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金融市场 >>IPO观察 >> 壶化股份转战中小板:产品售价“任性”,与竞争对手“关系匪浅”
详细内容

壶化股份转战中小板:产品售价“任性”,与竞争对手“关系匪浅”

时间:2019-11-06     作者:《壹财信》 唐悠

山西壶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壶化股份”)于6月14日在证监会网站上披露了招股书,拟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但时间过去已近半年而至今未有新的进展。此次也不是壶化股份的第一次IPO,早在两年前曾闯关上交所主板而被否。

此前《号外》曾质疑壶化股份早期高溢价收购的阳城诺威存在商誉减值风险,并有1,544.47万元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在梳理前后两次IPO时递交的招股书后,《壹财信》还发现,壶化股份与同行的关系错综复杂,竞争对手的子公司不但是壶化股份的大客户,而且在报告期内还是壶化股份的参股公司,这一层关系体现在壶化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产品销售价格上,或更值得关注。

 

与竞争对手设立公司

且位居前五大客户

招股书披露,壶化股份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爆破服务于一体的大型民爆集团,主营民用爆炸物品、道路货物运输、货物与技术进出口业务。

据2017年版和2019年版招股书,壶化股份的同行及竞争对手同德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德化工”),其全资子公司忻州同德民爆器材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忻州同德”)一直位列其前五大客户,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报告期内壶化股份曾经还持有忻州同德2%的股份。

据公开资料显示,同德化工2006年1月成立,主要从事民用炸药和白炭黑的生产、销售、科研、进出口贸易、现场混装炸药、工程爆破服务。同德化工主营产品分为炸药类和二氧化硅类两大类,涉及岩石膨化硝铵炸药、二氧化硅气溶胶、普通橡胶制品白炭黑等几十种产品。

同德化工于2010年3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设有5家全资子公司、2家控股子公司、5家参股子公司、1个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忻州同德为同德化工的全资子公司。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忻州同德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3,000万元,经营范围以销售工业雷管、工业炸药工业索类火工品(有效期至2022年2月27日),钢材、建材、橡胶制品、普通机械设备,仓储服务,场地租赁为主。

忻州同德成立之时,同德化工出资1,800万元,持有60%的股份,壶化股份出资60万元,占股2%,其余12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有忻州同德38%的股份,这14位股东成为忻州同德的发起人。

忻州同德上述股权结构一直持续到2017年。同德化工于2017年4月11日发布公告,同德化工收购了忻州同德包括壶化股份占股2%在内的其他40%股份,此次股权收购之后,忻州同德成为同德化工的全资子公司。据企信网信息,壶化股份2%的股份于2017年5月完成转让。

而值得关注的是,曾经的参股公司忻州同德多年来一直位居壶化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之列。

据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8年期间壶化股份主要向忻州同德销售导爆管雷管、工业电雷管、膨化硝铵炸药、改性铵油炸药、塑料导爆管等产品,同时忻州同德向壶化股份采购的膨化硝铵炸药也在同德化工主营产品之列。

2016至2018年,壶化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3.55亿元、4.36亿元、4.57亿元,2017年、2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22.81%、4.897%,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01.88万元、4,717.55万元、6,644.19万元,2017年和20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47.34%、40.84%。

而据两版招股书,2014年至2018年忻州同德一直位列壶化股份的前五大客户行列,除了2017年为第三大客户,其他年度内一直高居第一大客户,占壶化股份营业收入比例为8.48%、7.32%、9.09%、8.19%、9.43%。

2019年,忻州同德与壶化股份签订了采购700万发导爆管雷管的销售合同。

综上,壶化股份与同行同德化工的关系错综复杂,其全资子公司忻州同德一直为壶化股份的前五大客户,该全资子公司在报告期内还是壶化股份的参股公司。

 

产品销售价格不一

新版招股书不再披露

《壹财信》还发现,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壶化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价格变化也极其诡异,或更值得关注。

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壶化股份同时持有晋城市太行民爆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太行民爆”)、忻州同德股份,皆以经销模式向这两家销售产品。同时,壶化股份以直销模式向客户山西黎城粉末冶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黎城”)销售产品。

2007年晋城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壶关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及壶化股份等8位法人股东出资成立太行民爆,其中壶化股份出资191.8万元,持股19.18%。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民用爆炸物品销售、道路货物运输、化工产品、建筑器械租赁。

太行民爆、忻州同德、山西黎城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虽然同时位列壶化股份前五大客户之中,但是相同的产品,它们却要花不同的价格来采购。

即使是壶化股份持股19.18%的参股公司太行民爆,在产品价格方面与其同期持股2%的忻州同德相比,也是稍逊一筹。

据2017年版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壶化股份均以6,128.78元/吨的价格向忻州同德销售膨化硝铵炸药。

同期,太行民爆向壶化股份采购膨化硝铵炸药的单价分别为6,485.24元/吨、6,405.13元/吨(该价格根据销售量和总额计算所得)、6,441.53元/吨、6,432.36元/吨。

山西黎城向壶化股份采购膨化硝铵炸药的单价分别为2014年8,735.12元/吨、2016年6,961.76元/吨、2017年上半年6,961.76元/吨,其中2015年山西黎城向壶化股份采购膨化硝铵炸药的单价招股书中并未披露。

此外,山西壶化向忻州同德销售的改性铵油炸药、导爆管雷管等产品,其相对同期其他客户的价格也较低。

这三家公司都是壶化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且同处于山西,价格却如此悬殊,而吊诡的是,在2019年版招股书中,壶化股份对于每个客户销售的价格却不再具体披露,仅以产品平均价格的模糊信息进行披露,或是有所掩饰,不禁令人生疑。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