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金融市场 >>IPO观察 >> 龙利得:关联方未披露且上“黑名单”,招股书或重大遗漏
详细内容

龙利得:关联方未披露且上“黑名单”,招股书或重大遗漏

时间:2019-09-16     作者:《壹财信》 邵叶蓁

龙得利封面图.jpg

2019年3月29日,龙利得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利得”)预先披露更新了招股书。此次IPO,龙利得拟在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8650万股。

经历了首次IPO被否、曲线上市折戟之后,此番已经是龙利得二战IPO了。说起龙利得的坎坷IPO,可谓几度上市几度愁。2018年1月17日,龙利得首次IPO因向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大额无息拆借资金、主要供应商以及大客户存疑、股权转让、产能消化等问题被证监会“拒之门外”。

首次IPO失利之后,龙利得转而寻求曲线上市之路。2018年3月14日,*ST工新发布停牌重组公告,拟以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方式购买龙利得股东徐龙平、张云学及其他股东持有的龙利得股权。时隔2个月,2018年5月15日,由于双方交易条件等未达成一致,*ST工新宣布暂不将龙利得纳入重组标的范围。“卖身”未果,黄粱梦碎,龙利得决心再战IPO。


关联方未披露

两实控人企业同现“黑历史”

除了资产重组的历史疑点,龙利得的大股东及其实控人也惊现不少“黑历史”。

据招股书,龙利得的实际控制人为徐龙平和张云学,两人共同控制公司40.58%的股份。

另外,上海龙尔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龙尔利投资”)为龙利得实际控制人徐龙平控制的企业,持有龙利得4,200.00万股,持股比例为 16.18%,为龙利得第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2月6日,龙尔利投资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7年2月7日被移出。

除此之外,龙利得另一实控人—张云学控制的企业未完整披露,或涉嫌信披遗漏。 

招股书在张云学的基本情况中简单提到,2001年6月至2004年12月其任上海张储针织服装厂厂长。而据企信网信息,上海张储针织服装厂是由张云学投资的个人独资企业,成立于2003年2月26日。主要经营服装,服饰制品及辅料,生产。如此令人不禁疑惑,上海张储针织服装厂究竟成立于何时?

更有趣的是,2017年4月27日,该企业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三十六条“个人独资企业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的,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的,吊销营业执照”被行政处罚。至今显示吊销,未注销。

与此同时,该企业早在2015年、2016年就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等原因被多次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至今未被移出。

而龙利得在招股书中称除上海可云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可云服饰”)外,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云学不存在其他控制的企业。而对其独资的上海张储针织服装厂只字未提。

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中有规定,发行人应全面披露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其他企业及其基本情况。

另外,实控人张云学控制的另一企业也遭行政处罚。


招股书显示,实际控制人张云学持有可云服饰40%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且担任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

在证监会2019年3月8日披露的反馈意见中,要求龙利得说明可云服饰的箱包业务与发行人业务之间的关系,是否存在同业竞争。龙利得对此否认,并做出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4月8日,可云服饰因违反了排水户未取得污水排入排水管网许可证向城镇排水设施排放污水的规定被罚款35,000元。

 

控股孙公司注销

原股东“撞身”大供应商实控人


除了以上,龙利得的供应商也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龙利得曾存在控股孙公司龙利得印刷科技(上海)研发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印刷科技”)。印刷科技成立于2013年2月22日,上海龙利得持有99.998%的股权,王海明持有0.002%的股权。2015年7月1日,印刷科技解散并注销登记。

无独有偶,龙利得连续五年的大供应商——上海浦沙纸业有限公司(下称“浦沙纸业”)的实际控制人也叫王海明。


据招股书,浦沙纸业成立于2014年5月29 日。成立当年,该企业便成为龙利得第八大供应商,采购金额694.86万元,占采购总额1.79%。2015年,该企业就成为龙利得的第四大供应商,采购金额2,343.07万元,占采购总额6.07%。2016年,该企业上升为龙利得的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3,730.92万元,占采购总额10.02%。2017年,该企业仍然为龙利得的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4,622.85万元,占采购总额9.15%。2018年,该企业为龙利得的第七大供应商,采购金额2,841.55万元,占采购总额4.65%。

印刷科技注销当年,成立仅一年的浦沙纸业便成为龙利得的大供应商,令人生疑。而此王海明是否为同一人,我们也不得而知。

综上,龙得利大股东、实控人企业未披露且“黑历史”重重,供应商也疑点丛生。此外,龙利得在公司收购过程中或有存在问题,此番二度IPO能否“一雪前耻”,《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