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界人物 >> 创新的守护者 ——专访隆源知识产权集团董事长 闫冬
详细内容

创新的守护者 ——专访隆源知识产权集团董事长 闫冬

时间:2019-10-09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原创】

风万里动,日暮黄云高。秋天的北京格外美丽,正如老舍先生所描述的那般:“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就是现在,天气不冷不热,昼夜长短平匀。既没有狂风又不见暴雨,天还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在这个城市最美丽的季节,《中国民商》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市中关村世纪科贸大厦20层的隆源知识产权集团,对集团董事长闫冬进行了长达3个小时的专访。

6.jpg

隆源知识产权集团经过8年的发展,已经从最初的一个知识产权咨询公司成长为包括咨询和代理一体,拥有宁波、合肥、佛山、哈尔滨、武汉、深圳6家国内子公司、中国台湾地区1家子公司和卢森堡、韩国首尔两家境外全资子公司的集团公司。8年的发展达到这样的成绩,在知识产权代理领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在《中国民商》记者和闫冬沟通过后发现,他的成功并不是偶然,而是源自于他骨子里对于成功的渴望和敢于拼搏永不懈怠的精神。

当然,他的成功也和他选择正确的创业方向密不可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知识产权保护是科技创新的守护神,没有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建设,知识产权侵占得不到遏制,势必会降低企业或机构、个人的创新积极性。同样,知识产权“碰瓷”案件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判决,也会降低市场的活跃性。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2019年中央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求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已经成为我国制度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与此同时知识产权相关行业的发展也水涨船高。

而闫冬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时候,最初选择的专业并不是知识产权领域,而是机械设计专业,他当初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搞技术的科学家。

 

清醒的迷茫

1981年的冬季,闫冬出生在黑龙江省通河县。闫冬从小就有一种勇于拼搏的精神,虽然家庭条件不是太好,但是他无论在体育方面还是学习方面都是勇于争先、名列前茅。闫冬是一名理科生,在第一年高考的时候第一志愿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第二志愿选择哈尔滨工业大学(以下简称哈工大)。然而录取结果出来后,他并没有收到上海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是收到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有些不甘的闫冬没有去哈工大读大学,而是选择复读一年。

2000年,闫冬更加发奋努力地苦读一年,在全市3区4县模拟考试中获得了总排名第二的好成绩。对于自己的努力,闫冬有了新的目标,他在这次高考填报志愿时把第一志愿改为了清华大学,第二志愿仍然是哈工大。或许是命运的捉弄,也或许是确实和哈工大有缘,闫冬以2分之差和清华大学失之交臂。再次收到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这次闫冬没有再次拒绝。

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闫冬并没有一丝松懈,而是加倍地努力学习。闫冬在大学中成绩十分优异,待人诚恳,在学校运动会上获得100米短跑甲组第二名的好成绩,还被推举为学生会主席。虽然获得很多成绩,但是闫冬一直很清醒——要努力成为领域内最优秀的人。大四第一学期哈工大推选保送研究生,闫冬名列第八,选择了哈工大最优秀专业之一的机器人专业。“我是大四就进入了实验室。机器人研究所当时并没有在哈工大校内,而是在老动物园旧址建设起来的。不在学校里,就没有太多的其他事务,会让我有时间静下心来考虑以后的发展。”闫冬介绍道,当时他的导师是全国领域内顶尖的学者,闫冬感觉很难在这一领域达到乃至超越老师的高度,对于今后的生活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离开工大尽早重新选择可能会有一个新的不同的新生活。

当时的闫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虽然很清醒,却依旧有些迷茫。

 

偶然的入行

对于未来还有些迷茫的闫冬来到了机会更多的北京,一方面北京会有很多寻找自我发展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是换个环境重新考虑自己的未来。当时兜里只装着320元的闫冬无法在北京生存,他找到了当时在清华大学读研的同学,于是闫冬就暂住在同学的宿舍“蹭床”。当时闫冬的同学准备出国,每天除了上课之外一直在准备GRE考试,闫冬就主动承担起同学实验室里的项目工作内容。

不过由于即将面临清华大学期末宿舍清查工作,闫冬也即将失去可以落脚之地。闫冬开始考虑下一步的生存问题,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一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的舍友告诉闫冬有很多北京理工大学的学长都在做专利代理人的工作,建议闫冬也去试一试。这是闫冬第一次了解这个他将要为之奋斗一生的领域。

经过进一步的了解,闫冬发现这个领域对于从业者的要求很高——不仅要有专业技术的理解能力和敏感度,还要懂得相关法律的内容。而当时并没有一所大学设立相关专业,也就表明每一位从业者都是专业技术出身,而后兼修法律知识。这对于善于学习的闫冬来说是一次机会,“当时我感觉眼前一亮,或许是因为我总爱给自己立目标,当时我感觉在技术领域我可能永远无法抵达或者超越高校导师们,但是在这个领域我肯定可以做得更好。”闫冬总有一种一旦认准就立即付诸行动的果决,无论是从当初决定复读,还是后来的离校,到现在的找到一个可以为之奋斗的领域。当他决定要从事这一行业工作之后,就立即行动准备自己的简历和获奖情况。当时正逢春节后的招聘高峰,闫冬抱着厚厚的一摞奖励证书,来到了挤满应聘者的军博招聘会。

两天后,闫冬接到自己被录用的消息,他知道自己终于走进了这里。

 

快速地成长

明确目标,找到工作,紧接着就要立即搬离清华大学宿舍。兜里只剩400元的闫冬在新工作单位附近的罗庄西里找到一个出租房。当时对于群租的治理还比较宽松,闫冬找到这家出租房里有八张床位,而且没有窗户,虽然环境很差但是床位费仅350元/月。由于房东要求押三付一,这就意味着闫冬要交1400元。经过一番沟通,房东同意闫冬先交400元,发工资后再补剩下的钱。

新单位的试用期待遇是一个月2000元和一张200元的饭卡,初入行的闫冬还主动承担了早晚开门锁门的工作——由于有国外业务,为方便相关同事与国外沟通,公司规定早八点开门,晚十二点锁门。这样,闫冬就有了比别人多一倍的时间来工作,同时也是通过工作加强锻炼学习。在距离月底发工资还有五六天的时候,闫冬的饭卡即将见底,由于吃不饱工作时间又长,他的状态就出现了一些问题。当公司领导找他谈话的时候,他才吐露实情,靠着领导借给他的500元钱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间。

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闫冬的成长非常迅速。闫冬所在的公司主要承接一些合作事务所转过来的案子,相对简单的工作,闫冬却没有简单对待,他没有如同其他同事一般简单的改写,而是认真研究对方如何把一项技术描述清楚,如何固定成为一个法律文本。其他同事20分钟一单的工作,闫冬却会花费一个小时去研究和模仿,而后做出总结。“但在工作总量上并看不出来,因为我是8点就到单位,深夜12点才离开,中间的这段时间都在努力地工作和分析、总结、模仿优秀事务所撰写的成果。”闫冬发自内心的表示,那段时间是他成长最快的一个阶段。

与此同时,闫冬也看到自己的不足,在工作的同时还努力备战考研,并成功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专业的研究生。虽然工作上并没有这么要求,但是闫冬清楚只有奠定足够厚实的基础,才能在这一领域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随着对工作认识的进一步加深和个人快速的成长,闫冬的工作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和好评,公司领导开始给闫冬更多的工作任务。闫冬也乐于在忙碌的工作中获得成长,但是在工作的过程中,他认识到只是大量的承接合作事务所转过来的案子并不利于行业的发展——只是简单地调整和转写,没有创造性的工作只能让个人、公司原地踏步难以发展。“经过4年的学习和历练,我知道我完全有能力直接从企业或者机构、个人那里接案子,而不必将更多业务依赖于合作机构的转包,甚至我清楚地知道可以比他们做得更好。”闫冬找到了公司领导,表达了这一想法。但是,领导虽然认可了闫冬的想法,但是并没有在工作安排上有积极的改变。

无论从个人发展角度还是行业发展角度考虑,闫冬都认为是时候开始进行一些改变了。

 

坚定地创业

2011年初,在入职的第五个年头,闫冬找到了公司领导决定离开。即便是领导提出给闫冬部分股份来挽留他,但已经无法改变他离开的决定——闫冬认定的事情很难被他人改变。“离开时,泪水充满了眼眶,强忍着咬紧牙关不让眼泪落下来。我对公司很有感情,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所热爱的工作。但在发展理念不同的时候,与其别扭的在一起,不如分开来的轻快。”这时,闫冬决定创办一家可以改变这个行业现状的公司。

据闫冬介绍,现在专利服务机构大概可以分为三类:一类仅是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批授予专利代理资质的专利代理机构;一类是由司法部、每个地方的司法厅给审批有律师事务所资质的机构;第三类是不需要什么资质的咨询机构。“对于创业,首先要做好自己的心理建设,毕竟创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尤其在创业初期,既没有客户又没团队。另一方面是要选择好方向做好定位,作为一个新公司首先要避免与其他成熟公司进行正面的交锋,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同时要对公司的发展有一个阶段性的规划,知道公司以后的每一步怎么走。”闫冬对于自己创业公司的定位非常明确,首先要避免在初期和其他专利代理机构竞争,而是选择定位于一家咨询公司。不是为客户提供专利申请或者专利无效申请的办理,而是结合客户公司状况,分析公司是否需要办理专利申请、何时办理最优、办理什么专利、怎样办理时间最短、价格最合理⋯⋯凭借之前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公司开始逐渐接到一些业务,完成了创业的第一步。

人力资源是行业内的老大难,尤其是在想有所改变的公司里。“行业内大多都是提成制薪酬,也就是给你一个底薪,你干得多就赚得多。这样一来员工的工作积极性是有了,但是对于工作内容的认真度和深度就相应的有所减弱——追求量而忽略质。”闫冬就是想改变这种现象才创立公司,而招到有工作经验的员工都是有一定的思维惯性,这就导致闫冬必须培养没有工作经历的新人。

闫冬从北京理工大学、北方交通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理工高校分别招收了机械类、通讯控制类等专业毕业生,并亲自编写培训大纲给这些毕业生们培训。同时也交给这些新人们一些相对不太复杂的工作,给他们讲解自己工作时的经验,让他们在工作中成长。首批10个人,最终留下来4个,其他6人均被同行业机构挖走了。不过,闫冬没有任何不开心,反而因为被挖走的两人只工作了两个月就荣升小组长而兴奋不已。“我觉得至少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的业务能力得到了对方的认可,这一点我是有信心的。”闫冬更加坚定信念,连续三轮招聘新人,最终留下了12人成为公司的班底。

 

全新的布局

凭着闫冬的能力和口碑,公司效益蒸蒸日上,并在2014年成立了专利代理公司,和咨询公司同步运营。几年的积累,无论是人才储备还是客户维护都有了十足的进步,公司在闫冬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发展。随着公司逐渐走向正轨,闫冬不再满足于北京的市场,开始把眼光投向全国。

最初,闫冬在宁波建立了第一家分公司,而他在建立分公司的方式上也不同业内其他公司。“我们这个行业设立分公司大多数以加盟制为基础,也就是其他人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建立分公司,可以用总公司的资质和牌照,每年上缴一定的费用即可。至于怎么运营,总公司往往不做要求,但就是不能闯祸。就如同买保健品,可以治不了病,但是也不能让顾客吃坏了肚子。”闫冬形象地比喻行业的一些现状,但是如果想把事业做强做大仅靠这些是注定难以成功的。包括后边的几个分公司,在子公司成立之前闫冬都要自己或者派助理到当地,从选址到招聘、培训、运营,所有的内容都是亲自去做,而非借他人之手。

后来,闫冬又陆续在合肥、佛山、哈尔滨、武汉、深圳、中国台湾地区、卢森堡、韩国首尔等地开办多家全资子公司。在运行了一段时间后,闫冬发现了一些问题:“首先各地发展不均衡的现象明显,业绩差别很大,往往有的很忙有的很闲,这几家公司养着那几家公司。”闫冬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很简单也很有效,把所有的业务流程管理都搬到服务器上——把各地公司打散,然后合并成一家“服务器上的公司”,无论从人力资源、财务、行政还是专业的案源、资料等,都会在闫冬所设计的这个服务器系统里。然后成立一个总的流程部,把所有的工作按照统一的流程和水平进行推动和要求。这样就降低了不同地区水平参差不齐的弊端,整个系统上所有岗位的业务水平都只会持续提升。对于富余出来的人员或者转岗,或者按照劳动法依法解聘。

闫冬还在北京的公司做出了精简的改革,降低了写字楼的租赁面积。把武汉公司作为集团的总加工处理基地——武汉有很多高校可以引进人才,同时武汉又是相对中间的城市,到各地不同公司都相对便捷。把流程中心放到了宁波,把后备人才中心放到了哈尔滨——2017年,隆源知识产权集团和哈工大签订了一个校级协议,成立哈工大隆源知产学院俱乐部。隆源知识产权集团捐给哈工大120万元,一方面是回馈母校,另外一方面也是和哈工大一起培养知识产权方面的人才,也是为行业的人才储备做铺垫。

双方约定这笔捐款的使用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人才培养;二是促进高校的知识产权的文化建设;第三是鼓励和奖励优秀的知识产权成果。现在哈工大隆源知产学院俱乐部已经成立,第一期有120个人,其中70%是博士和硕士。闫冬考虑得很清楚,他对负责在工大推进该项目的隆源知产研究院的院长表示,“前两年我们可以不要收获,但是一定要把这个俱乐部完善起来,人才培养起来,把品牌树立起来。”闫冬表示,一方面培养的人才可以直接充实到隆源知识产权集团作为人才储备,另一方面,即便培养的人才没有到隆源源知识产权集团也会因为专业知识储备到知识产权相关的公司、机构工作,无论到哪里,隆源永远都是他们的启蒙者,我们也是为整个中国的知识产权事业服务。“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鞭策。”

中国台湾的知识产权代理行业一直比大陆的更加成熟和完善,但是在2010至今,中国台湾整体经济下行,很多优秀专业人才的业务收入大幅度降低。闫冬看准了时机,在中国台湾成立了台湾隆源智权子公司,吸纳了很多优秀的人才,并把中国台湾的子公司作为面向海外业务的主要基地。

 

毕生的追求

如何让国内的知识产权代理行业朝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是闫冬所关注和一直在考虑的问题。“这或许将是我用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没有知识产权制度的健全和完善,会严重阻碍企业、机构和个人创新的积极性。但是仅仅有制度的健全,而没有中间体系的完善,也很难行之有效地为创新者起到护航的作用。”闫冬介绍,随着国家的重视和行业的发展,知识产权代理行业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与此同时知识产权保护也被发明者所重视,相关的纠纷越来越多,涉及的判罚金额也越来越大。“几年前与知识产权相关国内判赔金额超过100万元的都很少,少量的罚款并不能有效遏制侵权,因为侵权者很可能已经把相对于利润微不足道的赔偿金额算到了成本里。”闫冬介绍,近两年知识产权判赔超千万元的也并不算少见,这表明了国家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和力度,侵权成本较高的时候,侵权案件也会明显降低。

今年,隆源知识产权集团牵头联合多家上市公司发起成立了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联盟上市公司知识产权发展专委会(上市公司专委会),上市公司专委会是探索和实践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路径、促进创新成果转移转化、落地我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的创新思路。闫冬表示:“成立上市公司专委会的目的就是以解决上市公司所面临的知识产权共性问题为核心,联合国内上市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和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形成包括技术创新、技术转移转化、知识产权教育、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运用和知识产权救助等知识产权发展内容的共生共荣的上市公司知识产权生态圈,建立起对外大国知识产权竞争统一战线。在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竞争手段的国际大环境下,共同推动上市公司整体知识产权管理水平和国际市场知识产权竞争能力的提升,使之成为大国战略竞争的实力脊梁。”

深耕知识产权领域多年的闫冬表示,这将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行业,他清楚这个行业将会为社会经济发展、为国家科技兴国、为人民提高生活水平带来多大的推动。经过多年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工作,闫冬身上那份争强好胜、凡事必争先的性格似乎有所减弱,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是一份责任和担当。正是这份责任和担当,促使着他继续奋斗在知识产权建设的道路上,相信他的努力必将会为更多的创新者铺设一条平坦宽阔的创新路。

(责任编辑 庄双博)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