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法治观察 >> 涞源县冀恒矿业涉嫌“非法生产”
详细内容

涞源县冀恒矿业涉嫌“非法生产”

时间:2019-10-08     作者:青山

山体惊现巨型深坑  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涞源县冀恒矿业涉嫌“非法生产


冀恒矿业上马的建筑用石生产设备已经全部安装完成,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只能在夜间生产,严格意义上属于非法生产


“原来山上郁郁葱葱,山下道路平坦,现在被涞源县冀恒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冀恒矿业)挖得光秃秃的,如果发生大的降雨,极有可能发生山体滑坡,危及村民生命安全,因为怕泥石流发生,靠近冀恒矿业的支家庄村已经全部搬离。” 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杨家庄镇杨家庄村村民多位村民称,被破坏的山体方圆十余公里,深约300米。村内道路坑坑洼洼,一到雨天根本无法行走。

杨家庄村就在上述村民所指的满目斑驳的山体山脚下。冀恒矿业此前获得河北省原国土资源厅颁发采矿许可证,开采矿种为铁矿,开采方式为露天/地下开采。

知情人透露,今年年初,该公司以整治修复的名义上马废石加工设备,因为未取得废石加工的采矿许可证以及安全生产许可证,现在试营业期间基本在夜间生产。

杨家庄镇多个村村民反映,冀恒矿业铁矿环境问题突出,其中尾矿库排污已长达十多年,导致上百万吨尾矿渣覆盖并破坏周边的耕地和山体,矿区内扬尘漫天,持续的矿山开采在山体上留下深度近300百米的巨型深坑。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对周边村民生命安全造成巨大影响。

1570548797697376.jpg

冀恒矿业铁矿石开采现场,中间形成超百米的巨型深坑


污染周边村民多年

支家庄村位于河北省涞源县杨家庄镇,这里是冀恒矿业铁矿石开采所在地,在开采现场可以看到,几十台挖掘机和运输车辆正在紧张工作,路上尘土飞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矿区中间有一个几百米深的矿沟,山体结构被严重破坏。

时至今日,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体如同手术刀一般齐根挖开,最深处形成将近百米的沟壑,高耸似小山的石堆上面没有任何苫盖,不时扬起粉尘飞扬。

当地村民说,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冀恒矿业开采铁矿所致。如今,原本美丽的乡村小路已经被拉废石和铁粉的车碾压出一条条崎岖不平的道路,到处散落着废石灰。

工商注册显示,冀恒矿业成立于2010年816日,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人民币,公司发展壮大的9年主要是铁矿开采。

从官方查询到,该公司铁矿石开采(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至2022年412日,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至2015124日)、加工(按采矿许可证核定的采区范围)、矿产品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2014918日股权并购变更为外资)。该公司经营范围是铁矿石开采、加工(按采矿许可证核定的采区范围)、矿产品销售,金矿砂销售。(2014918日股权并购变更为外资)(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杨家庄村一位村民称,村内矿石运送车辆昼夜往返,矿山开采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村民门窗不敢开,种植的植物遭受粉尘侵蚀不能生长,村民整天活在矿山粉尘中。

“当初我们多次将此现象举报到当地政府,问题没解决,这些年答应我们的污染费至今不知去向,分文未得。”多位村民表示。

村民们说,当地环保部门经常到矿区执法,每到执法时,冀恒矿业的开采和运输车辆全部停止工作,环保部门只是对一些非法私挖乱采的小作坊进行处罚。

冀恒矿业开采不仅仅是环保问题。当地村民表示,2013年,杨家庄村村民的60亩耕地和众村民股份制责任山2800余亩树木几十万株,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村里私自转让给雄鑫矿业,后改名冀恒矿业做尾矿库占用,违反土地的使用性质,侵犯村民权益达2400余万元,使集体利益和群众切身利益遭受侵害。

按照2011年35日国务院颁布的《土地复垦条例》,只要是损毁的土地都需要做复垦。有关专家指出:“采矿损毁的土地是土地复垦项目最主要的研究对象。按照《土地复垦条例》,谁损毁谁复垦,任何矿山企业都有履行复垦的义务。”

“如果矿山不做任何处理,最容易出现边坡的滑坡、泥石流以及水土流失。露天开采对生态造成的影响包括景观破坏、土地结构破坏、植被破坏、水生态系统破坏、生物多样性破坏等。”有关专家表示。

杨家庄村村民介绍,该村范围内有多处尾矿库,每到下雨天,这里总会有铁矿废渣废石流下。2012年721日,涞源县杨家庄、王安镇等村镇,被肆虐的洪水侵袭,造成山体滑坡、沙石滑落路面、桥梁、公路被冲断、村庄被吞没、农田绝收,原本的青山绿水,全部浸泡在了浑浊的污水里,乡亲们在暴雨中承受着寒冷、饥饿与恐惧,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淹没,眼睁睁地看着原本美丽的家园成了一片废墟。我们不希望我们整天活在恐惧中,如果再有类似的灾害发生,我们的生命会受到严重威胁。

当地村民表示,冀恒矿业不仅有非法占地的现象,矿区内还存在超面积开采行为,村民多次将此现象报告给当地政府,均没有得到官方回复。

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全国范围内督察的情况下,冀恒矿业依然“我行我素”,原因耐人寻味。

1570548893319220.jpg 

山体造成严重破坏,对周边居民造称安全隐患

 

利益驱使下的“非法生产”

位于杨家庄镇约5公里的铁矿尾矿库,面积约两个足球场大小,整个尾矿库由灰色矿渣和废石堆积而成,边缘是虚散的矿渣筑成的坝体,坝高约百米,伴有异味。

尾矿库地处太行山北麓,距离最近的后支家庄村不到500米,当地村民介绍,当下矿渣在气候与冰(水)结合条件下形成凝固的渣块儿,待天气日渐回暖,虚散的矿渣随时会随风飘散。

尾矿库中间有一个形状不规则的露天开采后留下的巨型矿坑,深度超百米,矿坑四面岸壁陡峭、沟壑纵横。

村民们表示,采矿使他们失去了部分耕地,也污染了环境。有的耕地,自从被矿上租用以后,便被永久性破坏了,村民甚至因此将铁矿企业告上了法庭。

据统计,当地周边村被“以租代占”的耕地超过100余亩,大部分已无法耕种。

更为甚者,选矿产生的大量粉尘,被风吹四散,覆盖了山体周边,从尾矿坝渗出的污水,污染着周边尚未被侵占的土地,整个采矿区的空气中弥漫着随风飘散的矿粉。

村民们说,这样的状态已经有十多年了,被开采出的矿渣和废石一直堆放在那里。很多矿上的人工作不到一年半就被换下,有些人因吸入矿粉而患上各种疾病。

公开资料显示,奥威控股(01370.HK)在今年年初发布公告称,公司于未来将计划通过公司全资附属子公司冀恒矿业拓展建筑用砂石料生产、销售业务。

奥威控股(01370.HK) 公告称,根据冀恒矿业的地质资料及废石指标检验结果发现,可利用冀恒矿业的废石生产建筑用砂石料及机制砂。随着国家对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对作为建筑用砂石料采取了更为严格的控制措施。特别是,集团矿山所在地区,位于北京和雄安新区毗邻的保定周边地区,对建筑用石、用砂的开采,运输供应和使用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此外,雄安新区的建设也将大大推动该地区对建筑用砂石料的需求。因此,需求的增加将促进上述地区建筑用砂石料市场的扩大,这将为建筑用砂石料市场带来巨大的潜力。

因为看到建筑用石用沙的巨大市场潜力,冀恒矿业已经投资上亿元上马建筑用砂石料生产设备。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冀恒矿业已于2019年124日变更了企业经营范围,变更后增加了建筑用石生产、销售。

奥威控股(01370.HK)公告称,冀恒矿业的相关固废利用项目已向当地政府申请立项,待项目得到当地政府审批后即可进入项目实施阶段,该项目拟计划于20197月初建成投产。

当地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上马的建筑用石生产设备已经全部安装完成,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现在只能在夜间生产,严格意义上属于非法生产。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曾强调说,河北周边的山体生态环境关系我国华北、东北、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是构建我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由于太行山系是北部地区的环境保护带,对河北、北京等地的环境的环境维护起作屏障作用,是我国重要的环境治理体系之一。在环保如此高压之下居然还昼伏夜出顶风作案,令人震惊。

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十分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十八大以来多次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习近平总书记如此重视生态环境保护,背后是深沉的民生情怀。

事实上,关于太行山系的整治行动,河北省委、省政府、环保厅等有关单位早已行动。2018年101日,河北省启动了太行山燕山生态环境普查整治专项行动,并制定了《太行山燕山生态环境普查整治专项行动方案》,宣布将通过普查对太行山燕山生态环境进行全面“体检”,分门别类建立起问题清单、任务清单、责任清单、效果清单,并逐一整改。同时,借助整改,建立健全生态保护红线管控体系,完善生态保护红线制度,严格生态保护红线准入,实现一条红线管控重要生态空间。

截至2018年1130日,河北各市共核查点位16660个,甄别出问题740个,其中张家口、承德、保定市问题最多,分别为285个、142个、136个。其中,涞源县属于重灾区。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高建民表示,在全面普查的基础上,下一步,河北省将集中精力推进整改工作,整改一个、验收一个、销号一个,坚决杜绝表面整治、虚假整治和敷衍整治,切实筑牢京津冀生态安全屏障。

 1570548949165888.jpg

冀恒矿业投资上亿元的建设用石生产设备已经建成使用

 

谁在保护企业的“非法”行为?

如此严重的问题,涞源县环保局又是如何落实上述整治方案的呢?环境破坏如此严重,如何保障京津冀环境不受污染?雄安新区的建设难道就靠非法生产的建设用石来维系?

据了解,早在7月30日,涞源县召开白洋淀流域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专项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动员会,涞源县政府县长周峰出席会议并讲话,周峰强调称,必须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必须以铁的决心、铁的意志强力推进白洋淀上游流域环境治理和保护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端正态度整改,全面彻底整改,不折不扣整改,一条一条整改,真正实现“不让一滴污水流入白洋淀”的目标,不断推动涞源创新发展、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抓紧制定沿河煤场和尾矿库(堆)水污染防控方案,对于履职不到位的相关部门及其责任人要依法依规严肃问责。

据可告信源,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924日,涞源县对全县施工企业已经责令全面停工,但就在924日当天,冀恒矿业铁矿生产还在继续,从远处就能听到铁矿机械轰隆声,工地内挖掘机和运输车辆往返运输矿石。

当天,涞源县环境保护局副局长高素洁获悉上述信息后,立即电话叫停冀恒矿业的开采行为。该局负责冀恒矿业环保监察的负责人王春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冀恒矿业每年纳税数值是涞源县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作为当地环保监管人员,工作压力非常大,下一步将进行加强监管,落实省市县对矿山环保监管的要求。

高素洁称,冀恒矿业投资上亿元上马的建设用石生产设备,目前已经在县发改局立项,具体的项目审批流程还没有走完。“据我了解,生产设备没有上规模生产,至于群众反映的已经开始生产建设用石属于设备试运行阶段。”

当地村民反映,“冀恒矿业是上市公司子公司,实际控制人背景很深,涞源县根本管不了。”

查询涞源县政府官方网站,可以看到,当地政府非常重视私采滥开行为,并且不间断进行打击,但当地人的说法与冀恒矿业的生产场面,使当地政府部门所谓“严加管理”的效果大打折扣。

涞源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矿管股股长赵晓娟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冀恒矿业铁矿开采行为属于合法开采,不存在超面积开采,至于冀恒矿业新上建设用石生产设备,有关手续正在办理中,还没有开工生产。

太行山区本来就生态脆弱,植被少,缺乏涵养水源、调解地面径流能力,雨多时洪水宣泄而下,雨少时河川干涸断流,形成大雨酿水灾,缺雨遭旱灾。据统计,在1996年洪灾中,河北省太行山区受灾县波及到91个,涉及881个乡镇,1.59万个村庄,受灾人口1517万人,直接经济效益456.3亿元。可见改善太行山生态环境,减少自然灾害,任务并不轻松。

针对冀恒矿业造成的安全隐患问题,涞源县安监局副局长刘永旺解释称,冀恒矿业和尾矿库现有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均在有效期内,新上建设用石生产项目,还在立项审批过程中,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如果生产,属于非法行为,对于村民担心的安全隐患问题,安监部门非常重视,下一步将重点排查,欢迎媒体监督。

有关专家认为,改善生态环境,解决贫困状态,决定了开发太行山资源应当从长计议,也正是有长期规划和近期目标,使太行山区在20多年的开发中,植被覆盖率得到提高,居民收入得到提升,然而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和贫困”两大主题。私采滥开,对于暂时缓解贫困起到一定作用,但长远来看,生态环境的破坏带来的可能是无法弥补的生态灾难,而资源的有限性必将重陷生态贫困,以此方法来解决贫困无异于饮鸩止渴。

关于此事件进展,媒体将持续关注。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