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宏观解读 >>头条要闻 >> 胡德平:市场经济下的合作经济(中) ——延安的成功实践及对今天改革的参考意义
详细内容

胡德平:市场经济下的合作经济(中) ——延安的成功实践及对今天改革的参考意义

时间:2019-11-04     作者:文/胡德平【原创】

八、军队的多种本领

说到公营经济,就不能不提到边区军队参加生产的模范事例。如,359旅垦荒屯田事业。“边区的军队,今年凡有地的,每个战士做到平均种地18亩,吃的菜、肉、油,穿的棉衣、毛衣、鞋袜,住的窑洞、房屋,开会的大小礼堂,日用的桌椅板凳、纸张笔墨,烧的柴火、木炭、石炭,1年中只需花3个月工夫从事生产,其余9个月时间均可从事训练及作战。我们的军队既不要国民政府发响,也不要边区政府发响,也不要老百姓发响,完全由军队自己供给,这一个创造,对于我们的民族解放事业,该有多大的意义呀!”( 《毛泽东选集》,东北书店,1948年版P.894,下文如未特别注明均引自该书)它的意义何在呢?“我们有打仗的军队,又有劳动的军队。”(P.893)“我们有了这两支军队,我们的军队有了这两套本领,再加上做群众工作这套本领,那么我们就可以克服困难,把日本人打垮。”(P.893

那时的军队参加生产,其“宗旨不是为了赚钱牟利”,(P.841)是为生存,完全正确。改革过程中,在一段时间内是为赚钱,中央严令禁止是完全正确的。当时军队的多种作用,在改革中还可以作为多种有益的发挥和引申。“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利用两种资源——国内资源和国外资源,要打开两个市场——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要学会两套本领——组织国内建设的本领和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本领。”(《胡耀邦文选》P.358

 

九、毛泽东如何看劳动

毛泽东对人们的劳动,有他独特的认识。马克思认为劳动有双重性,说的是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毛泽东讲:“没有他们(指军政干部和革命军人)感觉到他们的工作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什么无聊的事业而是为了神圣的革命需要,假如他们没有这种感觉,那末,是无法完成这种艰苦的生产任务的。”(P.850)他对劳动力的价值和使用价值做出了具体全新的解释。

毛泽东以上的话就其宏观意义上来说,对所有劳动者无不如此。他认为:“农业生产愈发展,农民每年收获农产品及其副产品的数量愈增多,则其交给政府粮食税的数量在其收获总量上说来就可以减少。”1940年,公粮9万担;1941年,20万担;1942年,16万担。“我们提议从1943年起每年征收公粮18万担,以后若干年内即固定在这个数目上⋯⋯这个数目以外的一切增产概归农民,使农民好放手发展自己的生产,改善自己的生活,丰衣足食,穿暖吃饱。”(P.873

现在和过去相比,虽对象不同,其根源为:共产党领导的生产事业,不是为了别人的无聊事业,而是为了自己和与自己有关的事业。1979年,广东、福建两省在中央统一领导下实行大包干的经济管理办法。1980年实行财政包干措施,广东财政收入增长10.5%,福建增长20.5%,两省实行外汇分成制度,外汇留成均比1979年增加了5倍多。首钢等钢铁企业和建工系统,实行全员承包责任制的改革,都取得极好的效果。我认为,这都是延安经济生活,宝贵经验的继承和升华。我国的企业,不管是什么性质的企业,进行什么现代化结构的改革,实行什么样的公司治理,制度的完善都离不开毛泽东讲的劳动力二重性的关系。

 

十、联合公营、民营企业的金融工具如何使用

“公营经济愈发展,则人民负担就可愈减少,这又是培养民力的一个方法。而联合与通融民营经济与公营经济这两方面的工具,则是金融。”(P.752

这是一个非常光辉的思想,但千万不能照搬。目前,我党已在一个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国中执政,国营经济应占一个相当重的地位,这种思想的光辉之处是国营企业应纾民困,以解民生之急,使人们减少负担,培养民力。

当时的边区还是自然经济占主导优势,边区掌握的金融和银行贷款给农民、手工业作坊,金融还是在简单的商品经济中流通。现在我国实行的是规模宏大的市场经济,资本市场为企业家们追逐。给予民企流动资金似乎不是大问题,但有人是否有这种顾虑,让民营企业家在银行和资本市场中配置金融资源,是否是帮助民营企业完成第一桶金,积累了原始资本?其实这一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问题是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有无一个规模的问题?民营企业只要进行任何开发性、开拓性的行业,国家开发银行等政策性银行都应给予长期贷款,日本就有拓殖银行为例;民营企业进行海外投资,银行也应该给予长期贷款,美国就有官办的进出口银行为例。如能带动广大农民致富的“三农”企业也应该得到农业银行、农业开发银行的支持。从而使民营企业的资本金得到银行和资本市场的支持。毛泽东关于金融联通公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论述,应为今人开一脑窍,这确是一个应该认真研究的问题。

 

十一、延安成功的合作社典型

1942年以前,延安根据列宁说的合作化,办起的合作社,基本上都是公营官办的,即政府的股金为主,向群众摊派的股金为补充,“只在1942年1月,建设厅根据延安南区合作社的经验,提出‘克服包办代替,实行民办官助’的方针,合作经济才迅速发展起来。”“延安县南区合作社就是较早走上正轨的。”(P.787)毛泽东深信不疑,延安的合作社及一切抗日根据地实行的农业合作经济都是符合中国农村实际的。他说:“这在中国经济史上是要大书特书的。”(P.889

建国后,毛泽东认为合作社已是驾轻就熟之路,所以用运动的形式大力推广,不免出现了急躁冒进的错误。但他印象深刻的供销社、信用社组织仍然保留下来。供销总社还成为一个部级组织。今天的农村改革并没有否定农村合作经济方向,切勿以为土地承包后就天下大吉了。

新民主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之间,本不存在一条万里长城,请看现在的一些号称社会主义性质的股份公司上市公司,能够这么对待股民吗?

 

十二、合作经济的普遍意义

延安时期合作经济的领域是无所不包的,至少有五种形式的合作社。以延安南区合作社为例,它是包括生产合作、消费合作、运输合作(运盐)、信用合作综合性的合作社,以及手工合作社。“不仅经营消费事业,还经营供销、运输、生产、借贷等项事业”。(P.788)生产方面,合作社组织了纺织、榨油、制毡等手工作坊,它可以一次动员800个妇女一起纺纱。运输方面它有一个百余头牲畜的运输队,主要进行盐业贸易。它的商店“不仅使老百姓少走路,而且比大城市商店的东西还要便宜”。它的信用合作社除去为社员服务外,还为外地的移民、难民贷款,帮助他们安家落户,发展生产。南区合作社还经常将社里的红利为社员缴纳教育经费和民兵的放哨费。总而言之,延安的合作经济走上正轨以后,赢得了人民充分的信任,并给中央领导人留下深刻印象。

我国现在一部分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农户,开始组建起各种专业性的生产合作社。农村改革同时继承下来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农村供销合作社和众多为“三农”服务的企事业单位都应是合作经济的组成部分。

 

十三、股份制形式的合作社更有经济活力

南区合作社是一个合股制的企业,“它允许人民用公债劵、储蓄票入股,以扩大股金。”“群众要求入股无钱时,它号召群众可用一切有价实物入股,如粮食、牲畜、鸡蛋、柴草等等。”(P.788)南区合作社经常吸收群众的驮盐代金转为股金,而且还帮助群众完成了驮盐的公差。合作社甚至收集“上年应交的公粮给合作社,合作社不仅保障替社员代交本年应出的公粮,而且承认所交公粮的数目即作为老百姓所入之股份。”(P.789)如果下年公粮数额增加,则增加量由合作社负担。处处为农民着想,为社员着想:“他不斤斤于合作社本身的公积金、公益金的百分比的多少,而尽量将赢利分给社员,它不限制股份的红利,不论社员股金多少,一律按股分红;它不限制社员对股金处理的权利,每个社员都有随时退股的自由;也不限制社员资格,各阶层人民都可以加入,机关社团也可加入。”

股份制形式的农业合作社不但在延安时期,而且在今天都有强大的生命力。上世纪50年代的农业初级社是讲股份制的,高级社则取消了社员的土地股份和大牲畜、农具的股份。好像只有集体耕种、集体分配,吃大锅饭才叫合作经济。这段历史教训应永远汲取

(责任编辑 李秀江)

2019年9月1日一稿

2019年9月16日二稿

(未完待续)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