧场长时间空置,整个剧场都被厚厚的一层灰包裹着,我们的队伍不分职务高低、年龄长幼都会积极去打扫卫生,常常是第一天打扫到很晚,第二天一早还要爬起来去街头做地推宣传,晚上还要排练,由于资金有限、售票也很快,紧接着就开始正式表演。”李平笑着说:“也有应聘者感觉我们很不正规,演员怎么还要负责打扫卫生?舞美还要客串表演?所有人都要去街头做地推宣传?这些对于那些国营剧团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们一直以来就是这么过来的,我们极尽所能的节省成本,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可以看上好的剧目,享受快乐的同时也受到了教育。”

“我们早期的巡演由于经费不足,随队都会备两口电饭锅,自己做饭节省成本。住快捷酒店拼床睡,双人标准间可以当三人间甚至四人间用。”李平说道:“这一切也都被群众看在眼里,每到一地从卸车到装车,团里每一位都是积极地亲力亲为,哪怕最瘦小的女演员也是喊着号子一起搬箱子。当地很多市民都会主动过来帮忙。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用最低的价格和最好的演出献给观众,观众自然也会对我们真诚以待。”

虽然丑小鸭剧团已经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但是丑小鸭剧团的员工薪酬并没有提升,而是把所有的资金都用在如何更好地为孩子表演上。李平虽然已经年长,但是无论去哪里参加什么活动都是买最优惠的经济舱,“都是坐在座位上,稍微宽一点又能怎样?每次想到这些我都会不自觉地进行一次换算,折算到10元票价可以让多少孩子开开心心地看我们的表演。”

 

因材施教

陪伴孩子整个成长阶段

随着广大市民群众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精神文明生活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尤其在80后、90后逐渐成为人母人父之后,对于孩子的培养尤为重视。水涨船高,我国的儿童剧也开始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但大多数儿童剧团往往因为票房的高低而忽视孩子的健康——大量使用电脑灯、激光灯、震耳欲聋的音效,气势宏大的场面只为博得孩子和家长的一时震撼。

李平到欧洲、美洲、亚洲其他国家地区进行访问交流后,梳理发现国际上把儿童剧分为0-2岁、2-4岁、4-6岁、6-10岁等一直到18岁几个阶段,要根据孩子不同时期的生理发育设计不同阶段的儿童剧内容和表达形式。李平于2014年在中国儿童研究会上提出儿童剧要分年龄段,呼吁儿童剧要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儿童打造适合不同年龄的儿童剧。

“6岁之前幼儿阶段的孩子听力、视力都在快速发育阶段,这一时期并不适合长时间处于强光、强音环境下,会对孩子的发育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很可能是不可修复的。”李平介绍,对此丑小鸭剧团专门为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准备了不同的灯光、音效设计,内容方面也从最初的大多面向较低龄的改编经典舞台剧到适合稍大一点的中小学生观看的音乐剧、肢体剧。

“我们的宋瑞副总是一个创作型人才,他创作的肢体剧在国际上都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欢迎,其中肢体剧《老人与海》在中小学生中很受欢迎,很多家长和老师表示,观看过这部剧的孩子们都纷纷到图书馆或者书店观看这部名著原著,对孩子诵读经典名著图书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李平表示,丑小鸭剧团创作团队在宋瑞的带领下创作了很多优秀的剧目,有改编自《二十四孝》《哪吒闹海》《三打白骨精》的传统文化剧目,也有原创爱国剧目《飘扬吧,五星红旗》,“这部剧反响也很好,在走进学校活动中,很多学生看过后都会激动地留下泪水,尤其剧目最后的设计堪称经典——一个可以覆盖整个馆场的巨大五星红旗从观众席的最后方在观众的头顶飘向舞台。很多孩子、家长和老师看到这一幕都会激动地站起来⋯⋯这些优秀的剧目让孩子们更加深刻地了解祖国、热爱祖国、热爱国旗,同时为了国家的繁荣昌盛而付出自己的努力。”

“除了爱国舞台剧,我们还创作了关于科技的舞台剧,其中一个关于某学校全程参与研制并主导载荷设计的卫星成功发射的舞台剧,传达的就是热爱科学、崇尚科学的精神,这部剧也获得了一致好评。”李平表示,只有好的内容才能获得观众的认可,好的舞台剧不但让孩子精神上放松还可以从中获得一定的收获,甚至对孩子将来人生的发展产生一定积极作用。“我们团队的宋瑞和刘莉可以说是我的两个最重要的助力,如果没有他们的协助,丑小鸭可能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公司副总刘莉主要负责市场方面,好的内容如何让孩子、让家长看到?在信息爆炸的今天,酒香也怕巷子深,刘莉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从最基本的数据分析到宏观规划,从地方剧场铺设到上市路演,刘莉都是事无巨细做到最好。”

 

热心公益

力所能及做到最好

“每一个成功的公司背后都有整个团队所有人的努力,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丑小鸭团队的每一位员工都是特别优秀、特别富有爱心的——相对较低的薪酬和忙碌的工作,相信没有一定梦想和追求的人是不会留下来的。”李平笑着说:“别看我们的薪酬不高,但是在公益事业上我们每一位员工都竭尽所能地付出,为条件困难的山区孩子捐款、捐物、义演、义务培训都已经成为我们的常规工作。”

有一次,丑小鸭团队带着捐赠的学习教辅用具到贫困山区义演,李平发现山区学校也有曾经接受的捐助,甚至还有一台崭新的钢琴。“钢琴被保存得很好,但是并没有会弹奏钢琴的老师来教孩子,钢琴的作用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只是被摆放在那里慢慢老化,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资源浪费?我们捐赠的物品价值或许没有钢琴价值高,但是每一项都是山区孩子所需要和能用的上的。”李平也由此考虑到仅仅依靠丑小鸭剧团一个团队的义演还是不够的,丑小鸭剧团开始着手培训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到儿童戏剧表演的队伍中来。

2014年至今,“丑小鸭戏剧教育培训中心”已累计组织教师近千人次及全国数百家幼儿园、中小学和机构参加了各类戏剧教育培训、论坛、会议、讲座、网络对谈等学习、交流活动。成功走入北京、江苏、浙江、安徽、辽宁、山东等多所小学开展学期制授课,并于2018年初在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设立青少年戏剧教育专项基金。

 

与时俱进

把科技融入传统

剧团表演是一个传统行业,但传统也需要不断地融进新兴科技方可以走在时代前沿。李平清楚地认识到科技的重要性,在尊重传统的前提下也根据科技发展不断地开拓新的模式。2009年,北京丑小鸭卡通艺术团官方网站“丑小鸭网”(www.cxyweb.com)正式上线,同年,丑小鸭官方票务中心在淘宝平台搭建完成并投入使用。

“信息化时代再去进行地推宣传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我们现在在各地除了有固定的剧场户外广告,自己的官方网站宣传,还会和各大门户网站合作。把脚丫磨出水泡、把鞋磨破的情况已经很少出现了。”李平笑着说:“现在我们也在一些剧目中引进了3D光效技术,用科技的力量给孩子们带来更加震撼的效果”“我们也和浙江大学一起探讨过关于全息投影技术的合作开发,经过多方探讨我们发现,9岁之前的孩子视觉正在高速发育阶段,并不适合观看全息投影儿童剧。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继续研究开发相关产品。”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孩子的娱乐时间都从户外到了户内,从运动改为观看电子产品,而网络上内容参差不齐、长时间观看高频自发光电子产品对眼睛的损伤很大。”李平介绍:“‘丑小鸭姐姐讲故事’App即将上线,我们会根据我们改编的经典剧目以音频的形式播放给孩子们,让孩子们随时可以听到充满智慧和正能量的内容。”

 

从娱乐到教育

丑小鸭逐渐成长为白天鹅

2014年,世界青少年戏剧大会ASSITEJ在波兰举办,丑小鸭剧团受邀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这是中国第一次加入有儿童戏剧界奥林匹克之称的ASSITEJ,并成为该大会的第45个成员国。这也是李平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国际儿童戏剧教育,在不同艺术教育环境下,中西方儿童在创造力、表现力、行动力上的巨大差距,让李平心情激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平复。

作为一个生自礼仪之邦、接受五千年文明传承的华夏儿女,为什么在礼仪上却输给了西方孩子?为什么西方的小孩子可以做到彬彬有礼、落落大方,而我们身边的孩子却或骄横跋扈或唯唯诺诺?或许是否接受过优秀的戏剧教育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李平认为,仅仅依靠观看儿童剧还不足以让孩子得到更深刻的理解,同时观看只是单方面的接受而没有自我的表达。戏剧教育不仅可以让孩子获得更加深刻的认知,还会引导孩子如何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想法。

随着儿童戏剧在中国演出市场比重的逐年增加,2014年底,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召集全国20多家儿童戏剧艺术剧院、组织机构,设立儿童艺术演出委员会,致力于推动儿童戏剧在中国的普及与发展。在此次成立大会上通过全会选举,一致通过丑小鸭剧团董事长李平担任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儿童艺术演出委员会主任。

2015年,丑小鸭剧团启动儿童戏剧教育项目研发,用戏剧、艺术等启发的手段挖掘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用团队戏剧实践培养孩子的情商和独立。从次年开始,丑小鸭剧团每年投入100万-150万元用于课程考察、教材研发、专家研讨。

2016年,丑小鸭剧团在全国各剧场开展戏剧教育实验课程,并在洛阳、大连、唐山建立戏剧教育实验基地。

2017年,丑小鸭与银泰合资成立“小怪兽 大梦想”戏剧教育小剧场,丑小鸭国际戏剧教育开始正式对外授权合作。

2018年,丑小鸭剧团在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下设立青少年戏剧教育专项基金。

除此之外,丑小鸭剧团还为孩子们提供了很多可以展示的舞台,包括丑小鸭家庭戏剧艺术节、海外国家文化季艺术交流、全国百姓少儿春晚等多个平台,让孩子看得开心、学得认真、演得出色。丑小鸭剧团已经从一个单纯以表演为主要工作的剧团逐渐发展为戏剧表演、戏剧教育、对外交流、艺术展演等多方位成生态体系的综合机构。

对于丑小鸭未来的发展,李平介绍,将在未来3年以众筹合伙人的方式,在全国各县市布局500个丑小鸭亲子剧场;深耕戏剧教育,将在100所学校建立青少年艺术发展德育基地,让更多的老师、青少年学生接触戏剧教育并感受戏剧教育魅力;涉足儿童影视、衍生品授权开发、动漫作品发行等产业,实现整体年收入2亿元,在科创板或者A股转板上市。李平希望丑小鸭最终可以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知名的儿童品牌,让中国孩子有一个属于自己民族的梦想放飞的舞台。

丑小鸭剧团的团队一直把自己放置在丑小鸭的角色中,或许为的就是让更多的孩子成为白天鹅。

李平一直坚信这个梦想终会实现,并不知疲倦地带领着这个优秀的团队一直奋斗在路上。

(责任编辑 李秀江)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