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商图文 >>商界人物 >> 弘扬先志 心系工商 ——专访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 张绪武
详细内容

弘扬先志 心系工商 ——专访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 张绪武

时间:2019-06-04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李秀江【转载】   来自:《中国民商》2019年第六期

2012年10月28日张绪武在南通壹城02.jpg

北京张绪武的家中,91岁的他精神矍铄,身体硬朗。说起袓父张謇,钦佩之情依旧溢于言表。他一直致力于推广张謇的理念,希望让更多的人知晓张謇事迹,传承其精神,效力于国家。

张绪武是张謇孙辈六姊弟中最小的一个。他出生两年前祖父张謇去世,7岁时,意外丧父。早在南通中学读书时,张绪武就与中共地下党有联系,是可靠的积极分子,后来又加入了组织,并利用自己在社会上的特殊地位和居住条件为党工作。1946年3月18日,在“争民主、求和平”的斗争中,张绪武身份暴露,被迫撤离南通,与家人到上海后,仍然积极地为解放事业做着地下工作。

1950年,张绪武从南通学院纺织科毕业,主动要求远赴东北支援北大荒建设,被分配到佳木斯工作。直到1980年,张绪武南归,先后任南通市副市长、江苏省副省长。后又担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工商联常务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和全国政协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张绪武最喜欢袓父张謇的一句名言:“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即不与草木同腐。故踊跃从公者,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鄙人之办事,亦本此意。”

张绪武解释这句话说:“人像那些花草一样,生生死死,落红化为春泥,逝者化为灰烬。若做一些事业,便能够超越短暂的生命,给后人留下点东西,这一生也就超越了简单的生命存在形式,似乎有了一些意义和不同。”

张绪武不仅继承袓父的先志,更要弘扬先志,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张謇是谁

张绪武所思所想所行,深受袓父影响,所以要写张绪武,必然要先说张謇。

张謇,字季直,号啬庵,1853年5月出生于江苏海门常乐镇。他是晚清状元,也是近代中国民族工业的开路先锋。他是皇帝钦点的满清官员,也是清帝退位诏书的草拟人。他主张改良立宪,亦大力支持辛亥革命。他是文采斐然的饱学之士,亦是业绩卓著的实业家。早在上世纪20年代的中国,他开工厂、办教育,推行实业救国,将小城南通缔造成一座现代的城市。

在清末民初的二三十年间创办了工业、农垦、交通、金融、通讯、水利、教育、科技、福利等一系列事业,他一生创办了100多家企业,设立了400多所学校,为我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兴起,为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政治家、实业家和教育家。

毛泽东在谈到中国工业发展时曾说,有四个人不能忘记:讲到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讲到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讲到化学工业,不能忘记范旭东;讲到交通运输业,不能忘记卢作孚。由此可见张謇在中国轻工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张謇一生经历着中国大变动的时代,他先是主张变法,继而呼吁立宪,最后力促共和。但辛亥革命之后,共和又使他大失所望,于是发出“政府顽固如此,社会腐败如彼”之叹,感到“国不亡而日演亡国之事”,然则“何以解人民之痛苦?他只得决心,上不依赖政府,下不依赖社会,全凭自己良心做去”。

张謇以南方文人领袖之身下海经商,5年而成全国最大纺织工厂,后来又协助朝廷,拟定第一部《公司律》和《商律》,在改朝换代时,务求和平让渡,亲笔草拟清帝《退位诏书》,其人其事,在近现代国史的很多章节中无法绕过。

1937年,中华书局刊行的《中国百名人传》中,起为黄帝,末乃张謇。

 张绪武与母亲陈石云.jpg

张绪武与母亲陈石云

张謇的三个标签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写到,很多人想给张謇一个定义,却没有一个定义能完全概括。

潘岳阐述了张謇的三个标签。张謇的第一个标签,是实业救国的民族工业家,这是毛主席提过的。

但若说张謇的首要角色是工业家,则远远不够,他的政治色彩更为浓重。在中国近代史几大政治转折处,他都扮演了关键角色。是他将梁启超引荐给翁同龢,开启了维新运动序曲;是他促成刘坤一、张之洞提出了东南互保,成为地方自治的首倡者;是他发起了预备立宪公会,成为立宪运动的领袖;是他起草了清帝退位诏书并幕后主持了南北议和,成为“民国的助产士”。

张謇第二个标签是“立宪之父”。清末新政时,他是预备立宪公会的会长、各省咨议局联合会的实际领袖。他第一次将西方议会政治引入两千多年的中央集权政体;他领导发起的国会请愿运动,客观上催化了辛亥革命的到来;他更是民国初年的议会政党领袖,一系列新观念引领政治潮流。

1916年之后,张謇不再涉足政治。他回到南通,转向了扎实的地方建设。举国动荡之中,这个江苏一隅的小城,却在张謇的主持下建立了一个相当完善的城市系统。

张謇建设了中国第一个拥有城市规划的近代城市,第一个实行小学义务教育的县级单位,创办了第一所师范学校,第一所盲哑学校,第一个纺织学校、水利学校、水产学校、航海学校、戏剧学校。第一个公共博物馆,第一个气象站,第一个测候所。他建设医院、养老院、剧院,扶植了中国第一个科学社团“中国科学社”,他甚至制定了中国第一部《森林法》⋯⋯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他的政纲。他搞了大半生政治,无非是想在中国大地上作这样宏大的开发。既然时非所与,那只能建一个小小的乌托邦作示范了。

张謇的第三个标签是办教育。张謇创办和支持过的那些学校,多年后都发展成为闻名的大学。他1902年创办的通州民立师范学校附设农科,变成了扬州大学;他1905年支持创办的复旦公学,变成了复旦大学;他1915年参与创办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变成了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他1917年支持复校的同济医工学堂,变成了同济大学。他曾经资助并任校董的南洋公学,变成了上海交通大学;他参与发起并任校董的暨南学校,变成了暨南大学。还有一批他创办的更为专业化的技术学校,也变成了各行业的最高学府。如他1910年创办的中国陶业学堂,变成了景德镇陶瓷大学;他1911年创办的吴淞商船学校,变成了上海海事大学和大连海事大学;他1912年创办的南通纺织专门学校,变成了东华大学;他1912年创办的吴淞水产学校,变成了上海海洋大学;他1915年创办的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变成了河海大学。

张謇被现代企业家们追溯为精神领袖。因为他主动挑到肩上的社会责任,远远超出了“实业家”和“商人”的身份。他从来不是想建立一个商业帝国,而是想建设一个理想社会。他所提倡并身体力行的是,企业家不仅要做大,更要做实;不仅要爱国,还要爱社会;不仅要办慈善办公益,还要育平民担责任。这是士大夫的根本价值观所决定。而企业家精神加传统士大夫精神正是中华近代商道的内核。

 张绪武南通学院纺织科毕业照.jpg

张绪武南通学院纺织科毕业照

积极参加革命工作

从豪门望族中走出来的张绪武,受其祖父影响,一直为当时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担忧。同时也受到投身革命的几位姐姐的影响,开始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救亡运动。

然而,抗日战争的胜利并没有迎来全国的和平,国民党当局为镇压反内战运动,制造了许多血腥事件。1946年,南通的进步青年、学生组织游行示威,表达人民反对内战、期盼和平的心声。随后几天,国民党特务秘密逮捕杀害了8位进步青年,制造了南通“三·一八”惨案。张绪武参与这场斗争的全过程,不得不与部分同学流亡到上海。在地下党的帮助下,他们继续勇敢地展开呼吁活动,揭露国民党的反动面目。

1946年9月,张绪武考入震旦大学政治经济系学习。之后受母亲之命,转入了南通学院纺织科,学习纺织。

1950年,22岁的张绪武从南通学院纺织科毕业。他一心想要摆脱家族背景,去做一名最普通的劳动者,毅然选择北上应聘到黑龙江佳木斯纺织厂,任工程师。

 

北上佳木斯

在北大荒的黑土地上,张绪武做好吃苦耐劳的思想准备,在工作中几乎是如鱼得水。他带头组织、参加政治学习,成为政治学习优秀分子;他带头从事技术革新,取得了许多小发明成果;他发表多篇学术论文。至今最让张绪武感到自豪的是,当时他连续4年无偿地利用早晨6点到8点上班前的两个小时,为30名工人补习文化知识,其中语文和数学两门功课教完了从小学到高中全部内容。

1958年夏,出于对工厂个别领导过火斗争的不满与愤懑,倔强的张绪武给厂领导写了一张大字报,张绪武被打成右派,成了斗争和改造的对象。好在很多人钦佩他的为人与能力,张绪武在大大小小的批判会上,并没有遭受太多的折磨与痛苦。

1978年底,随着全国范围内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的展开,张绪武的右派问题彻底平反了,20年的冤屈与苦闷终于得到了根本解除。已经整整50岁的张绪武,将面临他人生的又一次选择:继续留在佳木斯,还是回到南通从头开始?

最终,张绪武还是选择了回到南通,出任南通纺织局科研所工程师、南通市纺织局副局长。

张绪武显赫的家族背景与广泛的社会关系,加之他本人有长期在大型企业工作的经历,对南通的经济发展有极大的推动能力,回到南通的张绪武开始正式步入仕途。

1981年初,张绪武当选为南通市副市长,分工负责对外经济合作与贸易。两年后,他当选为江苏省副省长,分管对外贸易、城乡建设和环保工作。

担任江苏省副省长的7年,张绪武在政治上获得了无限信任和忠诚依靠,工作上进一步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可以说,这7年是张绪武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之一。

最让张绪武费心的还是环保工作,对此,他颇有感触:“外贸是热点,又是很热门的专业,环保相对来说比较冷,而且还经常遭到误解。我对环保工作有特殊的理解。在我分管期间,每年的第一个会、第一件事、第一个工作肯定是环保。在我看来,越是不被人注意的工作,越要领导干部去重视。”

 

心系非公经济

1990年2月,年届60的张绪武离开江苏来到北京,正式就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常务董事、副总经理,分管外贸工作。在张绪武的努力下,中信公司的外贸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

1992年年中,组织上调他出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常务副主席,主持工商联的日常工作。

为了中国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张绪武呕心沥血,日夜弃波。其中,发挥民营企业家在国家扶贫攻坚工作中的重要作用,是他极为重视的工作——“光彩事业”。

光彩事业是全国工商联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光彩事业作为一项开发式扶贫活动,不同于一般的社会济困行为。它以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和民营企业为参与主体,包括港澳台侨工商界人士共同参加,贯彻自觉自愿、互惠互利、义利兼顾的原则,是以共同利益为纽带的经济行为和企业行为。其主要内容是:面向“老、少、边、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以项目投资为中心,开发资源、兴办企业、培训人才、发展贸易;以项目投资为主体,并通过包括捐赠在内的多种方式促进贫困地区经济和教育、卫生、文化等社会事业的进步。光彩事业作为一项德行并重、义利兼顾的扶贫举措,既是一种互惠互利的经济行为,也是一种充满感情的道德行为。

作为光彩事业的发起、推动和组织者之一,张绪武与全国工商联的其他同仁一起,倾注和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最让张绪武欣慰的是,由此总结出了一套成熟的扶贫经验和做法。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对外又称中国民间商会,是在经济领域与外国加强交流与合作的民间力量。谈起这些年在民间经济外交方面的成绩,张绪武感慨道:“与祖父和父亲当时的社会环境和社会条件相比,我是很幸运的,没有理由不为中外民间经济交往多做一些贡献。”一句淡淡的感慨,让人深深地感受到张绪武对中国非公有制经济事业的那份真诚、关心和深刻的思考。

 2016年4月15日张绪武与夫人孟广珍在祖宅濠南别业紫藤花前留影.jpg

2016年4月15日张绪武与夫人孟广珍在祖宅濠南别业紫藤花前留影

倡导“实业为母”

说起祖父张謇,张绪武总是由衷地感叹其远见卓识和超凡智慧,他有生之年的最大愿望,就是能把张謇研究推向一个新的台阶。

推动张謇研究,在他看来,并不仅是对先人尽孝的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祖父当年的爱国言行,应该是属于全社会的宝贵精神财富。可以说,不是张绪武的积极推进,不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系统地整理和出版张謇及其事业的一大批史料,就不会有今日张謇研究的繁荣景象。如今,张謇研究已现繁荣,张绪武的心愿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父教育母实业”,张謇精神对当代中国企业家有深刻启示,他的一生都在思考国家富强和统一之道,采用经济和教育及社会改良的办法,系统推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我们应该大力弘扬张謇“实业报国”精神,坚守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和群体意识,致力全面振兴中国实体经济,深入挖掘和学习张謇的爱国实践,指导当代民营企业的发展。

对于私营企业,张绪武谈到,对私的理解,不能习惯认为私就是公的对立面,这是不对的。他说,私不是贬义词,私是人的一种状态,一种实质。人类发展之源是私,人类的智慧、人类的能力之源也是私。

张绪武说,从“实业救国”到“实业兴国”,再到“实业强国”,这是一脉相承的。现在很多企业热衷于搞虚拟经济,来钱快,但是根基还是实业。

为了祖父的精神遗产能够得到发扬光大,更为了中国非有制经济健康快速地发展,张绪武依然在努力。

(责任编辑 徐高阳)

 


技术支持: 联子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