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金融市场 >>IPO观察 >> IPO大检查纾解堰塞湖起效 月均10余项目打退堂鼓
详细内容

IPO大检查纾解堰塞湖起效 月均10余项目打退堂鼓

时间:2019-11-05     【转载】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IPO大检查纾解堰塞湖起效月均10余项目打起“退堂鼓”) 

伴随着科创板和注册制改革的推进,监管层针对IPO环节的企业质量把控并未有所松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自7月初监管层启动IPO核查的近4个月来,亦有不少于44家IPO公司因主动撤材料等原因而“终止审查”,平均每月终止审查项目多达11只。 

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层对拟IPO企业的抽查与核查正在给一些问题企业的申报闯关带来压力,同时亦有一些IPO项目在自认存在问题的同时,筹划等待创业板等新的注册制改革窗口出现,因此现阶段选择了主动放弃。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则对此指出,虽然注册制改革预期正在加速IPO的审核效率,但对申报企业来说仍然需要做好内功、强化合规、重视信息披露质量,避免因注册制改革窗口而滋生带病上市的侥幸心理。 

IPO“撤回”高发期 

下半年以来,撤材料成为IPO领域的高发现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7月份至今的4个多月时间内,A股市场共有不少于44家企业因主动撤回首发申请等原因“终止审查”。 

事实上,这一“撤材料”规模并不常见,记者统计Wind发现今年前6月内“终止审查”的公司家数仅有15家,这意味着7月份至今的4个多月时间内的终止审查公司数量已是今年上半年的近3倍,同时较去年同期的30家也高出了50%。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证监会7月初掀起的IPO现场检查工作不无关联。 

证监会今年7月12日晚披露,按照问题导向和抽查抽签方式,已于近日安排启动44家在审企业的现场检查工作,而这场检查启动的不到一个月内,就有包括小狗电器、新中冠智能、华科泰生物等不少于8家企业主动撤材料。 

从7月份以来的撤材料企业分布来看,创业板公司数量占比最多,达19家,其次科创板、中小板、主板分别各有14家、7家和4家;而从行业分布来看,互联网、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专用设备制造三大行业的撤材料公司家数最多,各有5家,此外计算机通信、医药制造两个行业也各有4家撤材料企业出现。 

“这些行业企业的特点是相对资产较轻,财务的透明程度、可校验性一般,所以可能会在审核环节中面临一些更严格的问询或反馈意见,有的甚至还会遭遇现场检查。”一位从事IPO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坦言。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除现场检查原因外,科创板设立也成为撤材料企业集中于当下的另一原因。 

“除了检查外,还有科创板设立等原因叠加,因为考虑到科创板的开市和前期审核,堆积了比较多的拟上市企业。”上海一位投行人士表示,“但其中有的公司质量的确一般,而在审核标准从严的口径下,一些科创板公司自觉问题无法解决而不得不选择撤材料。” 

事实上,的确有部分拟IPO企业的“撤退”与IPO核查关系不大。例如小米集团8月26日公告撤回去年申报的存托凭证(CDR)发行申请,其原因与其资本相对充足有关。 

“目前公司集中精力于业务发展,同时拥有充足资本,经审慎研究考量,决定终止本次主板存托凭证发行。”小米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 

“去年富士康、宁德时代走的绿色通道以及CDR政策,从窗口看发行人确实积极性不高了,但名义上这个政策仍然是有效且具有适用性的。”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对此解释称,“小米停发的原因一方面是在窗口上遭遇了延期,另一方面当前IPO节奏比较快、大单子也比较多,无论是政策面还是发行人都不愿意这些CDR项目在这一时点进行A股IPO。” 

打压侥幸心理 

虽然“撤材料”的原因各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层所开展的现场检查,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IPO审核的严肃性,客观上也一定程度地起到了纾解“堰塞湖重来”的压力。 

自上半年筹划科创板期间,主板、创业板等存量市场的IPO节奏也在加快,一方面是过会率不断提高,另一方面企业过会到等候批文下发的时间也得到了缩短,这一监管趋势也激发不少拟IPO企业来“集中赶场”。

“有的拟发行人本身存在一些问题,但是看到这个时点IPO项目发的多了、过会率也提高了,就开始抱着‘试一试,赶紧来抢这个时点闯关’的心态申报上市。”前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坦言,“监管所展开的一系列现场检查与核查,客观上也起到了遏制发行人滋生这种侥幸心理的作用。” 

现场检查对于发行人申报积极性的过热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刹车的作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截至今年6月底,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申报上市,并处于已受理、已反馈和已预披露更新三大状态的拟上市公司数量就达449家;而在下半年启动IPO检查,一批企业的撤材料或成功上市“脱离”排队队伍后,截至10月底处在上述三大状态的拟IPO企业数量缩减至367家。 

虽然如此,不过企业争相辅导的积极性似乎并未消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新增备案辅导期企业达191家,而下半年的4个月中,新增辅导企业数量则亦高达166家。 

值得一提的是,四季度以来的IPO节奏似乎有所复燃。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招股的IPO企业数量达35只,较8、9两月的数量之和25只还多10只。 

在业内人士看来,伴随着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加速推进,IPO的节奏有望得到进一步简化和提速,但围绕拟IPO企业质量的从严审查并不会因此松懈。

“四季度之后新股的发行节奏又加快了,这一定程度上和一些发行人补完半年报后的上会、过会有关,但客观上发审趋势仍然朝着更有效率的方向演变。”前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但在这个过程中,对企业质量和信息披露等规范性要求并不会放松,相反监管层还会配套进行一系列核查、抽查、现场检查把控IPO入口关,下半年以来一些企业密集地撤材料无疑就是审核标准依旧从严执行的佐证。”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