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壹财信 >>IPO观察 >> 北摩高科新设分公司未披露,供应商频上“黑榜”
详细内容

北摩高科新设分公司未披露,供应商频上“黑榜”

时间:2020-01-03     作者:《壹财信》 白羽

125日召开的第十八届发审委2019年第194次会议上,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摩高科”)首发获通过。北摩高科此次IPO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募集资金7.80亿元,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3,754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壹财信》在研究中发现,北摩高科招股书中未披露报告期内全资子公司新设立的分公司;另外,募投项目厂房的前后两任建筑承包商也频上“黑榜”。

 

子公司新设分公司未披露

北摩高科自设立以来专注于军、民两用航空航天飞行器起落架着陆系统及坦克装甲车辆、高速列车等高端装备刹车制动产品的研发和生产,是国内军民用航空制动领域最具竞争力的企业。

招股书中披露,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北摩高科共拥有上海凯奔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凯奔”)、汉中力航液压设备有限公司、北摩高科正定摩擦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北摩正定”)3家全资子公司,1家控股60%的子公司北摩高科轨道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及1家北摩高科正定分公司,另外报告期内曾存在1家全资子公司北摩高科怀来摩擦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现已注销完毕。

但《壹财信》发现,招股书中披露的上述关于子公司、分公司的情况中,遗漏了一家全资子公司新设立的分公司。

上海凯奔作为北摩高科控股100%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民航飞行器着陆系统维修,与北摩高科的主营业务息息相关。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信息显示,上海凯奔于2019115日设立了上海凯奔正定分公司,而北摩高科的最新版招股书签署日为2019116日,但招股书中并未披露这一分公司的成立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凯奔正定分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其营业场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赵普大街6号,与北摩正定、正定分公司两公司注册地址相同,同时北摩高科此次IPO的三个募投项目用地均位于河北省正定县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

参照相关规定:发行人应采用方框图或其他有效形式,全面披露发行人的职能部门、分公司、控股子公司、参股子公司,以及其他有重要影响的关联方。

上海凯奔正定分公司作为北摩高科重要全资子公司的分公司,不知招股书中为何遗漏如此重要的信息。


募投项目两建筑承包商频登“黑榜”

据招股书,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公司(下称“中冶天工”)为北摩高科的2017年第一大供应商,北摩高科向其采购内容为建设施工,采购金额为1,058.27万元,占比12.44%。2017年9月,北摩高科与中冶天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内容为河北省正定县厂房建造,合同金额为2,380万元。

对应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在建工程,仅有一项“正定办公楼及厂房”项目基本符合上述合同内容,且大部分所建车间为此次IPO三个募投项目的厂房。

1578275189937405.png

(截图来自招股书)

天眼查显示,作为施工方的中冶天工却“劣迹斑斑”,报告期内多次因建设过程中的安全生产与环保问题而受到行政处罚。

据济历环罚字【2016】第63号处罚文书,20161025日,中冶天工因承建项目未到环保部门办理开工申报手续擅自开工,被济南市历城区环保局罚款3万元。

据津河西环罚字【2017】监002号处罚文书,201723日,中冶天工因擅自在项目工地进行产生噪声污染的建筑施工作业且未办理夜间施工审批手续,被天津市河西区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1万元。

据郑建监罚决字【2017】第469号处罚文书,2017512日,中冶天工因未取得施工许可证擅自施工,被郑州市城乡建设委员会责令改正并处罚款3万元。

据(冀唐迁安)安监罚【2017】察二030处罚文书,20171127日,中冶天工因未按用电安全技术规范设置、未设置警示标志,被迁安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罚款(金额未披露)。

据津丽环罚字【2018090502号处罚文书,2018413日,中冶天工因施工现场存在钢管露天刷漆迹象,未采取密闭措施,产生的有机废气直接排放,被天津市东丽区环境保护局罚款(金额未披露)。

而北摩高科与中冶天工的合作仅完成合同金额一半不到便终止。20182月,北摩高科在向中冶天工支付1,000万元工程价款后,经过协商将合同转让给了正定县恒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正定恒泰)。

北摩高科于20189月正式与正定恒泰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内容与金额不变,即将募投项目厂房建设的重任交给了正定恒泰。

但是新的项目建筑承包商正定恒泰却也陷入了“老赖”的尴尬境地。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涉及正定恒泰的司法文书多达45篇,其中被执行的案件裁定有3起。另据信用中国信息,鹿泉区人民法院于2019724日立案,正定恒泰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且被执行人义务全部未履行而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

截至20196月末北摩高科的在建工程中正定厂区办公楼及厂房已归集的成本共2,700.10万元。

涉及到募投项目的前后两任建筑承包商都屡屡登上“黑榜”,北摩高科在对供应商的选择上或许应该更加慎重。

北摩高科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